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国安局启动总统大选模式 回顾台湾的保镖

+

A

-

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选情可能极为激烈、甚至产生以往不曾见过的激情暴力与群众分裂互相争斗的场面,故台湾负责元首卫戌、以及大选维安的特勤中心,已经在本月开始编组模拟,目前据知,国安局评估,最多会有多达6组候选人进入选举场域,故目前配合此混乱局势,国安局特勤中心加上预备队,有多达6组左右的人马待命。而且,为了任务分组的需要,目前国安局内部也停止人事调动与冻结申请,一切以2020年大选维安为第一考虑。

2004年的319总统枪击案,引起台湾政坛的巨大震荡,也让2004年的总统大选蒙上政治斗争的阴影。虽然到今天为止,有关枪击案的真相还是朝野看法各异,无法取得理性的共识。但是,唯一可以称的上台湾全体民众都同意的观点,就是负责台湾总统副总统安全随员任务的国安局特勤中心,出了相当大的缺失。

为了因应混乱复杂的选情,台湾国安局特勤中心,已经提早开动作业,预备最多6组人马上阵维护2020总统大选作业(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特勤中心的安全随员作业,一直以来都有甩不掉的阴影。不论是政治意识的作祟,或者是专业知识的缺乏,都让台湾的政治VIP在抛头露面的街头活动中,步步惊魂,唯一幸运的是,台湾很少出现过专业的刺杀总统真实案例,也让朝野政治人物对于这种可能性,通常都兴趣缺缺。

根据历史考证,在两蒋时代曾经发生过几起疑似刺杀总统的案件,除了名声响亮的1970年黄文雄、郑自才纽约刺杀蒋经国未遂的案例之外,只有在1962年前后,发生过意图“以飞弹射击总统府”的案件,由时任陆军胜利女神飞弹部队连长职务的刘梅璇发起,整个计划试图利用胜利女神飞弹“地对地”射击总统府,推翻蒋介石政权,可惜在计划执行前几天,被情治单位查获逮捕。

另一个案例也是1960年代晚期,几位支持台湾独立理念的人士,为了抗议台大教授彭明敏被软禁,得到来自巴西和日本的军火援助,计划在中山北路蒋介石车队每天早晚经过的地方,以“狙击”的方式执行暗杀,结果也因为执行计划的当事人太过兴奋,提早执行任务导致失败。

此外,来自巴西台独组织的黄世宗,以及前立委王幸男,都曾经计划以炸弹方式刺杀重量级政治人物,黄世宗成功引爆联合报炸弹案,王幸男也成功炸伤前副总统谢东闵。这些稀少的历史案件,虽然大多数都不成气候,也是以往高压统治社会氛围中,难得一见刺杀政治领袖案件,虽然侦破难度都不高,但是也够让当年国民党政府疲于奔命。

以往两蒋时代的贴身随员工作,蒋家喜欢任用中国浙江籍或者金门籍的宪兵担任,取其思想忠贞的便利之处,能解后顾之忧。李登辉在国民党保守派政变阴影之中成为“虎口的总统”,完全无法信任长期为两蒋家族服务的浙江、金门籍“忠贞宪兵”,转而发展自己的随员系统,国安局特勤中心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成立,希望以比较不那么个人化的色彩,为元首个人贴身安全创造契机。

但是,也因为整个时代背景使然,两蒋时代的随员标准作业流程,并没有因应时代的变迁而有比较多的变化,虽然时序已经进入解严之后的民主时代,总统贴身随员的心态还是停留在以往高压统治时代。

蒋介石流亡来台后,遭遇过不少的刺杀。他个人因为疑心病重,只信任浙江籍的宪兵护卫(图源:VCG)

两蒋时代的贴身随员,一方面由于社会风气保守,加上信息来源有限,一般人民并不容易取得有关刺杀的相关信息,或者可堪上场的武器,只要特务组织做好整个社会控制的工作,总统身边的随员并不需要负担太多的情报搜集或者任务演练的工作,随员存在的目的,是提供强人总统个人在党国内部拥有一群永远效忠自己的贴身部队,以防止日后可能的政治变局。

就曾经有老情治人员回忆,19606月艾森豪威尔访台,是现任美国总统首次的来访,也是空前绝后的一次,在艾森豪威尔抵台之前十天,美国财政部密勤局(Secret Service)的探员就已经有先遣人员来台湾,与国民党政府情治单位进行任务协调。据回忆,当年来台的美国密勤局探员,不只要求所有预定的路线全部都预先走好几遍,还用摄影机将沿路的所有建筑物….等地形地物全部入镜,并且火速送回美国冲印分析,务必将整个保镳任务搞的滴水不露,这些一步一脚印的准备工作,让当时很少与世界顶尖信息交流的情治人员,大开眼界看傻了眼。

