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航改革应朝“民主化”发展 而非错把“民营化”当解药

+

A

-

长达7日,在当地时间14日终止的台湾华航机师罢工事件,不单揭露了华航机师的疲劳驾驶问题,还有劳资间的严重矛盾。在罢工为什么会发生的检讨和谴责声浪中,有一种批评是把矛头指向官股占近半数,以及以政治派任的董事长和管理层。他们认为近半数是由官股掌控的华航就是“畸形”企业,主张华航必须进一步“民营化”,扩大释股给“民间持有”,使其朝向正常民营企业的运作方向发展。

然而,如果进一步让华航扩大民间持股、“民营化”,以台湾公营事业被“民营化”的历史经验来说,其后果极有可能就是公产的“私有化”,把华航营运的掌控权,让渡给民间的大资本

由于华航拒绝改善机师过劳和人事升迁等问题,机师工会决定自当地时间8日起发动罢工,历时7日才终止罢工(多维新闻:陈炯廷/摄)

劳工运动出身,前民进党新潮流系立委简锡堦就曾撰文批判,台湾以美国为“马首是瞻”下,也大力实施加剧贫富差距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公营事业民营化就是具体的表现之一。著名的“民营化”恶例,包括政府把第一商业银行、华南商业银行、彰化商业银行、交通银行、台北银行等本来是公营银行拱手让给财团使民间的金融财团能以小吃大迅速并购,使得资产暴增。而原本由政府独占的台中油、电信、电力、中钢公司的大幅释股,也让这些独占利润给财团雨露均沾,导致富人加速资产积累,扩大贫富不均。

华航董事长何暖轩被视为是民进党“新潮流系”的人马,随着民进党上台,华航及旗下子公司许多管理高层也跟着“由蓝转绿”(多维记者:陈舜协/摄)

此外,也必须认识到,当公司的权力结构由政府主导,转为非公股的民间资本时,在私营企业利润和股东利益最大化的营运逻辑下,讲求“成本效益”的思维,恐怕更将凌驾在飞行安全、劳动权益及社会公益之上

不可否认地,由公股掌控的公营事业,在公司领导和管理层的选任上,容易发生政治高度介入人事派任的问题,让公营事业成为“政治酬庸”或政党、派系争权夺位的俎上之肉。

过去台湾在国民党的“威权时期”,例如华航这样的公营事业,就被强烈批评和诟病是国民党的“党国禁脔”,但在90年代台湾进入民主化后,其实不论蓝绿都开始支持,把公营事业给“民营化”,以“官商结合”共同,或直接“由商代官”独占这些事业体

2000年政党首次轮替后,民进党在许多地方,他们与国民党并无二致地,一方面透过政治权力掌控这些事业体,一方面透过“民营化”政策,让民间大资本来共享或把持这些事业体。以华航为例,其董事长和管理层,就是随着政党轮替,蓝、绿各自轮流分食、掌权。

华航管理层的党派化和官僚问题,确实需要改革,但不意味着只能够过“释股民营化”,在公股下进行“民主化”改革才是出路(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像华航这样由官股主要掌控,却因为官股比例不到半数,而无需受国会监督的公营事业体,其官僚的公司文化和政治权斗选才的方式,毫无疑问必须被检讨、改革。但方向上,必须避免把“市场自由”思维和“民营企业化”当成万灵丹

台湾在反威权、民主化的过程,虽然政治上打破威权专制,但在经济、生产和分配领域的“民主化”问题,却仍是长期被忽视

与其把华航给“民营企业化”,沦为民营财团独占或分食的禁脔。政府和社会大众或许可思索和想像的是,该如何让华航更加“民主化”,例如负责人选任更受民主社会的监督,营运上能让基层劳工参与飞安管理和利润分配等等,使华航在公司治理和企业文化上,能成为促进社会公平的标竿角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