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工不同酬 台湾如何消弭两性的职场不平等

+

A

-

台湾劳动部于台湾当地时间3月14日公布2019年的“两性同酬日”为2月23日,意思是自2018年1月1日起算,男性去(2018)年工作一整年后,女性若从事同等工作,平均要较男性多做54天,直到今(2019)年2月23日才会获得相同的工资报酬。

两性同酬日是如何计算出来的呢?劳动部指出,这是依据行政院主计总处“受雇员工薪资调查”计算,2018年台湾男性平均时薪为新台币332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女性为283元,是男性的85.24%,两性薪资差距为14.76%,乘上1年365天,显示女性要多工作54天,才能与男性年薪相同,故2019年的同酬日是2月23日。

从主计总处的薪资数据,女性占男性工资比例的提高来看,台湾的性别间薪资差距确实有逐年缩小。劳动部指出,近10年台湾两性平均时薪差距由2008年18.6%下降至2018年14.6%,两性平均薪资差距缩小4.0个百分点及减少15天。不过,单以性别间薪资差距缩小,是否就可以说“性别间已经愈来愈平等”?

台湾政府应透过政策让家庭照顾的责任能社会化,并让两性能共同分摊家务劳动,促进两性平权(图源:VCG)

台湾中央研究院学者张晋芬在〈性别平等了吗?男性和女性受雇者薪资差距解析〉的研究,就曾指出只透过性别薪资比呈现平等程度,而指性别平等已得到改善,这是“需要有些保留”的说法。

张晋芬强调,“性别平等的概念是整体性的”,如果只是少数女性得以有好的工作、高的薪资,但多数女性仍只能取得低阶白领工作,或什至只获得比最低工资还低的收入,如此很难宣称台湾劳动市场已趋平等。

什么是影响职场上性别的薪资差距?张晋芬研究指出,在排除教育程度、个人能力和工作特性后,从受雇者的认知,仍可发现薪资的性别歧视仍相当普遍。

有什么原因会造成女性在待遇和职涯上的不平等?我们不该忽视的视角是,女性的生理因素,以及其被赋予的性别角色分工。例如不少企业会认为女性员工因需要生儿育女,考量这样的性别因素将影响工作表现和公司获利,而给予女性较低的薪资或较少的升迁机会,更甚至会违反劳动法令,假以其他理由趁机不当解雇怀孕员工。

台湾在《劳动基准法》和《性别工作平等法》虽然都明文禁止性别歧视,然而从性别的薪资差异和女性受雇者的感受来看,职场上的性别平等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间。例如台湾民间妇女团体“妇女新知基金会”2015年《友善生育职场大调查》即指出,有高达57%的受访女性会担心职场“怀孕歧视”,害怕“考绩与升迁可能因此会受影响” 、“工作可能因此不保”,显示台湾职场女性必须面对工作与怀孕、育儿难以兼顾的困境。

如何消弭职场的性别不平等,让两性朝向同工同酬是个必须多方面解决的难题。因为它不只是涉及现有法令能否被落实和强化,也关乎到社会大众和雇主对于性别认知的改变。而这并非靠两性平权“教育”就能够改变,它更是需要靠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来促成。

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的评估,台湾在两性平权的法规位居亚洲第一,可谓是两性平权的重要指标。台湾如果要向前迈进,不只是应积极落实和强化两性平等的法令保障,鼓励企业和男性共同负责家庭照顾责任外,更应设法补足台湾残破的照顾体系,例如设立普及、可负担、优质的托育服务,让女性和个别家庭的照顾负担能由社会共同来承担,以促进台湾两性在职场和家庭上的平等权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