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虐童 台湾行政院修法划错重点

+

A

-
2019-03-15 05:34:49

台湾近来虐童事件频传,行政院于当地时间314日通过《儿童及少年福利与权益保障法》修正草案,除了加重虐童的罚缓,草案也新增托婴中心强制加装监视器,藉此发挥吓阻效果。然而,监视器终究仅有事后搜证的功能,不代表能防止虐童,政府不能忽视建立吹哨者制度、改善教保人员职场环境才是正途。

行政院修法加重虐童的罚缓,并新增托婴中心强制加装监视器,藉此发挥吓阻效果(图源:VCG)

托婴中心、幼儿园是否强制加装监视器在台争议多年,过去基于隐私疑虑而未有进一步规范,今年以来虐童案层出不穷,行政院长苏贞昌挺身支持修法要求加装监视器,但仍有不少幼保团体持反对意见,认为此举等同把托婴中心当成预防犯罪的场所,恐会加剧家长与园方间的不信任,而教育部长潘文忠12日在立法院备询时则说,“装监视器不是防止儿虐的唯一方法,教育部不会强制幼儿园装设,至于托婴中心是否强制,不在教育部的管理范围。”

事实上,目前全台已有9成以上的托婴中心都有装设监视录像设备,但许多托婴中心的虐童事件被揭发出来,往往都是因监视器影像外流,证明了就算有装监视器,儿虐仍然不断发生,而这些被爆出来惨忍的虐童案恐怕都只是冰山一角。

监视器的功能恐怕仅在于协助事后厘清案情,不能防止儿虐事件发生,且由于监视器无法完全零死角,托婴中心终究是一个封闭的场所,因此,应该建立“吹哨者制度”来弥补监视器死角的不足,鼓励所有老师、员工看到有儿童受虐时勇于举报,也让社工人员能提早介入,保护孩子安全。

每当看到受虐幼童害怕地蜷缩在角落,被老师狠狠爆打、粗暴摇晃、任由小孩哭喊,画面实在令人揪心,但我们必须认知到,这些教保人员情绪失控并不是没有原因,他们长时间得一次面对多个无法沟通、生活也无法自理的婴幼儿,庞大的工作压力让教保人员身心濒临崩溃边缘,宛如不定时炸弹。

现行《幼照法》规定,02岁阶的段师生比不能超过15,也就是每名教保人员最多只能带5个孩子,23岁上限是1836岁则是115,然而,这样的师生比对于第一线教保人员来说,仍然负荷过重,更不用说台湾许多幼托机构长期违法超收幼儿,已让教保人员不堪负荷,影响托育质量,而长期争取降低各年龄层的师生比的全国教保产业工会就主张,02岁师生比应降为13231636112,工作压力才能稍微缓解。

除此之外,今年初还曾发生被列为评鉴甲等的托婴中心也爆发集体虐童事件,显然幼托机构的评鉴制度必须检讨,政府也应公开违法园所的详细信息,才能让家长安心选择。总而言之,政府必须认清所有儿虐背后的幼保职场环境问题,而不是单靠监管的方式,把教保人员视为犯罪嫌疑人,更长远的做法是建立吹哨者制度、降低师生比、提升教保员劳动条件、落实评鉴制度与公开透明等,才能建立更完善的幼托环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蕓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