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对己有利”的耍皮条策略 民进党得多学学

+

A

-
2019-02-12 11:08:14

2016年杜特尔特坐上菲律宾总统宝座后,原因南海仲裁案而剑拔弩张的中菲关系出现大转弯,杜特尔特不但亲自出访北京并盛赞中国是伟大的国家,对于过去敏感的黄岩岛问题也加以搁置,同时全力争取中方的贷款和经济援助,还打破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拒绝中国军舰到访作法,上任两年半就迎来中国舰队两度入港进行亲善访问。

  • 在菲律宾持续于中业岛填海扩建的情况下,大批中国舰船出现在中业岛附近(图源:南海研究论坛)
  • 杜特尔特放开对意识形态的坚持,也才能让菲国的行动与选择更有弹性(图源:Reuters)

然而就在中国军舰浩浩荡荡穿越南海到访菲律宾,展现两国友好的情况下,菲国却也积极在南沙中业岛展开填海造陆工程,且无视于中方透过数十艘渔船、海警船和军舰的包围,持续扩建其自1971年派部队进驻且占领的中业岛。从美国智库“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近日所披露的卫星图片清楚看到,菲国已在中业岛堤道以北填海3.2万平方公尺,相当于城市里的3个街区,显示杜特尔特有意在这片新生陆地上建造渔港、海水淡化厂、太阳能板、住宅和海洋研究设施,此举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南海主权声索方都是明显的挑衅。

然而不可否认,就菲律宾的角度来说,扩建南海岛礁既可提升其在南海的能见度,为其所声称的南海主权建立“既成事实”,再加上美国近来多次派出船舰在南海航行藉以宣告其所坚持的“航行自由”,甚至在2019年2月11日,也就是中国春节连假后的第一个上班日,美方还派出“史普鲁恩斯号(Spruance)”与“普雷贝尔号(Preble)”两艘驱逐舰,进入南沙群岛美济礁12浬范围内,落实美方的航行自由权利。而菲国在南沙中业岛的举动,也可某程度上呼应美方试图维护的利益,让菲律宾与美国间的的盟友关系能继续维系。

另一方面,即便2018年来菲律宾与台湾的警务合作密切,台湾警方持续协助菲国警方查缉毒犯,同时菲国也协助台湾警方,包括在20189月将震惊台湾的永和分尸案中具有美国和以色列双重国籍犯嫌梅尔(Oren Shlomo Mayer)逮捕并遣送回台湾归案。甚至2019农历春节过年前的2019117日,菲律宾警方还与台湾警方连手,将2014年因涉入职棒打假球案,遭台湾法院依恐吓罪嫌判刑32月定案后,却私自潜逃至菲律宾躲藏的前台南县议长吴健保,于苏比克湾别墅内逮捕。

而在台菲双方司法警务合作如此密切的情况下,菲国却仍选择在2019212日,将7名在菲律宾落网的台籍诈骗犯遣送至大陆,成为一年内第二批遣送大陆的台湾诈骗犯,相关举措引发台湾外交部强烈抗议与关切。菲国官员则辩解称,相关案建是大陆公安提供情资所破,加上受害人都在大陆,犯罪证据也多在大陆当地,因此遣送将其送回大陆是让这些犯罪分子接受制裁的最有效作法

与中国友好却又坚持在南海扩张欢迎中国舰队到访状似倾向中国却又积极配合盟友美国的航行自由行动,与台湾司法警务密切合作之际却又严重违背台方意愿,把台湾诈骗疑犯送往大陆,菲律宾这种种各种看似相互矛盾的两手行为,深究其原因,说白了不过就是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益的方向。看似没脸没皮地一下倒向中国,一下倾向美国,一下与台湾合作,一下又配合大陆,毫无风骨可言,但所有的行为却都最大化了菲律宾自身的利益,又可向中国讨要更多贷款与经济援助,又可向美国表达友好,还可借着与台湾维持善意往来贯彻杜特尔特打击毒贩的重要政策目标,又不致惹怒大陆。即便各方都清楚感受到自己被菲国某程度的利用,却也保持在一个内,让各方在被菲国占了点便宜之际,又因自己也有某程度的获得,不至于感到太过被侵犯。

之所以杜特尔特能够维持这种充满弹性的政策方向,在大朋友与小朋友身上都揩点油后还能继续保持往来,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菲律宾不带有意识形态坚持的态度。自由民主,菲律宾有,接近一言堂的强势主导,菲律宾也可以有,南海主权的归属或分配可以成为议题来讨论,南海岛礁的掌控也可以透过实际行动来落实。对菲律宾来说,所有行动与选择的前提只有一个,那就是是否对菲律宾有利。这与当前高举着民主灯塔大旗,把自己放在与专制集权对抗第一线的民进党几乎相反。当意识形态当道,社会经济的发展就只能放一旁,而这绝不是台湾民众所乐见的,若想要得到人民的支持继续执政,民进党可得多向杜特尔特学学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