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假讯息 台湾政府心中之鯁

+

A

-
2019-03-20 05:27:00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因选举期间网络散播200万吨文旦倒水库的假讯息,认为台湾一年来太多假讯息让民众困惑,也让农民受到伤害。对此,苏贞昌话锋一转痛批,过去立法产生的所谓独立机关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谁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么都不管,以致让这些假消息扩散。对于此,频遭到点名的NCC主委詹怡婷回应在广电媒体部分,如何强化自律,甚至法律如何协助自律,以提升媒体公信力,因现在很多状况自律本身已经不能完全发挥效用。

苏贞昌直指
NCC的批评一语道出NCC在业务上的不作为与难为。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就假讯息一事痛批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谁都管它不到,但它也什么都不管” (图源:中央社)
NCC不作为 :行政院为首整合、较少受关注

NCC如何不作为?回顾2018年九合一选举期间,蔡英文出席公众场合频提到假新闻影响施政,会伤害台湾民主,造成国安危机;2019年蔡英文元旦讲话提出两岸交流的三道防护网,其中一道即是信息安全防护网;除了资通讯安全外,蔡英文更将重点放在来自中国大陆的假讯息影响人心。对于此,时任行政院长赖清德成立防制假讯息危害项目,由政务委员罗秉成领军,针对台湾法规进行修法规范,且于1213日在院内通过七个法规的修正草案,并预告未来将以惩假、抑假、破假等几个方向对现行法规进行修正。于是在行政院带领整合下,NCC角色显得暧昧与模糊;此外,NCC也并非全然没有动作,如2018年九合一大选期间,台媒TVBS下架美国在台协会AIT)主席莫健专访的新闻便引发NCC的关注,这突显NCC也有其机关意志在作为,但这些讯息并未在民众记忆留存。

行政院防制假讯息危害项目预计修法内容(多维记者:黄雅慧/制) 
NCC难为 :新法案未过、机关属性模糊化

至于NCC又如何难为?NCC2006年成立,整并交通部电信局与新闻局业务,业务内容涵盖通讯与传播的管理业务。在资通讯发达的时代,业务范围更广。面对互联网时代的新媒体,台行政院于2017年通过NCC拟具的数字通讯传播法电信管理法的草案,目前仍在台湾立法院审查中。此外,NCC主委詹怡婷自认NCC属于行政机关,机关职责在于积极落实法律以发挥更大效用,在面对新时代新问题,NCC是否有职责管理无边际的假讯息是问题。因此对NCC而言,是有其难为之处。

民间打假新闻:真假衡量有争议

而台湾民间团体也对于假新闻进行一些举措,如2017年,政务委员唐凤偕同零时政府g0v推出真的假的Confacts”机器人,为民众在line上进行辟谣;2018年由民间团体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所成立台湾事实查核中心为媒体报导从科学角度与官方发布进行事实的检核;此外,2018年在line群组爆红的美玉姨也是网友自行开发的社群聊天辟谣机器人。民间的打假消息也引发争议,特别是对于假消息的衡量标准未有明确界定,在多家言论各占山头情况下,容易造成更大的反弹与恐慌。

西方各国互联网讯息规范争论中前行

将焦点放到西方国家,西方各国又是如何规范互联网讯息传递?

美国在2016年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通过《反宣传法》,该法案声称旨在让美国与其盟国反制来自俄罗斯及中国大陆等外国政府的政治宣传、虚假信息、假新闻,并帮助其他国家的人民不受操纵;德国也在2017年通过《社交网络强制法》规范脸书(Facebook)与推特(Twitter)等大型社群网站;20193月,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签署相关法案,禁止民众于网上散播假新闻或公然针对政府发布不尊重的言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甚至于319日致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希望能在6月主办20国集团(G20)峰会上讨论全球合作施压科技公司管制社群媒体。

数字时代的信息无远弗届,全球各国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些国家也已出台相关规范,但这些规范仍在争议中前进。对于强调自由民主价值的台湾在言论规范与自由之间的衡量会是重中之重的课题,目前被点名位居标靶的
NCC得步步为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