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托育新制漏洞百出 遭批坑家长钱图利私幼

+

A

-
2019-03-22 04:22:08

台湾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在任时推动所谓的“准公共化幼儿园”政策,已于当地时间20188月开始在部分县市试行,不过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即全教总)调查却发现,在这些与政府合作的准公共化幼儿园中,有3成教保人员月薪不到29,000元、近9成幼儿园向家长收取课后托育费却未将费用给予值班教师的情况,痛批准公共化幼儿园非但没让家长减轻负担,反而肥了私幼业者口袋。

准公共化幼儿园政策漏洞百出,遭批非但没让家长减轻负担,反而肥了私幼业者口袋(图源:VCG)

“准公共幼儿园”主打家长每月负担学费最高不超过4,500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其余费用由政府补助给业者、此外业者若给予初任教保人员每月薪资高于29,000元,则可再向政府申请10万至20万不等的经费补助;目的在为提供平价优质的教保服务,共创家长、教师与幼儿园的三赢,目前共有309家私立幼儿园加入,招收幼儿名额31,761名。

准公共幼儿园上路至今已7个月,但全教总在针对目前准公共幼儿园实施情况进行初步调查却发现,有3成教保人员月薪不到29,000元,甚至出现不符劳基法规的21,000元“超低薪”;近9成幼儿园向家长收取课后托育费,值班教师却拿不到钱;近2成园所月费超过规定的4,500元,全教总忧心政策不但没有减轻家长负担,反而处处是让私立业者能钻取获利的漏洞。

全教总理事长张旭政痛批,调查显示准公共化幼儿园政策仍有许多漏洞,只“肥了私幼业者”。他举例,私幼加入准公共化后,教保服务时间下修为8小时,比原先9小时少了一小时,家长就必须多负担一小时的延托费用,理论上,但这一小时的延托费用应该是给教保人员,却有高达9成的教保人员表示,延托的值班老师并未领到延托费用,等于家长增加支出了,教保人员却没受益。

还有家长反应,业者在加入准公共化幼儿园后,除了每月少收1,000元外,未见业者添购任何硬体设备,家长询问补助金的用途时,业者竟回应:“政府给的钱家长没有资格干预如何使用。”此外,准公共化幼儿园有规定,课程必须以“统整不分科”的方式进行,不得进行才艺教学,也不可以额外收费,但部分本来就有才艺课程的园所,仍持续外聘不具教保人员资格的专业人士入班教学,并收取费用。

面对质疑,全国幼教总会总会长何明德严正驳斥,指私幼加入准公共化后,学费受教育部管制,双方合意才成立关系,但大多数私幼没有意愿参加。他强调,业者希望的是“公平分配教育资源”,公幼有政府挹注大部分的经费,所以教师薪资高、学费平价,与私幼立足点不同,应先比较公私幼的成本,再来评论老师薪资与家长付费的问题。

准公共化幼儿园将20198月适用于全台县市,全教总呼吁,教育部应建立一套能确保课后托育教师能确实领取钟点费的稽核制度,而不是只用调查表让私幼业者回报;调查中教保员回报最低的月薪竟然只有21,000元,甚至还有园所告诉教保人员,月薪29是包括年终、考绩奖金,显然已经违反《劳基法》,建议教育部建立薪资查核制度,查核范围除了薪资条外,还要确认园所为员工投保的资料,并稽查审核幼儿园使用补助金的用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蕓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