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这样也被性骚扰?” 一场采访纠纷看性骚扰迷思

+

A

-
2019-03-18 04:32:28

日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替国民党立委候选人谢龙介站台辅选时,两家电视台记者为了卡位采访韩国瑜发生肢体推挤,事后女记者控诉遭勒脖、袭胸并决定提告,却有网友留言讽刺她这种长相也敢喊被性骚扰?没有自知之明吗?显示台湾社会对于职场性骚扰仍存在着许多迷思。

两家电视台记者为了卡位采访韩国瑜发生肢体推挤(图源:东森劳工俱乐部Facebook)

台湾当地时间315日,高雄市长韩国瑜为台南市立法委员候选人谢龙介站台辅选,当韩国瑜、谢龙介两人站在台上准备接受采访时,现场电视台记者蜂拥而上,为了想贴身采访韩国瑜、卡麦克风的位置,不仅把主角谢龙介挤到媒体后方,其中东森电视台女记者与中天电视台男记者更因此引发激烈肢体冲突,推挤过程中,男记者手肘疑似对女记者勒脖、撞胸,女记者也不轻易放弃极力抵抗,影片曝光引发网络议论。

东森女记者事后在Facebook发文控诉,她痛批王先生当时用手肘大力攻击我的胸部,以及用手肘勒脖等动作,这难道不是对女性工作者的不尊重,公然施暴和性骚扰吗?并表示一定要提告;中天男记者也不甘示弱在脸书反击,呛别拿女性的自尊做文章,别用这种勒脖袭胸眼泪受伤等等不堪的字眼对他道德绑架、人情谋杀。

影片在网络上传开后,有网友认为根本就是女记者卡位卡输了,也有人批评男记者行为确实太粗暴,但撇开究竟谁对谁错,一场记者采访卡位纠纷如今演变成职场性骚扰论战,女记者控诉遭到职场性骚扰、公然职场暴力对待后也决定提告,却也意外成为网络围剿的对象。

例如网友留言讽刺可怜每句话都是女权女权女权就是政治正确滥用Mee,too你应该先看自己的长相不要拿性别当武器那种外型也敢喊被骚扰?没有自知之明吗?等等,不仅争议已经失焦,令人遗憾的是,从这些网友的评论中,竟能发现台湾社会对于职场性骚扰仍存在着许多迷思。

可以观察到,许多人在面对何谓性骚扰时,时常简化在以性欲为核心的讨论上,忽略性骚扰的本质是基于权力关系的不对等。例如,人们会以加害者是否为了满足性欲做为辨别性骚扰的基准,导致最终性骚扰被限缩在只有造成性器官的碰触、说有性暗示的语言才能算是性骚扰,甚至有人会先评论受害者的长相、身材够不够资格遭遇性骚扰等等,一旦受害者长的不够漂亮,可能就会得到你长这样难道没有自知之明吗?的质疑。

因此,从两名记者为了采访而互呛的纠纷,更值得关切的是社会如何面对一场职场性骚扰。性骚扰的重点不是性欲,而是透过性骚扰的行为来遂行权力,也就是说,人们应该关注的不是有没有碰到她的胸部、对方的长相是否让你产生性欲等,而是行为是否让对方感到不舒服,当人们的视角只看得到碰触性器官、外貌长相等窄化性骚扰、性暴力行为时,恐将让更多在职场、家庭、校园等各个场域,这些隐形的受害者仍不断遭遇性骚扰而无法脱离的困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蕓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