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一席“残废说” 反映出台湾经济发展困境

+

A

-

高雄市长韩国瑜访美行程中,4月13日在洛杉矶记者会上痛批陈水扁、马英九、蔡英文三位台湾领导人,认为台湾在三位台大法律系毕业的总统领导下,“经济和竞争力基本上已经残废”。此话引来马英九办公室、民进党“党政人士”与陈水扁之子陈致中纷纷回击或辩驳,使台湾20年来的经济发展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台湾经济发展的两面数字

究竟谁说的是真相、谁又是在瞎讲?摊开“中华民国统计信息网”的各项资料,可看到20年来台湾的经济成长率除2001年网络泡沫与2008年金融海啸明显往下坠外,其余大部分都在0%至10%波动,而人均GDP、薪资也一直呈现上升走势,加上以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人均GDP表现相当亮眼、往往在全球名列前茅,如蔡英文所说超越韩国(甚至日本)。就这方面来看,韩国瑜的“鬼混”、 “残废”或许过于以偏概全。

  • 台湾人均GDP(2000年至2018年),呈上升趋势(图源:截自台湾“中华民国统计信息网”)
  • 台湾消费者物价指数(2000年至2018年),也节节高升,抵销了GDP的成长(图源:截自台湾“中华民国统计信息网”)

然而,台湾在人均GDP上升背后,却是一齐水涨船高的物价指数。不管是“趸售”或“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幅度之大,几乎抵销了GDP与薪资的增加。再加上,据台湾中央银行的资料,新台币发行量从2001年的7,000亿(约合美金227亿元)上升到2018年12月的21,540亿(约合美金698亿元),等于市面上流通货币增为三倍,怎么能够提升钱的价值?热钱流入房地产,也导致台湾的“房价所得比”在全球排名相当“拔尖”,对于年轻人来说,不啻是极大的负担。

尽管台湾央行从来没有承认实施过“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但货币发行量遽增是事实;至于购买力平价的强劲,很大原因在于运用各项工具的“冻涨”政策所致。由于电价政策的限制,台湾电力公司历年来累计亏损高达新台币1,390亿元(约合美金45亿元)、水价冻涨23年、台湾自来水公司更经历10年的亏损。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冻涨”政策下巨额亏损的国营事业,最终还是要由台湾人民买单。

外向型海岛经济自古皆然

除此之外,台湾的地缘位置与自身条件,台湾经济发展一直是外向型的1966年,台湾开全球之先,设立高雄加工出口区,大力拓展外销,延伸至2018年,整体产业依旧以贸易为大宗,出口占GFP将近80。依据台湾经济部国贸局的进出口贸易统计1989年到2018年,台湾每年都是出超(出口多于进口),依赖外贸之况一览无疑。

但是,台湾每年的出超与经济成长并不能转换为“让人民有感”的经济果实,除了因为新台币兑美元汇率长期受到台湾央行干预而有低估之嫌外,最主要的原因仍在于“外向型经济”没有得到好的发挥。据台湾经济部指出,近20年来,台湾加工出口区营收仅增加1,033亿元(约合33.5亿美元),这个金额拿来填补台电历年亏损,还远远不够。

此外,台湾也流传著一种说法,认为工资上涨后,资本逐水草而居,大量工厂搬迁至擁有廉价劳工的地区(如中国大陆、越南),台灣又没有足够的新兴产业补足空缺,导致产业发生“空洞化”危机,这其实不仅与台湾企业家的经营态度有关,背后更是台湾的区域发展定位不明所致。

台湾学者沈荣钦指出,以1991年美元作为基准计算,台湾的人均GDP从来不是“亚洲四小龙”之首(图源:Facebook沈荣钦)

“亚洲四小龙”这个说法,近期在台湾也面临诸多质疑,主要集中在台湾是否曾经是韩国瑜所说的“亚洲四小龙之首”,有学者指证历历,认为从好几个方面来看,台湾从来不是亚洲四小龙之首,唯一落寞的是名目GDP被韩国超越。但真正的问题其实是,台湾为何不能更往前迈进?曾任台湾国发会主委的管中闵早在2014年就直言,“我早就不认为还有亚洲四小龙这件事了”,韩国、新加坡、香港都早已不把台湾作为比较对象。

自甘落后于区域经济整合

外向型的经济体,相当重要的功课就是做好区域经济整合。自从2008年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贸易谈判正式破局后,各国纷纷转而洽签双边与区域自由贸易协议,但截至目前为止,台湾只与7个国家或地区签订自由贸易协议(FTA),其中大部分是中南美洲邦交国家,对台湾经济的贡献并不高。

中国大陆积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FTA洽签数量远远多于台湾(图源:截自“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

而台湾与中国大陆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也因服贸、货贸停滞不前,而未有更多进展。2014年的统计,所有7个FTA,只占台湾贸易总额的8.8%。再看台湾吞吐量最大的高雄港,2000年曾名列世界第三,2017年则屈居第十五,在厦门之后。2018年,台湾出口总额排名世界第十八名,也位居“亚洲四小龙”之末。

反觀中国大陆,据“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的统计,目前中国大陆已签订17个FTA、正在洽签的有14个、“正在研究”的也有8个;另外还有涵盖多国的《亚太贸易协议》。据此,相较于中国大陆与周边区域整合相当紧密,台湾脱离区域经济整合的轨迹,极其明显。

若要改善台湾“鬼混”20年的困境,不仅仅是货币、税收等“重分配”政策需要重新检讨,更重要的是政治斗争需要缓解,积极融入符合台湾“外向型”经济本质的区域整合,才有挽救的可能。台湾长年陷入蓝绿恶斗、经济政策主轴多次变换,所有政治人物也都喜欢拿“经济成长”数字说嘴,台湾人却没有感受到实际的经济果实,这也许是韩国瑜一席“经济残废说”会那么受到关注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嘉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