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人赴陆当“村官” 卢丽安效应或在发酵

+

A

-

此前台湾陆委会宣布,在大陆厦门海沧担任社区主任助理的台湾人“原则上违法”。近日台湾官方则将目标锁定在福建平潭担任村、居委会执行主任的多位台湾村里长。台内政部表示目前还在调查阶段,未来若经陆委会认定违法,将依《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开罚。

长期从事两岸社区交流工作的台北市文山区忠顺里里长曾宁旖(左),在大陆担任村委会执行主任。图为曾宁旖接待大陆来访人士(图源:忠顺社区Facebook)

台湾的深绿媒体多半用“扯!”“太离谱!”“就有这种人!”等标题,大力批判这几位到大陆当“村官”的台湾村里长,认为他们违法在先,且此举在两岸敌对状态下,等于是公然“背叛”台湾。不过,耐人寻味的是,为何在这个时间点“突然”爆出此一消息?

事实上,平潭早在2016年就宣布首创聘请台湾村里长担任村、居委会执行主任,当年12月曾宁旖就成为第一位作为试点引进的台湾村里长。与此同时,当地为了扩大台湾人参与地方公共治理,有30位在平潭居住一年以上的台湾人参加了村、居委会换届选举。包括去(2018)年11月中新社、12月《福建日报》,以及今(2019)年1月新华社与《人民日报海外版》,在大陆中央与地方媒体都能找到台湾人在平潭参与基层治理的相关报道。

也就是说,有台湾人担任村、居委会执行主任一事,大陆方面从未否认,甚至多次在媒体上宣传,并非横空出世的消息。相对于此,自大陆推出31项惠台措施,以及台湾民众得以申领居住证之后,台湾政府则是强调要加以反制。

不久前台湾行政院与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协调,将修法限制领有大陆居住证的台湾民众,不能参加任何公职选举担任民选公职人员,或者担任军人、公务员、各级公立学校教师。在台方任何新规范出炉之前,无论是针对台籍社区主任助理,或是台籍村、居委会执行主任,都有杀鸡儆猴的明显意味。

若是从法规上来看,台湾《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台人不得担任陆委会禁止之大陆地区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之职务或为其成员,而陆委会在2004年已公告“村级行政组织”在禁止之列。此外,台湾《地方制度法》则将里长的性质定位为“民选之公职人员”,并非民意代表。因此,台湾官方有意对担任大陆村、居委会执行主任的台湾村里长“动手”,并非师出无名;站在台湾政府的立场来说,也确实该有作为。

中共十九大代表卢丽安,是台籍人士在大陆参政的代表人物之一,未来可能有更多台湾人复制卢丽安经验(图源:中央社)

然而,值得商榷的是,就大陆政治体系而言,城市居委会的性质是“群众自治性居民组织”,并非政府的派出机关,而与街道办事处也不是上下级关系。农村地区的村委会亦是如此,属于村民自治组织,乡(镇)村之间非属“领导关系”,而是“指导关系”。因此,台湾方面要将大陆村、居委会视为“行政组织”,恐怕也有认定上的困难。

除此之外,据曾宁旖本人的说法,“执行主任”只是头衔,并非专职,也未领有薪水,仅有食宿机票的差旅费与讲师费。近来中国大陆以“绕道”的方式,不断将台湾人吸纳进政治体系之中,例如社区主任助理定位为政府购买服务、村居委会执行主任定位为非全职的顾问职衔。多维新闻也了解到,广西透过“特邀”的方式,让台籍教师或其他身份人士,参与当地“两会”的运作。未来随着台湾人在大陆就学、工作、生活融合程度越来越深广,参与进大陆治理体系的机会与需求势必也越来越多。

老实说,无论法规与性质究竟为何,在当前两岸关系的态势之下,任何涉及政治的事务必定极其敏感。面对大陆政治吸纳力道加大,台湾政府以法律限缩,也是可理解的膝跳反应。不过,这当中真该被注意的趋势是,台湾方面虽把“丑话”说在前头,仍有部分台湾民众不顾禁令,进入大陆的政治体系之中,尽管人数整体比例不算太高,但星星之火已见苗头。

过去,在台湾成长就学的卢丽安,后来移居大陆、加入中共,并成为2017年十九大代表,被台湾方面取消户籍。当时中共有意无意将卢丽安塑造为对台样板人物,但看在多数台湾人眼里,顶多将之视为特殊个案。但不过才两年时间,大陆政治参与之中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台湾人身影,卢丽安曾经以闽南语说的名言:“我们爱台湾,当然也可以爱大陆”,未来将可能听到更多台湾人如此脱口而出。

从这个发展来看,习五点说的“深化两岸融合发展,夯实和平统一基础”,台湾方面若非有脱胎换骨的转变,而仅仅以禁令限缩台湾民众“用脚投票”,看来卢丽安效应还会继续发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