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是否如韩国瑜所言“鬼混20年”

+

A

-

日前高雄市长韩国瑜一句,台湾曾位居“亚洲四小龙”之首,却退步至今,“整整鬼混20多年”,引发社会热议也遭致不少质疑与批评。

对于韩国瑜的“鬼混说”,台湾清华大学教授李家同怒批韩国瑜是在“唱衰台湾”,并指台湾若只是鬼混,绝不可能设计和生产精密的机械产品到世界各地去。

财经评论家谢金河也反驳韩国瑜指,“台湾没有鬼混,是辛苦调整了20年”,强调台湾电子产业面对中国大陆的杀戮,能挺到现在已是难能可贵。台湾政治大学商学院教授沈荣钦则透过整理,台湾、香港、新加玻、南韩的人均GDP、经济增长率、高科技出口占比等7个经济指标来指正韩国瑜的说词,强调“台湾从来未曾是四小龙之首”

当韩国瑜说出“台湾鬼混了20几年”时,虽没有完整的论证,也未必有一套解决问题的方案。但就韩国瑜所说的,30年前他初任新闻工作者的薪资,已是新台币4万5千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要比现在高出1万5千元的自身经历,却实在地反映出台湾多数受雇者的薪资和生活水准处于停滞、倒退的事实这恐怕不只是韩国瑜独有的生命经验,而是许多1950、1960年代出生,1980、 1990年代开始在各大都会区讨生活的台湾人都能产生共鸣的生命经验。

韩国瑜的发言或许“民粹”,却也点出了台湾劳工薪资停滞的事实(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如何评价台湾经济这20几年来是否“鬼混”?如果我们在意和关注的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准和感受,GDP和经济成长率并不是一个适切的指标。但从经济成长如何分配来看,这20余年来,台湾在分配不均下,民生和贫富差距问题确实是日益严峻。

台湾自1990年代以来,经济增长和劳动生产力的增幅虽不若以往,但仍是保持微幅增长,不过从经济增长的分配结果来看,却是由资本家独享,不仅是劳工和其家庭无法共享,连政府也被排除在外

台湾经济分配的不均具体表现在两个问题上,首先是“初次分配”的不均,从劳工的实质薪资倒退、薪资收入与经济增长脱钩,但“企业营业盈余占GDP”的比重,却是一路攀升,可清楚看见近30年来台湾经济增长的成果,资本家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虽然这样分配不均的问题是全球性的现象,但根据台湾中央银行2017年的研究报告指出,台湾的“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不仅较全球的中位数低,也低于香港、新加坡和南韩

台湾在租税上缺乏遏阻囤房和炒房的效果,结果导致了“有钱人拼命置产,而无壳蜗牛无力购屋的讽刺景象” (图源:多维新闻网)

再者,分配不均的问题也表现在政府无法透过公平的税制,实行资本利得的“再分配”,让社会财富能藉由完善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机制与民众共享,促进社会的公平发展。

因为近20年来,不论蓝绿谁执政,在税制问题上都是倾向替资本家和富人减税,使得台湾财政问题日趋严重。台湾现任财政部长苏建荣也坦承,“台湾的租税负担率,几乎是全球最低的”。

台湾的经济到底有没有鬼混?从分配不均的结果来说,台湾政府对此指责,恐怕难辞其咎。

整体而言,台湾近30年来的发展,政府不单是不再具有主导产业发展的能力,能把经济的大饼给做大,更在放任“长工时、低工资”,以及税制优惠富人下,让台湾除了难以摆脱代工困局,贫富差距及贫富世袭的问题也日益严重。

不论是韩国瑜的台湾“鬼混说”或李家同的“为台湾加油说”,两者的初心,无非都是对台湾抱持希望才会有感而发的言论。在对台湾抱持希望的共识下,不论是喜欢或厌恶“台湾鬼混说”的人更应把目光和讨论聚焦于台湾如何扭转分配不均,朝更公平的方向发展,努力让台湾能成为“亚洲四小龙”在追求“可持续发展”时的龙头典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