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语电视台”默默圈粉 或将挑动族群政治敏感神经

+

A

-
2019-02-12 03:51:02

台湾立法院1月10日通过的总预算案中,备受争议的“台语电视台”(即闽南语电视台)预算案最终仍在民进党护航下过关,该案交由公共电视(公视)执行,经费新台币4亿元(约合1,296万美元),而早在预算案过关以前,闽南语台即已默默运作许久,新生的该台脸书粉丝数对照成立15年的客家电视台粉丝数,已达两倍,背后显然有一股强大力量在推广其能见度。

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多次呼吁立法院通过台语电视台的设置,以落实“文化平权”(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台语电视台”的法源依据是2019年1月9日公布的《国家语言发展法》,当中提到“国家语言,指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而面临“传承危机”的“国家语言”,则应优先推动各种传播方式,身为主管机关首长,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可谓是“台语电视台”幕后最大的推手。

此次执行“台语电视台”案的公视,董事长陈郁秀是台湾著名钢琴家,其丈夫是已故民进党立委卢修一。早在2003年担任台湾文建会主委时,陈郁秀就着手擘划首出“台语”歌剧—“福尔摩沙信简—黑须马偕”,并于其2008年担任两厅院董事长时完成并演出;2016年9月,陈郁秀在接任台湾公广集团董事长后,再因罢免隶属集团的华视总经理郭建宏,遭批“把公视变成小民视”(指把公视“台独化”)。

陈郁秀多年来推动台语影视发展不遗余力,能预先、长期准备,是其行事风格的一个特点。早在总预算案仍遭搁置期间,台语电视台的开台大戏苦力即开始拍摄,该剧成本约新台币6,400万元(约合207万美元),于2018年底开拍到20192月底杀青,预计30集、每集60分钟,将在2019年播映(公视台语台预计201971开播)。

  • 甫过去的春节,未开播的“公视台语台”已发放具名红包(图源:Facebook“公视台语台”截图)
  • 公视台语台尚未开播,“公视台语新闻”脸书已更名为“公视台语台”(图源:Facebook“公视台语台”截图)

在脸书运作的方面,原先“公视台语新闻”脸书早已开始转型,一年前即聘请新人手管理,除依序更名为“公视台语台台语新闻”、“公视台语台”外,粉丝数由一年前的2,500人上升至现在的35,000人,是已成立15年客家电视台粉丝数的两倍,“公视台语台”的小编贴文除与“台语”相关新闻外,也多在讽刺国民党政治人物、报导中国大陆猪瘟等事项,这种圈粉方式,也曾遭网民质疑违反公视应着重“公共利益”的中立性。

台湾人口以闽南人占多数,据台行政院客家委员会在2017年6月的调查,自我认定为闽南人者占69%,再加上已经被闽南人同化的其他族群(例如“福佬客”),比率当高于七成,远甚于第二大族群客家人的16.2%。操闽南语的台湾人,一般都把自己讲的语言称之为“台语”,但常遭原住民与客家人的反对。

众所皆知,语言是族群认同的核心元素,美国学者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更进一步指出语言在形塑民族主义过程中的重要性。巴黎地区的方言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由政府推广至全国而成为标准“法语”;放眼中国历史,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甫成立即在1913年召开“读音统一会”,也通过“国音标准”以及拼注国音的“注音字母”,创造现代中国的“民族共同体意识”。

6岁以上、在家里使用闽南语的台湾人口相当多(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台湾人以福建移民来台的闽南人占多数,是不争的事实,然而身为多数族群以及闽南语在台湾的应用广泛,使闽南语并未面临原住民语及客家语的濒危困境,闽南语词汇大致能够跟得上现代社会的创新,许多年轻闽南人至今仍以闽南语作为家庭沟通语言。即使如此,也有许多支持闽南语人士迫切觉得闽南语需要“被保护”、以贯彻“文化平权”,甚至创造出一套“闽南语书写”系统(其实字幕如何使用也是公视台语台最吊人胃口的未解之谜)。

从前即使有“国语”(普通话)作为台湾各族群通用语言,都还无法免于其他族群在语言上被闽南语同化的情况;当前台湾政府挹注资金、并有一股能量推广“台语”会话及书写,让人很难不担忧在政府提倡下,会不会有助于台独民族主义推行语言与民族的一致性,进而对台湾其他族群造成更深的同化效应?语言是相当生活化的载体,多数语言对少数语言本就具有优势,如果更得到官方扶持与推广,则语言与政治的结合,或将再度挑起台湾族群政治的敏感神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