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送熊猫拉近两岸 人大代表许沛反拉远大陆民心

+

A

-

中国大陆全国人大台湾省代表兼重庆市台联会长许沛,于2019年3月两会期间,提议赠送雌雄各一大熊猫给高雄,宣称此举“对台湾的民众─主要是包括对台湾南部民众的影响力,(增进)对我们大陆的了解,这个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并建议为熊猫取名为“熊雄”(按:此为许沛原话)与“融融”。许沛自称因为这条建议成为“网红”,并坦承目前“可能也有些反对的意见”,但主张“有争议,说明大家都在关心”,因此要力促玉成。

台籍人大代表许沛自称因提议送熊猫给高雄一事成为“网红”(图源:中国台湾网)

接着台湾高雄市观光局长潘恒旭在脸书(Facebook)上也发文表示,称重庆动物园要赠送一只8岁公熊猫雄雄(潘恒旭误写)与7岁母熊猫融融给高雄寿山动物园,大陆官媒环球网亦随即于2019310日转载此事。一时之间,大陆将再赠送一对大熊猫给台湾的消息甚嚣尘上,似乎已成定局,部分台湾媒体甚至将此归功于韩国瑜所引发的韩流效应,企图以此渲染拉抬其声势。

至于大陆民众对此几乎是骂声一片,还有不少人涌入重庆动物园官方微博詈骂,要求动物园与官方倾听民意,批评是嫌熊猫太多了吗值得对一个国民党人低声下气巴结吗送了也是白送,他们不会觉得好的,反而会觉得这是统战云云,显见抵制的声量极为强烈。不过此事真伪如何尚难分辨,毕竟重庆动物园目前展出的十余只大熊猫里,并无符合潘恒旭所指年龄的个体,且重庆动物园也回应道并无赠台熊猫的计划。何况纵使属实,决定权亦在大陆中央手上,重庆动物园毫无置喙余地,因此许沛的提议是否会落实,仍是未定之数。

其实早在2月底两会开幕前夕,许沛于接受港媒中评社采访时,便表达将提出《关于新形势下更好发挥民间社团对促进国家统一进程作用的建议》和《向台湾高雄市赠送大猫熊的建议》两事,38日受访时又重申赠送大熊猫的念头。此外,许沛还对一国两制提供自己的解读,她认为港澳的一国两制方案极大限度地扩充了统一的概念,非常宽松地阐释了统一的含义,因此台湾也将适用最新的统一标准,更明确宣称统一后台湾可以继续保留军队在名称方面,2005年全国人大通过的《反分裂国家法》没有冠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这为未来两岸协商预留了足够的空间,显示了大陆的极大诚意,似乎暗示国号将是两岸统一的协商条件。

许沛的意见乃其个人言论,并不能代表大陆官方最终的对台政策,且但凡熟稔两岸政治生态的人士,都能看出许沛在赠送大熊猫与解读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上的看法严重脱离两岸现实与大陆民意。先说大熊猫一事,大陆民众反对的理由不外乎两个:一,反对向口头支持九二共识实则仅欲谋取经济果实、但不赞成统一的国民党让利。国民党在马英九八年只经不政的两岸政策中,抗拒与大陆进一步政治融合,又促使台独壮大,早使大陆民众不满。尤其在习近平于2月邀请台湾各界别推派代表前来民主协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后,国民党附和民进党同声反对,并片面强调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忽视内含的谋求统一意味,更使大陆民众彻底看破其独台华独的属性,认定其与台独一样,俱是分裂国家的绊脚石。

而韩国瑜在当选高雄市长前后多次呼吁政治零分、经济一百分,拒绝进一步表达自己的统独立场,其货出去、人进来的政见因而被大陆人民视为如同国民党过去的做法、只想图取大陆的经贸利益,丝毫无助于统一。韩国瑜辖下的高雄观光局长潘恒旭,还数度指称大陆为中国两国论思维表露无遗,更令大陆人民反感。因此这样的国民党、这样的高雄市官员,早已被大陆人民反对官方再予以任何优惠,遑论是珍贵的大熊猫。

第二,过去大陆赠送大熊猫给台北,也未扭转台湾社会对大陆的观感,敌意与偏见甚至随着两岸交流的热络不减反增,连无辜的熊猫团团、圆圆、圆仔都曾被部分台独。因此许沛若认为,赠送大熊猫可拉近两岸甚至南台湾与大陆的距离,完全是无视台湾的政治现实与倾独民意。毕竟台湾社会长期奉反中恐中为政治圭臬,即使将整个四川卧龙保护区的大熊猫都转送过去,也丝毫逆转不了台湾对大陆的印象。

接着再论许沛关于一国两制的看法,其主张台湾可保留军队与暗示国号可商改,对于部分支持统一的台湾人士确实有很大吸引力。且1981年邓小平在提倡一国两制时,便允诺台湾能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1983年其于接见美国教授杨力宇时,更声称统一后国号国旗国歌都可以改。不过在稍后出版的《人民日报》与《邓小平文选》内,俱未记载邓小平提及的这项意见,正显明中共对台的底线思维。且昔日台湾较大陆繁荣,大陆都不愿在国号国旗国歌上让步,何况是台湾日趋衰微的今日?再说对大陆人民而言,致力脱贫富强、外御强权的是中国共产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块招牌在维护中华民族利益,绝非叫嚷美日围堵大陆的台湾,更没有理由在这处向台湾妥协。纵使中共愿意就此协商,大陆人民恐怕也不会赞成。

许沛的想法,对于两岸来说都有几点意义值得玩味。首先是对大陆官方来说,或许中共明知国民党不促统,但仍想利用其反对台独、支持九二共识的形象反制民进党,进而笼络台湾民众为实利放弃台独。但此举到底有无实际效果,从马英九执政后,台湾的反中民意反倒高涨便足以殷鉴,故大陆人民才会极力反对再向国民党、甚至向整个台湾单方面施惠,并酿出武统声浪。因此若当真照许沛的提议,又赠送大熊猫或甚至于一国两制上给台湾过多弹性,将使大陆官方大失大陆人民的信赖。

对台湾而言,则该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该喜的是,大陆仍旧存在试图尽量善待台湾的声音,像许沛那样的政界人士还不是少数。但该忧的是,大陆官方惠台的法,已与民意呈现严重矛盾,且这种矛盾会随着台湾的“反中”言行不断被激化,总有一天连大陆官方都无法再忽视或压制,最后促成更强硬的对台政策、甚至是动手“武统”。因此台湾若还停留在利用大熊猫为韩国瑜造势、或制衡民进党的思维,误以为大陆仍会予以迁就,不了解大陆人民的对台反感与盼望统一的迫切,就实在太过目光如豆,最后危及的只会是自身。

至于许沛本人,作为“台籍”人大代表,理应尽可能了解并传达所代表区域的人民心声,以及务实地体察政治变化。只要调研一下,多多阅读台湾的报章媒体,或是接触台湾的市井百姓,任何人都能立刻明白台湾社会对大陆的描述存在多少扭曲与诋毁。接着再浏览微博、实地与大陆人民交谈,便能得知大陆民间对台恶感何以激增。当知悉两岸人民的实际想法后,许沛或许就不至于抛出前述那些过度乐观的对台建议,也能明白自己成为“网红”绝不是受到人民的赞颂褒扬。许沛恐怕得理解:在她试图拉近台湾民心的同时,已然拉远了自己与大陆人民的距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