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自由示范区争议 空转二十年

+

A

-

高雄市长韩国瑜基于提升高雄"货出得去,人进得来"发展宏愿,于当地时间3月初提出自由经济示范区的议题后,引起台湾各部会群起表态,从行政院长苏贞昌至相关部门如农委会、财政部、国发会等首长回应。

国民党立委曾铭宗(中)、费鸿泰(左)与赖士葆针对自由经济示范区进行攻防战 (多维记者 :李旻薇/摄)

综观民进党政府的回应点主要有几类说法:一、台湾正推动相关政策,不需要再另设自由经济示范区,如已有“六海一空”自由贸易港区政策,国发会也正推动延揽外国人才、松绑法规、台商回流等政策;二、租税减免易有区内区外不同待遇的问题,也可能会伤害租税惯例原则;三、自由经济示范区容易成为中国大陆洗钱的管道,将使台湾在国际处境不利;四、前店后厂模式引发的疑虑;五、自由经济示范区的原料免税措施可能伤害台湾农业。但上述这几点皆由国民党立委曾铭宗、赖士葆等人于3月12日出面反击,认为所提出的争议非重点所在,而是行政院得带头来研议与执行。

在地方县市欲求发展,以行政院为首的各部会欲采保守姿态的两相矛盾中,可能保护原有产业是浅层担忧,更存在深层矛盾,浅层担忧还可透过协商解决,但深层的矛盾才是真正得面对的核心问题。因此必须重新对于争端热点的经济自由示范区与自由贸易港的背景做一梳理。

全球运筹发展计划下的自由贸易港

2000年陈水扁上任之时,在经济发展上为了与1990年代李登辉政府时期提出的,以中国大陆作为腹地的"亚太营运中心"做区隔,继而提出"全球运筹中心"作为产业发展施政方针,希冀能避免经济中国大陆化,并与欧美高科技国家多做链接。

而自由贸易港正是陈水扁全球运筹发展计划中的一部分,其下拟定自由贸易港区设置管理条例》,作为日后各港区申请设置的依据,于三年后完成立法程序。自由贸易港的诸多利基建立在货贸上,包括境内关外的观念设计、赋税优惠、货物加值、货物自由流通、港区事业自主管理与行政服务单一窗口。

中国大陆经济兴起下的自由经济示范区

时至2013年,马英九推出”黄金十年”政策,认为台湾需要制造业转型并因应全球化趋势,因此需要更开放,以吸引外资,接轨国际。故推出自由经济示范区,希望能借由自由经济示范区的设置,营造加入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带头倡议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同年东盟(ASEAN)峰会倡议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有利条件。

自由经济示范区草案除了针对自由贸易港租税、货物流通等基础进行规范之外,新增服务业规定:教育创新与人才延揽、专业人士事务所设立规范(如:会计师、建筑师与律师等)。当时正好中国大陆市场明显兴起,全球皆讨论如何面对中国大陆市场,故草案内容规范细项特别将大陆地区人士纳入考虑,加上马英九政府另一边也进行《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多重行动下,引起台派人士群起反对,担忧自由经济示范区将使台湾经济大陆化。

自由贸易港与自由经济示范区的比较 (多维记者:黄雅慧/制)

不论是自由贸易港还是自由经济示范区,从目的上来看皆有与全球接轨的企图,使台湾能在全球经济上面扮演角色,但是对象上自由贸易港延续陈水扁的全球运筹中心,将主力放在欧美;而自由经济示范区将中国大陆地区人士加入。不免令人联想到是否为亚太营运中心与全球运筹中心两种思考模式的矛盾延续。更进一步地说,或许现在自由贸易港与自由经济示范区的明显争议仍然回到二十年前的提问:到底经济发展上台湾需不需要中国大陆合作?两岸之间的经济关系应该怎么做协商?二十年的岁月过去,全球外在环境剧烈变化,台湾到底走到哪一步了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