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送高雄 民进党又进退两难

+

A

-
2019-03-10 22:08:05

北京时间38日,中国大陆台籍人大代表许沛在人大会议期间,建议大陆方面向高雄市赠送大熊猫,引起两岸热议。

大陆有意向高雄赠送大熊猫,图为四川卧龙大熊猫基地的大熊猫(图源:VCG)

随后,当地时间310日,高雄市观光局长潘恒旭对台湾媒体表示,重庆市动物园已经决定赠送两只大熊猫,并透露大熊猫的名字可能是“融融”和“雄雄”,而高雄市观光局也将成立“熊猫小组”,预计6月前往重庆考察。

熊猫本是广受欢迎的珍稀动物,不过赠送大熊猫的问题却时常在两岸之间引发争议。早在2005年国民党前主席连战访问中国大陆时,就曾向大陆方面提出大熊猫交流的问题,这也得到大陆方面的正面回应,2006年大陆确定赠送台湾两只大熊猫,并取名“团团”和“圆圆”。但当时执政的民进党政府认为名称带有统战意味,就以种种理由阻挠熊猫赴台。直到2008年国民党执政之后,两只熊猫才顺利入驻台北市木栅动物园。

但相关争议一直都没有结束,民进党认为,大陆赠送大熊猫没有遵循《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又称《华盛顿公约》,CITES)所规定的国际贸易通报机制,有将两岸关系转化为国内关系的政治目的。绿营民众也提出种种反对理由,包括饲养成本过高,影响台湾本土动物保育;大熊猫水土不服,不适合在台湾生活等,更有绿营反对者将两只大熊猫称为“支那贱畜”,用以发泄对熊猫赠台的不满。

实际上,熊猫赠送热带地区、亚热带地区并不鲜见,各国接收熊猫也都面临着饲养成本过高的问题,但世界各国仍然趋之若鹜,显然这并非基于经济考量,而是出于建立友好关系的正面意义。

然而,民进党基于反中意识形态,对熊猫入台抱持强烈质疑态度,如今又出现新一轮的熊猫议题,自然又会陷入进退失据的境地。许多绿营名嘴透过自媒体或者媒体采访,又重新提及先前反对“团团”、“圆圆”的种种理由,再度证明,上述理由从来都是他们反对的借口,而非真实理由。

有意思的是,201812月木栅动物园曾有意在一年一度的“大熊猫繁育技术委员会年会”上,帮助“团团”、“圆圆”所生的第二代熊猫“圆仔”寻找配偶,并繁殖下一代,但遭到中国大陆方面的拒绝。当时,台湾陆委会方面曾声称熊猫也有动物权,希望动物的幸福不应受到政治因素干扰。

如今,台湾社会内部特别是绿营人士又在反对乃至阻挠熊猫赠送高雄,无疑是对上述言论的一大讽刺。不过,台湾陆委会目前并未表达反对立场,并声称可循台北动物园模式加以处理。

不过陆委会也同时指出,大熊猫是《华盛顿公约》所规范有灭种之虞的动物,进出口需遵守严格规范,这就为后续的程序办理预留了可能杯葛的空间。因为,《华盛顿公约》秘书处曾声称大陆赠送台湾大熊猫属于“国内”议题,无需报备,而如果台湾官方坚持要有相关文件,可能会导致双方在程序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最终导致熊猫入台破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熊飞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