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修订《逃犯条例》 泛民议员来台所为何事

+

A

-

当地时间35日晚间,香港泛民主派的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和前议员罗冠聪飞赴台湾。朱凯迪在机场受访时表示,此行将和台湾陆委会及各政党立委会晤,讨论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对在港台人安全的影响,并寻求两地以个案引渡逃犯的方式。然而一项香港本地的修法,到底与台湾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要从2018年一起台湾箱尸命案说起。

 
跨海凶杀案 使引渡议题浮上台面

2018年2月,19岁的香港男子陈同佳疑似在台湾度假途中杀害女友,并逃回香港。虽然陈男随即在3月于香港落网,但由于犯罪事实发生于台湾,陈男在香港只被控洗钱和窃盗罪,也因为台港之间没有司法引渡协议,迟迟无法将陈男送回台湾起诉。

一场跨海凶杀案,显现出台港缺乏司法互助的问题(图源:新华社)

香港目前和20个国家签订司法互助协议,而针对未定有协议的地区,则依据《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移交逃犯。然而这两项条例中,都订有一项但书,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排除适用,根据港府的理解,台湾自然也在此限。

 
排除但书  是漏洞还是保障?

香港保安局认为现行条例存在漏洞,并在2019年2月向立法会提交修例建议,不但删去排除适用于中国的但书,也修改原先由立法会审议的过程,转而赋予香港特首在发出《授权进行书》,启动引渡程序的权力。

消息一出,便引起泛民阵营的强力反弹,认为修法一过,将冲击一国两制对香港司法独立的保障。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大律师接受港媒专访时便表示,实际上1998年立法会已经针对相同议题讨论过了,但当时港府无法确保逃犯移交给大陆后,能得到符合国际人权标准的公平审讯,讨论因此告吹。因此,吴霭仪认为对港人而言,排除中国的限制应是“保障”,而非“漏洞”。

《逃犯条例》修订建议公布后,引起香港泛民立法议员强烈反对。图为香港立法会(图源:新华社)
 
政治犯会被引渡到大陆吗?

此外,泛民立法议员也担心修法一过,未来即使港人不踏足大陆,也可能因触犯国家安全罪行而被引渡到大陆治罪,影响将比争议多年的“二十三条”立法更大。

 

对此,保安局长李家超重申,移交逃犯的先决提件,是涉及的控罪在香港也有同样罪名,并且排除涉及政治、种族、宗教和国籍等因素的案件,因此不存在政治犯被引渡回大陆的问题。
 

香港保安局长坚持,不能只处理陈同佳个案,必须全面填补《逃犯条例》的漏洞(图源:AFP)

但法律界别的立法议员郭荣铿仍质疑,大陆以往多以诈骗、逃税等经济犯罪控告政治犯,而这些罪名在香港也有,若将疑犯移交大陆,难保不会被加控政治罪行。因此,泛民在立法会中提出“先处理台湾、不适用于中国大陆”的三个动议,但在人数劣势下,全数遭到否决。

 

李家超强调,目前香港的引渡条文有缺陷,须全面填补,“不可盲目只处理一个”。李家超也补充,目前有两起港人被杀的案件,疑犯都身处大陆;并称若只处理陈同佳的个案,日后再发生类似案件,又要再重复修法过程。

 

3月4日,香港大律师公会则发表声明表示,在缺乏完整的全面谘询下修法,恐怕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疑虑。但保安局的公众谘询也在同日告终,条例修订已箭在弦上。
 

 
主权敏感神经 再被挑动
朱凯迪等三名香港立法会议员于3月5日拜会台湾陆委会,说明《逃犯条例》通过后对在港台人的影响(图源:香港01)

那引渡的另一方,台湾对修法的态度又是如何?消息刚刚传出时,台湾法务部国际及两岸法律司司长蔡秋明一度表示对修法“乐观其成”。但随后似乎发现其中隐含的“一中原则”,台湾陆委会便改口称“政府绝对不会接受任何以消灭国家主权为目的的作为”。而在35日朱凯迪等人拜会后,陆委会表示,“欢迎港方运用既有机制”,就个案展开合作;并“呼吁港方能以无设于政治的务实态度”,与台湾签订司法互助协议。

这意味着,即使《逃犯条例》修订完成,台湾可能也无意透过此法引渡陈同佳。

一场跨海凶杀案,折射出台港缺乏司法互助的事实;但之后的发展,却挑起了两岸三地对“一国两制”和“一中原则”的博弈。事到如今,最核心的逃犯引渡依旧遥遥无期,这恐怕是对整场博弈最大的讽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沈朋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