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工是为群众公利或小众私利? 台歐迥异的文化观

+

A

-
一场突袭式的罢工在2019年2月8日清晨展开,让许多不习惯罢工的台湾人民感到错愕与不谅解(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2019年2月8日清晨6时,在持续不断疲劳航班下所累积的不满随着劳资谈判破局而爆发,酿成台湾史上第一次机师罢工。

由于多数华航班机停飞,出国游客只能卡在机场换票、等待候补机位,不满的心情只能对着航空公司地勤发泄,抱怨罢工带来的不便,责难机师只顾着加薪罔顾乘客利益,网络也是骂声一片,更有人放话日后看见华航机组人员,就要以“吐口水”的方式回礼,以此看出众人对罢工展现出的愤怒。

然而在台湾民众持续抱怨机师罢工引发不便的同时,远在欧洲的德国、比利时也在2019年起接连发生罢工事件,即便比利时甚至为了罢工关闭领空长达24小时,但受影响的广大民众却更能以同理心看待罢工,在欧洲频繁罢工的环境中,人们早就习以为常,相较之下,台湾民众遇到罢工事件却有如惊弓之鸟且抱怨连连,凸显出双边对罢工文化心态上的迥异。

以大众利益为导向的欧洲

据德国“Statista”数据公司2018年7月统计,在2017年至2016年全球罢工排行榜中前10名,欧洲国家就占了9名,其中又以法国一年平均罢工天数123天夺冠,体现欧洲人罢工风气相当盛行。

与台湾或亚洲国家相比,欧洲对于罢工文化习以为常,排行榜上又几乎以欧洲国家为多数(图源:取自Statista官网)

本次台湾机师罢工乃为头一遭,但是欧洲的机师罢工事件不在少数,举例来说,2016年6月瑞典机师与资方协商失败当下,旋即展开罢工,连所谓“罢工预告期”都没有,当时将近400位机师响应罢工,10万旅客的行程受到影响,将近1,000个航班被迫取消,后续靠着加薪2.2%、完善安全制度与新进机师结构改革结束为期5天的北欧航空混乱期。

2019年1月德国与2月比利時机场罢工与薪资问题息息相关。事实上德国自元旦后已出现零星几场机场罢工,包含柏林机场、斯图加特机场、科隆波昂机场以及杜塞尔多夫机场。

然而劳资双方对于机场安检人员在薪饷争议上仍找不到共识,让德国服务业工会(Ver.di Union)表示在当地时间1月15日凌晨2时至20时发动罢工,德国8座机场取消数百架班机起降,影响近22名旅客,除了安检人员罢工影响飞航,公务机关人员、柏林公共运输公司人员在与资方谈判破裂后也相继投入罢工,总计有机场、托儿所、区公所、巴士、地铁等机构轮番因罢工停止营运,有趣的是,据统计超过70%的德国民众支持罢工。

2019年2月13日于比利时爆发的罢工,与薪资冻涨让劳工难以面对高物价环境有关。

其实,比利时工会在2018年就已跟政府进行薪资协商,政府主张在2020年之前薪资涨幅为0.8%,工会则是主张薪资调高到1.6%,不过双方协调不成才让工会愤而罢工,由于塔台人员一同加入,空中航班没人指挥,只好被迫关闭机场,而地铁、港口运输、邮政人员、教师等公家机关人员也投身罢工,民众虽然受影响,但表示理解罢工诉求,并认为资方在不断获利的状况下,劳工的权益却没有一同上升。

多数的欧洲民众习惯罢工带来的不便,同时也能理解权益受损带来的痛苦,普遍对罢工的接受度高,因此呈现出包容性高的社会现象,然而台湾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罢工是欧洲文化之一,也是法国人的血液,虽然一年发生无数次罢工,众人也能相互体谅(图源:VCG)

以私利为主的台湾

实际上,台湾承袭不少中华传统文化与弊病,例如,对权力或官僚体系是容易认同或臣服,与此同时也不会打扰或破坏既有的制度,即便有人对于现况不满,或是权益受侵害,大多数人第一时间不是跳出来反击,而是想办法解决或默默承担,久而久之,演变成“不惊扰上司或同侪”的现象,但说穿了,即是带了点“奴性”。

当然,少之又少的罢工事件不能完全归诸于“奴性”或“众人不敢出来发声”,主要原因还是归咎“工会力量薄弱”。台湾现行法律规定,超过30人的公司才能设立工会,然而97%的台湾企业属中小企业,何来有能力组合工会,况且劳资在天秤上很难处于平衡状态,大部分还是会向资方倾斜,民众一旦发起罢工,还需要承担被秋后算账的风险,综观这些原因,才让台湾较少发生罢工。

另一方面,从早期乡村聚落生活演变到都市型态,人们的社交型态从热情、好客、关注群体利益,转变成“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也就成了你我利益不相干,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以本次华航机师罢工为例子,大多数台湾人旅游行程受耽误可急着跳脚,却没想到凡事一体两面,当旅客权益受损时应回过头设想一下,为何机师要出面罢工,真是因为要求加薪,还是另有隐情?

可惜的是,大多台湾人抱持着线性思维,总抱怨机师贪得无厌,坐领高薪仍不知足,并永远以自己利益为出发点,缺忽视了本次罢工诉求:“拒绝疲劳航班、提升飞行安全”,甚至还有台湾媒体剪接民众受访内容,将“班机延误对我工作影响不大”、“不追究损失补偿,因为我支持罢工行动”、“支持劳权益是提升”等陈述全数剪掉,并特别剪辑出旅客表示“不清楚罷工情況”、“只能改成明天班机”、 “今天一定要回到香港”等字句,其实后半段的陈述只是民众忠实表达候机、改票的状态,无奈媒体断章取义更滋长民众对于罢工的愤恨。

壮大工会 争取利益
综观世界各地,无论何时,资方掌握的利益与权力永远比受雇者来的多,只要上层一个眼色,员工便噤若寒蝉不敢多语,但只要几个侵权案例出现后,劳方就会快速动员组织游行,然而东方人或是受中华文化薰陶的民众是不好意思发声,此外,棒打出头鸟的定律更容易让人不敢挺升而出对抗资方,导致劳方频频吃闷亏,台湾人民应开阔眼界,观摩西方世界的社会运动,以及了解社运的成因与诉求。

另一方面,台湾早些年的“经济奇迹”是占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推动的,然而这些企业劳工却不在工会的保障名单内,很是讽刺。

盼近年华航空服员、台湾铁路职员集体请假乃至于本次华航机师罢工,能唤起台湾劳权意识,企业虽小无法筹组工会不要紧,劳方应该勇于争取自身利益,必要时冲撞体制,串连相关劳工便能组织产业工会或职业工会,让失衡以久的台湾天秤趋于平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稚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