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核灾33周年 难以承担的善后

+

A

-
2019-04-26 07:39:04

2019年4月26日,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爆发核灾意外满33周年,在台湾社会通过“以核养绿”公投案,下一步更在“重启核四公投”与“废核公投”争执不下的同时,核灾难以承担的善后处理,与高昂到说不清的社会成本,往往是最常被轻忽却又十分关键的议题。

台湾环境保护联盟指出,核灾损害时常被低估 (图源:台湾环境保护联盟)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爆炸,造成人类历史上迄今最惨重的核灾,被国际核事件分级表评为首例第7级事件特大事故, 2011年3月11日的日本福岛核灾则为第二例。当时的辐射尘除了严重影响核电厂所在的乌克兰普里皮亚特地区,使当地至今都还是废弃城市,更因核电厂位处目前的乌克兰与白俄罗斯边界附近,辐射尘飘散至白俄罗斯、俄罗斯等国家,造成乌克兰5%的土地、白俄罗斯22%的土地遭受严重污染,强制疏散超过40万人,甚至整个北半球,欧洲酪农、畜牧、食品业遭到严重冲击,至今仍有大片禁制区无法住人。

台湾环境保护联盟在当地时间2019年4月26日召开记者会指出,切尔诺贝利核灾的损害和伤亡时常被低估,即使是与核产业各大财团关系紧密的国际原子能总署和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所做的极保守估计,约有4,000人死亡,500万人受到辐射污染,300万名孩童一生都需要药物治疗。2010年纽约科学院以斯拉夫语发表的5,000多篇研究报告指出,在1986年到2004年间,全球累计有98.5万人因为切尔诺贝利持续性的核污染而死亡。

然而,切尔诺贝利核灾33年后,废炉善后的工作仍未完成,原本用来将已熔毁的反应堆牢牢封住、以免核辐射外泄的“石棺”出现裂缝,乌克兰政府2016年重新耗资约23.03亿美元打造大型金属“金钟罩”,期望在100年内当地不再遭受放射性污染,但除了这23.03亿美元只是重新打造一座石棺的价格,还不包括当时除役、赔偿和救助的金额,且100年内是否又会发生裂缝,造成辐射泄漏,也无人能保证。

30年前的核灾,到了30年后仍在持续善后,其所付出的代价不只是金钱赔偿,还有根本无法估算的环境修复,包括农地无法耕种、水产品难以食用等,更多的是可能要到下一世代才会显露出的无法挽回的疾病。

台湾政府过去曾经估算过若台湾发生核灾,灾损为1,700万美元,对照切尔诺贝利核灾的善后支出,至今已花费乌克兰政府约1,800亿美元,占总预算的10%,至于日本福岛核电厂,每年都得花几十亿美元进行除役、清污和其他各种善后处理,由此可见,台湾当前对于一旦发生核灾的成本,实际上被严重低估。

此外,切尔诺贝利核灾污染面积高达16万平方公里,台澎金马总面积只有3.6万平方公里,不到其四分之一,台湾地狭人稠,尤其北部人口稠密却有两座已经运转的核电厂,一旦核灾发生,根本无处可逃。

《华尔街日报》曾将台湾四座核电厂评为全球最危险等级,国际知名风险评估公司Maplecroft也指台湾核电厂是全球少数会同时遭逢地震、海啸、洪水等三重威胁的厂址。身处地震海啸高风险区且人口又密集的台湾,实在是经不起一次的核灾。当社会大众普遍有“核能便宜”的既定印象之余,必须认知到核灾难的一大特性就是有“看不见的致命持久性”,或许更该思考它所可能将付出的社会环境成本,以及是否能承受得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湯佳玲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