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自由经济示范区 问题在两岸关系

+

A

-

高雄市长韩国瑜秉持"货出得去、人进得来"抛出自由经济示范区以下简称自经区的议题引发争论。目前台面上国民党与民进党立法委员在自由经济示范区草案的议题上形成两大意见阵营:国民党立委曾铭宗、费鸿泰与赖士葆顺势重新提出升级版的"自由经济示范区草案",认为应该重启自由经济示范区的讨论,力劝民进党政府抛开成见,赶紧让台湾加入世界贸易体系;而民进党立委郭正亮、管碧玲、刘世芳等人则认为自经区的设置将掏空本土产业,放弃产业升级、加重低薪危机、伤害MIT品牌价值。

  • 国民党立委费鸿泰(左)、曾铭宗(中)、赖士葆(右)召开记者会质疑蔡英文政府为何反对自贸特区 (多维记者 :李旻薇/摄)
  • 民进党立委刘世芳(左)管碧玲(中)、郭正亮(右)召开记者会质疑国民党主张的自经特区会伤害台湾(多维记者 :李旻薇/摄)

除了国、民两党的论争之外,部会长官如行政院、国发会、财政部与农委会也分别以下列理由做回应:一、台湾已有自由贸易港区政策,国发会也正推出延揽外国人才、松绑法规、台商回流等政策作补充,不需要自经区;二、租税减免易有区内区外不同待遇的问题,可能会伤害租税惯例原则;三、自经区容易成为中国大陆洗钱的管道,将使台湾在国际处境不利;四、前店后厂模式引发的疑虑;五、自由经济示范区的原料免税措施可能伤害台湾农业表面上是蓝、绿政策对决,但更值得思考的是台湾政府核心价值与地方经济发展的矛盾。

高雄自贸区议题 重点在两岸关系紧绷

但从高雄的角度来看,哪一种方向对地方才是最好的,台湾中山大学政治系教授廖琪达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认为,从历史发展的轨迹来看,高雄发达起源于沿岸的加工出口区,那时比较是传统产业,如纺织业兴盛,当时也给予特别的关税优惠,种种举措使早期高雄所以成为第二大工业城的重要依据。

对于目前的争议问题,廖琪达也提到2012年马英九政府时期,服贸协议便提出自由贸易经济区概念,当时许多港口都想参与,显示自经区对于经济有活络效果,也能带来较大的产值能量并创造就业机会。今日韩国瑜提出自经区,当然在过去马英九时代的《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中服贸协议已做了部分规划,但因2014太阳花学运而搁置,蔡英文上台后便完全停滞。虽然台湾政府害怕台湾成为洗钱地作为回应,但恐怕背后的政治考虑大于真正的经济考虑。

廖琪达进一步表示,重点还是在于两岸关系的紧绷,台湾害怕中国大陆
利用经济手段温水煮青蛙而被并吞。因为自经区如果设立,跟大陆的货物交流,如农产品等是最容易进行的。

台湾面对的问题:经济能否跨越政治局势

至于在中国大陆规划的港澳深大湾区,台湾高雄港在区域经济下应该怎么看待如此的发展脚步?廖琪达认为如果谈到大湾区与高雄港有一连接的可能,从经济层面来看,这种连结在经济而言是货畅其流,尤其高雄过去是货柜量为全世界第三名,当时中国大陆、韩国跟新加坡的港口都没有起来,可是现在跌至第1314名,由别的港口取代后,货畅其流的分工角色随之淡化,因为货物不流通,港口也会随之没落,没落后,进出口的消费与民生都会受到影响,这是连动的;但从目前的政治局势来看,这种连接容易形成被中国大陆"统一"的想象。就经济层面而言,这种连结有必要,因为有分工的要素在,但经济的务实面否能跨越政治局势的心理障碍,这才是现在台湾正面对的核心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