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OTT大军再临 台湾影视的危机或转机

+

A

-
2019-03-18 04:44:22

近日有消息传出中国腾讯、优酷计划将进军台湾,此讯息引发高度关注,台湾陆委会314日强调,根据情资显示,腾讯赴台是中国大陆广电总局下达战略指示,台湾政府会严格把关,反制中共对台图谋。台湾文化部也表示若腾讯申请赴台,建议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不予同意。

与此同时,作为独立机关的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亦于315日与文化部共同召开台湾影音串流平台OTT例行性会议。NCC主任委员詹婷怡会后接受台湾中央社采访表示,会中有人认为内容产制会影响思维想法,若涉及“国安问题”,将请“国安单位”、陆委会一起开会决定政策走向。民进党籍立委郑运鹏则举行记者会表示,中国的影音内容不属于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正面列举的项目,呼吁台湾政府部门应有明确规范。

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主委詹怡婷表示若腾讯、优酷进军台湾内容涉及“国安问题”,将与陆委会、文化部及“国安相关单位”进行讨论(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台官方关注:“国安危机”、排挤效应

随着网络发达,OTT影音串流平台已成民众追剧首选,各国都面临如何纳管境外OTT问题,台湾目前没有明确的法源依据可管理,主责机关也不明确。相关官员说,NCC目前研拟参考欧盟做法,规范管理境外OTT的台湾本地自制节目比例。综而言之,台湾政府对于中国大陆OTT落地的反应大概可归纳为两点:一、内容涉及统战思维,可能危及“国安”;二、中国大陆跨境OTT将排挤本土业者。

剖析台湾政府所提出两大问题:首先,台湾政府如要管制会影响台湾人民思维想法这点过于困难,文化内容难以进行规范。要界定那些内容对于“国安”不利将落入另一种审查灾难,何况目前陆剧已广泛被台湾人民观看,官方又怎能把握其中有无不利“国安”的因素?其次,至于境外OTT的问题可能是得被正视的问题,但要思考层面可能就不只中国大陆,得将台湾放在全球OTT产业下进行审视。

民间业主担忧:盗版问题、境外OTT管理

那台湾的业者对此的关注点又是什么互联网的发达改变影视收视习惯,从以往的有线电视往网络视频发展,OTT应运而生,也带动影视消费的新形态。自2016年網飛Netflix与爱奇艺纷纷在台湾落地以来,引起台湾本地业者产生危机意识,也刺激台湾业者对于自身原有的影视产业进行更多的思考,因此有媒体认为2016台湾OTT元年2017年台湾OTT业者组成协会,每年整理对民间业者的困境,协会成立以来,”打击盗版”为协会目标,但2018年有了变化,业者新提出的六大建议白皮书,除了原有的盗版议题之外,更加入境外OTT的管理机制。

几大OTT平台营运模式表(多维记者:黄雅慧/制)
OTT趋势一:重视原创内容与会员

目前境外OTT的营运产生如何的变化?以往OTT作为影音平台,广告收入是主要来源,但从美国几大OTT,如HBOAmazon Prime Video纷纷以原创作品,主打会员收费来进行策略安排。所以可以看Netflix在这两年海量推出原创作品,营运的策略以会员使用经验与付费会员为主。这意味OTT的未来一大趋势将是文化内容生产IP的竞争。因此当台湾业者在疾呼打击盗版的时候,长远来看,可能更应该将视角投往原创内容。

OTT趋势二:建立策略合作联盟

另一方面,互联网下的竞争是大者恒大,因此许多业者纷纷将平台进行整并,甚至与其他平台进行策略上的合作联盟。如2017Netflix为了前进东南亚市场,与LazadaUber组成”LiveUp”的会员计划,整合电商、叫车服务等多元类型的平台来提供服务也是未来的新趋势。

根据美国eMarketer于2018年针对OTT观众成长的预测报告,报告显示未来一年全球观众成长最快前三名分别是中国大陆、日本与韩国。其中中国大陆听众成长率还将大于全球成长率。可见中国大陆未来将是各OTT业者兵家必争市场。台湾业者一方面在思考如何保护自身产业的同时,另一方面也应该思考如何将原本的市场扩大,并与邻近的市场,如日本或是韩国甚至中国大陆观众建立关系。

对于腾讯与优酷的在台落地,一方面督促台湾政府对于相关法规应尽速建立,一方面也督促业者为未来的产业发展做一长远的思考。或许继
2016“台湾OTT元年”后,台湾能对于不断流变的OTT营运模式产生新的思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