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遭冤性侵判4年逃亡 冤狱平反人:台湾应完善平反制度

+

A

-

台湾当地时间3月26日,台湾冤狱平反协会联合数名立法委员、冤狱平反者召开记者会,吁请政府完善冤狱平反制度及冤狱补偿制度,让无辜受罪的人能有管道得以洗刷冤屈、恢复正常生活。

2009年3月,陈龙绮的三名友人在酒后来到他的租屋处“续摊”并找来2名身材姣好的传播妹陪酒助兴,却未料这场聚会,改变了陈龙绮的一生。

来到陈龙绮住处的其中一名谢姓男子,在酒后脱衣要求传播妹替他“按摩”,女子拒绝却遭谢男持刀恐吓,接着被灌酒、扒去全身衣物被迫在地上爬行、施暴。隔天,两名传播妹酒醒后,其中一人全身上下仅着一件内裤、全身上下都是伤,另一人身上则沾有体液,两人愤而报警并到医院采证。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与诉讼,即便陈龙绮自始至终都否认涉案、同案被告及其他证人、物证皆显示案发当时陈龙绮人并不在场,但由于当时的DNA鉴定,仅能以Y染色体17组STR的基因型别判断,所以法官仍根据当时在两名女子身上所采集的检体中“不排除混有陈龙绮DNA”在2013年3月判决陈龙绮4年有期徒刑。

陈龙绮在听到有罪判决后,担心一但他入狱,便将再无机会洗刷冤屈,于是拒绝报到入监、带着妻子及两名仍在就读国小的女儿举家逃亡,并和女儿玩起一场“保护爸爸”的游戏。陈龙绮的妻子借着“游戏”要女儿们对外称父母已经离婚、她们什么都不知道,爸爸也不再是爸爸、只能喊“阿伯”,一家人就这样开着小货车一路往南开......历经1,490天的逃亡,不幸的郑龙绮竟幸运的碰上了DNA鉴定技术的再提升,原有Y染色体17组STR的基因检定系统提升到了23组。

2013年,陈龙绮的义务律师团以其他鉴定方式资料开启再审,而新的基因鉴定系统也排除了陈龙绮的涉案;2014年陈龙绮获判无罪。

冤狱造成的不仅是名誉毁损,对当事人来说更是身心灵上难以抹灭的创伤(图源:VCG)

5年多来,陈龙绮的身份从证人、被告、被判决有罪、逃亡直至平反,虽然新的DNA鉴定还给了陈龙绮清白,但陈龙绮原有的人生已然是满目疮痍,不但事业全毁,甚至因为诉讼、逃亡导致负债累累、恐慌症缠身。

2019年3月26日,是陈龙绮平反的5周年,台湾冤狱平反协会在这天联合了数名立委及冤狱平反者召开记者会,呼吁政府落实司法改革会议的决议,修法完善再审程序,保障再审声请人的阅卷权、程序参与权、声请调查权等,让可能的冤案得以有申冤再审的管道,不再让受冤狱者只能碰运气遇见好法官才有机会得以再审。

台湾冤狱平反协会执行长罗士翔表示,希望政府能修正、完善《刑事诉讼法》的再审制度,同时补强《刑事补偿法》的相关缺失。

目前,台湾仅以冤狱天数做为主要的补偿依据,若当事人像陈龙绮一样没有入狱,那即便是冤案也不会赔偿,并未完整考量受冤狱者在误判有罪定谳后所照成的健康等其他冤案所照成的伤害。罗士翔认为,台湾应扩大刑事补偿的范围。

陈龙绮在记者会中也说,他平反后至今已经5年,却仍有许多被冤枉的人找不到出口,政府要怎么对待获得平反的人?还没平反的人又要怎么办?这两个问题,应该由政府建立管道,让被冤枉的人可以申冤。

立法委员尤美女指出,台湾的再审条件虽然己经修法以比起过去宽松,但若欲法官直接驳回也是无用,这些冤狱平反者若非遇到好法官,恐怕也是没有机会再审的,冤狱平反不能指考运气应该再补强再审机制。此外,除了冤狱补偿,政府也应给与冤狱平反者恢复名誉证书,总不能要人拿着判决书,到处去证明自己无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劉育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