罢工若有“预告期” 台湾劳资关系是否将走回头路

+

A

-

台湾华航机师发动罢工行动已经第4天,影响范围日益扩大,造成的不便利也引发民怨,有关劳工罢工是否要规范“预告期”备受议论,然而,资方以“保障消费者权益”之名要求订定预告期,在罢工条件已经相当严苛的台湾,恐怕将更限缩劳权发展的空间。

罢工进入第四天,全台劳团团结支持华航机师(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1/1

机师罢工已影响超过90个航班(多维记者:吕婉君/摄)

2/2

华航机师工会于农历春节期间启动罢工(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3/3
上一张下一张

华航机师工会自2月8日凌晨0时宣布上午6时启动罢工,由于时间点正值农历春节返乡、旅游疏运的最高峰时期,预告时间只有短短6小时,让众多旅客措手不及,据媒体报导,罢工行动延续至今超过80小时,瘫痪华航每日1成的航班,至今已有包括飞日、美、港、东南亚、中国大陆等超过90个航班取消或延误,逾1.2万名旅客受影响,且人数持续攀升中。

这场“突袭式”的罢工行动引发许多民众不满。有旅客认为预告时间太短无法提早因应更改航班,旅行业者也站出来呼吁政府应将“罢工预告期”入法,规范劳工罢工要在10天到15天前宣布,避免让消费者成为劳资争议的牺牲者。

对此,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认为,不少国家都有罢工预告期的规定,工会不用担忧因此降低与资方谈判的筹码,并强调建立制度尽量降低消费者的不便,行政部门责无旁贷。但机师工会则强烈反对,严厉谴责欲借机增强资方控制力、削弱劳工罢工权的政治人物及政党。

究竟规范“罢工预告期”是否合理?回到劳工发起罢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雇主体会劳工不提供劳务后所产生的压力和损失有多大,且罢工已经是劳工采取的最后手段,若事前还要有一段预告期让资方“做准备”,资方就有空间削弱罢工力道,效果势必会减低。

当然许多人会说,法国、日本、义大利等国都有罢工预告期的规定,但每个国家的罢工条件不同,只拿预告期来比较根本毫无意义。台湾现状工会力量薄弱,组织率仅7.3%,8至9成的劳工没有工会,相较于韩国10%、日本17.4%、义大利37.3%等比率极低;历史因素则是戒严时期政府长期打压劳工组织工会的权利,以及组织工会门槛过高,甚至工会成员意志遭资方把持等种种因素,使得台湾工会很难发挥团结协商的功能,在这个脉络下制定预告制度,恐成为资方防堵罢工的“武器”。

此外,台湾劳工达成罢工的条件相当严苛,若不是过关斩将突破重重限制,很难走到罢工这一步。以华航为例,从2018年8月起经历多次劳资争议调解,调解不成后还要经工会会员过半数同意,好不容易才取得合法罢工权,前后纷扰长达半年,不仅现实上已达到预告罢工的效果,资方应该也有充足研拟因应对策的时间,因此,如今罢工衍伸出的种种乱象,怎能都怪罪给罢工劳方?

进一步来说,“突击”本身就是罢工的重要功能,必须影响正常营运,进而让雇主“害怕”罢工,政府一旦将罢工预告期入法,等同限缩了劳工行使罢工权,此外,政府应该站在中立的立场,居中协调劳资双方协商,而不是帮助资方解除罢工对正常营运的阻碍,剥夺劳工的谈判筹码。

全台劳团团结支持华航机师(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此外,订定罢工预告期的目的是让民众能提早因应,减少罢工对民生的冲击,而不是让雇主及早防范,雇主与其向政府喊话订定罢工预告期,为何不在争议调解期间就拿出态度处理纷争,才不致走到罢工这一步,而政治人物以保障消费者权益之名支持订定预告期时,事实上可能助长资方剥夺劳工行使罢工权,反过来思考,如果劳工在罢工期间,雇主还能维持正常营运,那罢工还有意义、劳资协商还有可能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蕓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