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麻风疗养院”遭强拆 院民:请让我们像个人

+

A

-

当地时间4月3日上午,台北市捷运局无预警拆除“乐生疗养院”门柱,引发院方强烈反弹。4月10日上午,“乐生保留自救会”与“青年乐生联盟”在台卫福部前集结抗议,以“反对暴力强拆乐生院”、“人权园区没人权”和“重建黑箱骗院民”为口号,控诉新北市政府、卫福部及北市捷运局枉顾院民权益。

 
台乐生疗养院门柱遭无预警强拆,引发自救会与青年乐生联盟抗议,强调院区改造应顾及院民权益(多维记者:瞿澄/摄)
 

针对门柱强拆事件,台湾卫生福利部表示他们和乐生一样,并未提前收到台北市捷运局通知,同样感到错愕。而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则表明该门柱并非文化资产,因此没有法律问题,但卫福部已出面协调,要求北市捷运局在排水沟工程完成后,将门柱安装回去。86岁的院民蓝彩云看到大门被拆,难过地说:“大门拆掉,像是截断了我们一只手。赶快回复大门,让我们像个人”。

“卫生福利部乐生疗养院”位于新北市与桃园市交界,兴建于1930年,是台湾唯一一间专门收治麻风病患的医院,也是融合英欧及日本传统的“大正时代”建筑群。日据时期,强制隔离的病患最高达六百余人;二次大战后随着治疗药物问世,强制隔离政策随之取消,但早年以粗糙手段隔离的院民却已无家可归,只能继续以乐生院为家,使其成“遗世而独立”的麻风村。

1994年,台北市捷运局看上乐生院院址,欲将其用为捷运新庄线机厂。卫生署、乐生院与北市捷运局三方谈判后,达成“先建后拆、就近安置”协议;2002年,捷运正式开工,陆续拆除乐生近70%建筑,2005年,乐生新“回龙院区”完工,但新大楼设计却有诸多问题。在院方看来,新院区完全出于经济考量,预设患者会自动凋零,并未顾及百余名乐生院民的需求。为捍卫乐生院民基本人权,台湾民间发起“保留乐生运动”,年轻学子更组成“青年乐生联盟”向相关单位施压。

在这次的事件中,门柱被拆对自救会来说只是一起象征事件。捍卫者强调,乐生大门不只是乐生门面和院民记忆,也代表着十几年来所的坚持和努力。而就此衍生出的,还有将乐生院改建为“汉生病医疗人权园区”的相关问题。青年乐生联盟(乐青)要求,台卫福部必须让乐生院民与乐生保留自救会实质参与园区规划,同时反对委外经营。

院民李添培感叹:“汉生医疗人权园区是我们院民抗争十几年,争取到《汉生人权保障条例》才有的重建。但现在,所谓的医疗人权园区,没有医疗,也没有人权。”

青年乐生联盟的林秀芃表示,卫福部所主导的汉生病医疗人权园区重建工程,应是以重建乐生疗养院,并让院民就地安养及恢复名誉为目标,但工程却将乐生切割为9个标案,破碎的规划造成重建信息混乱,院民无法掌握哪些院舍会被保留或拆除。

对此,台卫福部附属医疗及社会福利机构管理会(医福会)执行长王必胜强调,包括例行会议与决策性会议在内,政府都有邀请自救会及乐青参与。而有乐生青年提到院民不谙普通话,未来也可采闽南语说明。至于园区未来是否委外经营,王必胜则表示,由于园区占地广大,实务上该如何转型营运目前还在研拟当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云孟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