到了李登辉时代,直接选举的次数与份量逐渐加大,总统下乡与民众在一起的场合越来越多,政治场合的复杂度也越来越复杂,这些民主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并没有让总统随员作业得到启示。面临这样的变局,一些比较有想法的特勤中心随员,开始「自掏腰包」远赴美国取经,虽然台湾与美国之间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是财政部密勤局还是在私底下的场合,以避免政治敏感争议的秘密交流,给予台湾来的总统保镳们一些比较新的操作概念。

随着台湾民主化到来,选举文化百花齐放,政治人物安全维护工作更显复杂,各种设计都与政治算计都脱不了关系(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据说,也有国安局特勤人员参加欧美国家的民间私人保镳课程,学习比较新的监视和武器使用方法。虽然如此,国安局整体的保守闭锁心态,还是没有改变。1996年总统大选,特勤中心随员在李登辉总统演讲的时候,拿着M-16A2在总统身边“端枪”,这个画面让人彷佛在看海地总统大选。

2000年总统大选,国安局特勤中心首度向外界展现保护民选总统候选人的实力,这个事情也让舆论第一次见识到特勤人员的武器、装备和训练,除了许多枪友记忆犹新,这些保镳在展示买自美国民间枪厂猎枪改装而来的“狙击枪”时,不吝展示“金手指”的非专业尴尬外,提供给电视媒体播放,有关特勤中心日常训练的录像带中,也让人看到这些特勤随员在训练快拔瞄准射击的时候,是将手枪从腰间枪套拔出之后,先拉下滑套再行射击,让外界讶异台湾顶级的国安局特勤中心,事实上也不是多么专业!

2000年总统大选有4组候选人,特勤中心一下子生不出那么多的随员保镖,所以借调了许多以前待过警官队的现役警官,以比较好的条件转调到特勤中心,接受过短期训练就直接提枪上阵。因为如此,一些属于台湾警察界的坏习惯,也被带进国安局。此外,类似八极拳这种“蛙人操式的作秀”表演,就不知道是从哪里带进来的?

而陈水扁在2000年胜出担任总统之后,立刻考虑到自己的随身安全,除了仰仗台北市长时期互动良好的警官队随员之外,也大量任用那些2000年经过短期训练考选进来的“非一线”随员,因为从大选的过程中一路相处,陈水扁跟李登辉一样,疑惧前一任政府留下随员的“政治属性”。以往李登辉时代跟在身边的人,起码还知道要出国取经磨练专长,陈水扁后来晋用的这一批,就比较没有这样的人才。

由于气候炎热,台湾的总统几乎都不喜欢穿上防弹衣,尤其在选举造势时都非常反对,认为此举不亲民,也造成维安上困扰(多维记者:陈宗逸/摄)

此外,由于政党轮替的关系,以往几乎是泛蓝天下的情治系统,一下子适应不良,求官求禄的游戏规则被打破,要如何得到总统“关爱的眼神”,比维护总统安全还要重要!以319枪击案的“防弹衣疑云”来说,陈水扁总统在中枪的时候,竟然身上没有穿防弹衣,也引起社会哗然。

回顾李登辉时代,李登辉也不喜欢穿防弹衣,除了因为台湾的气候条件使然之外,穿着防弹衣也让人觉得不够“亲民”。当年只要李登辉有不想穿防弹衣的意思,随员就会立刻上前说:“请总统先生穿上防弹衣,否则我们无法保障先生的安全。”这种比较强硬的语气,希望李登辉尊重专业的见解,不要让随员为难的谈话,通常李登辉会欣然接受。但换到陈水扁时代,因为“关爱的眼神”的谄媚需求,总统即使不想穿防弹衣,也没有人敢建议。

台湾民选总统大多是地方型政客出身,对于安全随员的作业不太重视,抢选票与民众同乐比什么都重要,随员人员在这个时候不能只是因为总统不穿防弹衣,“就没有他的办法”,针对这种选举场合的标准随员作业,欧美先进国家都有很多的经验,执勤技巧的改进必须配合对总统的强烈建议才行。此外,正副总统同车扫街,没有人能挡,或者是随便使用支持者民车当作总统座车,这些犯了特勤作业大忌的事情,都是政治判断影响专业的关键,很要不得。

面对日后越来越多的选举,民选总统有更多的机会要下乡扫街,国安局特勤中心必须要有全新的面貌以及心态,才能应付未来的挑战。例如,效法美国总统专用座车随着总统四处跑的方法,这种做法在台湾可能会被说“利用行政资源辅选”,但是美国总统四处拜票的时候,连空军的C-5A巨型运输机都载着总统专用车,随时跟着空军1号到处跑,在美国从来没有在野阵营质疑现任总统滥用资源的声音,因为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之下,这个就是“执政优势”,只要选上谁都可以享受。

再例如,或许可以效法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现在用的防弹玻璃柜扫街车,将总统关进透明防弹玻璃柜中,用卡车载着跑,一方面也亲民,另一方面更安全,这样的做法也是教宗中了一枪之后才学到的教训。台湾国安局特勤中心的彻底改革,甚至改组成为台湾版的独立密勤局,方能更加专业应付台湾日益复杂的政治选举环境,而非如目前陷入政治斗争中而忽视专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宗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