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护理师 掩盖了台湾长照机构的安全隐忧

+

A

-
2019-04-23 06:24:35

当地时间20188月,台湾卫生福利部台北医院附设的护理之家发生大火,酿成15人死亡,14人轻重伤的惨剧。经过半年多的侦查,新北市地检署在422日依“业务过失致死罪”起诉两名护理师;但该院院长,和携带导致起火床垫民众等五人则获不起诉。消息一出,在台湾护理界引起一阵挞伐。

 

根据台湾检方调查,该次火灾的起因,是一张由住民友人私自携入的“超长波床垫”电线走火,延烧周边床单、窗帘,才酿成这起悲剧。由于护理之家禁止住民使用私人电器,而检察官认为负责“防火管理”和“用电安全”业务的两位护理师未善尽管理责任,导致酿成悲剧,因此将两人起诉。

 

2018年台北医院护理之家发生大火,检方侦结起诉两名护理师,引起台湾护理界一阵挞伐(图源:VCG)
 
疲于奔命的护理人员

任职于台湾北部某大型长照机构的护理师雅真(化名)向多维新闻表示,不同于医院里由专职员工管理防火和用电业务,在人力吃紧的长照机构中,这些业务多半是由护理人员来兼管。但在承接业务时,机构并未提供相关的培训,往往只能根据前辈交接的内容,依样画葫芦,因此,相关工作便经常流于形式。雅真表示,机构护理站中有一张“用电安全表”,需要定期填写,但大家并不知道用电安全的准则是什么,也不明白表格的意义,只是千篇一律地在表格上打勾。

 

即使台湾当地消防局有定期的防灾检查,但雅真表示,在检查前,机构都会把可能违规的电器,如电锅、电磁炉等预先藏起来。而例行的消防演习,也多半是根据脚本按表操课,对临场应变能力的提升,帮助有限。

 

雅真认为,台湾的长照机构中,护理人员需要随时掌握住民病情和生活状况,此外,还必须督导照服员工作。而台湾现行制度将防火、用电的责任都压在护理人员身上,这种做法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难以落实的生活公约

对于住民滥用电器的状况,雅真表示,即使机构订有“生活公约”,护理师也具有管理用电的责任;但公约毕竟不是法律,护理人员没有公权力,若住民坚持使用私人电器,护理人员也无可奈何。

 

此外,正如导致台北医院火警的“超长波床垫”,有时家属会针对住民病情,自行购买特定家电,对于这种行为,上级长官也多半采取放任态度。而一旦酿成灾情,所有责任又必须由一线的护理人员独自承担,这样的做法,显然难以服众。
 

 
严重失衡的护病比

在用电安全之外,台湾长照机构失衡的“护病比”,也是安全的一大隐患。台北医院的火灾发生时,整个机构只有一名护理师,和两位照服员,却要撤离多达32位行动不便的住民。根据台湾卫生福利部的规定,长照机构的护病比是1:15,远高于欧美国家1:41:6的护病比。

同时,雅真也提到,根据台湾现行规范,小夜和大夜两种班别,全机构都只需一名护理师值班。然而,根据台湾卫福部统计,2012年至今,台湾共发生四起长照机构火警,而每一起均发生在0时至8时的大夜班期间。雅真坦承,如果他所任职的机构夜间发生火警,在照护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他也没保握能撤离所有的住民。
 

从防灾工作的分配,到护理工作的劳动条件,台北医院大火烧出的是台湾长照的隐忧。若台湾相关单位不能从中记取教训,完善整体政策,而只拿两位护理师来“祭旗”,只怕类似的悲剧,将不断重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沈朋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