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央银行低薪聘“国手” 揭运动员出路困境

+

A

-

台湾当地时间3月12日,台湾中央银行一则工友的征人启事,因为工资起薪为新台币2万360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仅高于现行法定最低工资500元,但人事资格却要求,必须是曾代表台湾参与国际运动赛事的退役选手,而引发轩然大波,遭批评根本是完美示范“低薪揽才”。

对此,台湾《中央社》报道指出,台行政政院高层自行透露,央行确实想做好事,做法却不接地气引发民怨,需要检讨;而台湾中央银行则回应到,人事招聘是一番好意,希望为退役的运动选手提供工作机会,并指出据统计自2010年起进用的22名国手,有近三成找到更好的工作,显示这是个很好的转业平台,而公告的薪资只是起薪,待遇与一般学校的工友职缺相当,且日后会再随年资调整。

虽然台湾中央银行澄清时指出,在央行的16位“国手”在2018年每月的工资平均约3万9000元,然而这是包含奖金、加班费和年资累计下的平均工资数额。接近法定最低工资的起薪,恐怕仍是难以摆​​脱“低薪”的恶名。此外,2018年台湾行政院主动表示要改善工资的公部门低薪员工,工友就包含其中。

不过,台湾中央银行这则征人启事所反映的并不只是政府带头低薪揽才,进一步也暴露了台湾“国手级”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和就业困境

台湾“国手级”运动员在退役后,一直存在着就业难题。历年来,都不乏运动员在退役后失业和生活困顿的新闻。例如奥运选手打零工维生;金牌保龄球选手因失业没钱缴交通罚单,而怒杀员警等。

台湾政治人物应正视健全运动环境和运动员的出路问题,而非只有在选手获奖时才抢着沾光(图源:中央社)

退役运动员的出路问题由来已久,其中不少检讨指向了台湾的运动环境和运动员的养成教育。

在运动环境上,很大的原因是台湾运动发展缺乏社会支持。社会成员从事运动人口少,除了少数的球类能够形成职业运动,如棒球和篮球,许多运动项目难以发展为职业运动或形成完善的产业链,而政府对于运动政策只有“夺牌”的狭隘想像,有限资源除了有分配不均的弊病外,也不足以提供选手完善的培育

在运动员的养成教育上,则有一个严重问题是过度着重于运动竞技的训练,而忽略了其他知能和专业的发展。例如台湾“体育专班”的制度,就使得台湾不少运动员过早,也过度投入在运动专长训练,但缺乏其他学科和知能的培养。这就使得他们除了运动专业外,更难以面临日趋严峻的就业市场。

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台湾手球协会监事林佳和过去在接受台湾媒体专访探讨台湾运动改革时,就提出的一个思考是,要认清,就算运动最发达的社会也不可能将每项运动都发展成职业运动,因此在运动员的培育上,应建立一个认知是,“运动只是运动员生涯的一部分,不应该成为唯一的专长”。林佳和就举例,世界各地的“国手级”运动员可能是化学博士、律师或哲学教授。

身为首度横渡撒哈拉沙漠的台湾知名长跑选手林义杰,在蔡英文上任前夕,就曾呼吁蔡政府能看见体育教育问题,“别让运动员只有念体育系”,未来只有教练和教师这条路,而应让运动员能“遍地开花”,让体育人才可以来自四面八方,可能学建筑、会计、法律、农业等。

对于本次央行低薪聘“国手级”运动员当工友的争议,台行政院的检讨,不应只针对央行和体育署在行政互动上缺乏沟通的问题,更应拉高检讨的层级和面向,看见退役运动员的出路问题。

当前政府透过释出公部门职缺,媒合退役“国家级”选手就业确实是美意,但这样的方案终究还是会面临僧多粥少的问题,也不一定是适切的人力配置。

长期而言,台湾执政的政治人物应思考的是,如何善用政策形塑良好的运动环境,壮大台湾的运动人口,以发展健全的运动产业链,以及改革运动员养成教育只培育运动专业,而忽略运动以外的专业培养问题,这恐怕才是有意义而非口号式的检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