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航罢工窥探台法罢工文化与差异

+

A

-

台湾中华航空公司于当地时间2019280时宣布清晨6时启动罢工机制,让台湾航空业面临史上第一次机师罢工,随著劳方代表“桃园市机师职业工会”与资方“华航”协商破局,罢工持续5日仍未能落幕,取消的航班已达108班,影响人数超过18,000人,损失金额约莫350万美元。华航机师力拒疲劳航班,争取飞航安全而罢工,然而大众运输业罢工影响层面广泛,民众不只是错愕,同时也怨声载道,凸显出台湾民众对于罢工的陌生与不适应。相较之下,罢工出名的法国人早已把街头当第二个家,一般民众对罢工习以为常,台湾应尝试参考经验老道的罢工国家,除了学习工会制度,民众也应学着如何大胆向资方力争并保护自身权益。

  • 台湾华航机师为了维护飞行安全发动台湾史上第一遭机师罢工,试图让别再只顾着成本,而是重视机师的健康因素与飞安问题(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 法国人自法国大革命后,身上流着革命的血液,已视街头为第二个家,只要权益受损,人们就是前往街头抗争(图源:取自Statista官网)

法国:罢工并非为了钱财 而是权利
根据德国数据统计公司“Statista”20187月信息显示, 2007年至2016年间,每1,000名法国人每年罢工天数为123天,不仅是全欧之冠,更是位居世界第一,紧跟在后是丹麦的118天、加拿大87天、比利时79天、西班牙59天、挪威54天,而榜上的国家大多数都是欧洲国家,显示法国乃至于欧洲的罢工风气相当盛行。

从法律层面来看,法国宪法前文第7条保障人民拥有罢工权利,大大小小的罢工活动相应而生,而近百年法国人民培养的革命习惯,同时让社会上的劳工发展出捍卫自我权益的意识,即使现在的罢工诉求不被众人所接受,人民也尊重这项罢工权利,正如法国著名哲学家伏尔泰(Voltaire)所述:“我不认同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体验出法国人的民族性,除此之外,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权益永不受损,同样无法保证自己不会成为罢工成员的一分子,所以罢工期间众人都能相互包容,以替代方案度过交通或是生活上的混乱期。

另一方面,从
2018年戛纳影展热门法国电影“开战”(En Guerre)真实刻划出黑心企业试图关闭一家仍有获利的工厂,让千名员工一夕失业进而展开罢工的过程,以此观察法国人对于罢工的想法及态度。该片不断强调受资遣的员工并不是要资遣费,而是要夺回应有的工作权,正如法国工会长期宣扬的理念:“我们要赢得权利,而非金钱”。

台湾:少之又少的罢工事件
在台湾,发动罢工可说是稀奇事,还同时承担着不被人谅解的风险,以这次华航罢工为例,这种突袭式的罢工方式恰好碰上春节期间,是航空业最为繁忙的一段期间,然而华航机师罢工与欧美方式较为不同的一点是“没有预告期”,以法国为例,罢工预告期为2日;美国、日本、义大利则是10日,反观华航从宣布消息到执行罢工仅隔6小时,不免让旅客大为光火。

其实台湾的工会力量与他国相比仍相当薄弱,原因出在法律限制,全台
130多万家企业,其中97%属于中小企业,而法律规定满30人才能筹组工会,因此多数企业内的员工是无法组工会凝聚意见并反映员工的需求,此外,台湾长期劳动供给相对充足,多数劳工在社会氛围上,害怕罢工后被秋后算账而失去自身工作,甚至担忧一旦参与罢工,恐使自己成为变相沦入为别人挪位置的情况,无形中箝制住罢工的念头,这也是台湾罢工行动相对稀少的原因。华航机师工会为了避免2018年台铁普悠玛列车出轨后,员工出面希望改革却被高层惩处的事件再度重演,因此本次华航罢工特别提出不得对罢工成员事后算账。

权益是争取才会拥有
此外,台湾在国民党长期执政的时代,政府时常强力介入劳资纠纷,变相也不鼓励劳工运动。即使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曾希望劳方自立自强,并要劳方自行跟雇主讨权益,但人民长期习惯仰赖政府协助,工会体质长期羸弱,只能说台湾劳工当前还未能培养出足够的自我认知,也缺乏法律所提供的工具与力量,因此没有本钱在相对平等的位置向资方争取应得利益,这也迫使此次发起罢工的华航机师们,只能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罢工方式,企图唤起民众和资方对于机师权利以及飞航安全的重要性。

台湾劳工是否会步上法国频繁罢工的后尘仍不得而知,但近几年可以看到,无论是长荣与台铁,乃至于华航员工都出面向资方抗争、罢工,代表劳工更勇于争取自己的权益,诚如德国著名诗人布雷希特(Bertolt Brecht)名言:“战斗的人可能会输,但不战斗的人早就输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稚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