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修路竟靠募款 执政后的韩国瑜还困在“竞选”模式吗

+

A

-

高雄市长韩国瑜因被卷入“口号自经区”负面消息,于当地时间2019年5月5日透过网路直播,强调自己担任高雄市长,被迫承接的高市府沉重负债包袱。至于高市府到底有多穷,韩国瑜指根据2019年高雄市府的预算,要支出的费用为新台币1,334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但收入只有1270亿,且负债还高达3,300多亿元。他由于重视道路的平坦问题,上任4个多月铺了80多条路,且严格要求施工和材料,但因为钱不够用,穷到还要募款。

然而在叫穷的同时,韩国瑜似乎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已非高雄市长“候选人”,而是高雄市长。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称要以募款来修路,这不但有失人民期待,也有违其执政者的身份。

韩国瑜在接受质询时,由于未能具体阐述对于“自由经济”特区的政策内容,仅以“高雄发大财”回覆,招来台湾“时代力量”党籍市议员黄捷的白眼(图源:截自高雄市议员黄捷脸书)

毕竟,一个城市的公共建设若只能仰赖募款,不仅要面临财源不稳定的问题,亦难保富商巨贾误把大笔捐款当成“政治献金”,而有其他“利益交换”的盘算,也徒增贪腐风险。

暂且不论饱受争议的“自经区”能否真的能帮助高雄脱贫,但在新的“发财方案”尚未成形前,身行政首长的韩国瑜面对财政上的窘境,其实手中正掌握着许多政策工具得以开辟财源,重点是在结束“竞选”模式进入正式执政后,执政者需回归正轨,善用财政租税手段,在考量负担能力和社会公平下,让社会成员的财富能“捐给”政府,毕竟“政府”还是现代社会机制中最重要,且能受民主制约的“公益团体”。

什么是有助地方政府开源,同时又能促进社会公平的税收选择?囤房税或许不失为一个财政开源的方式。

2014年5月,为遏止房地产的囤积炒作,台湾立法院通过《房屋税条例》修正案,将“非自住”的房屋税率往上调整为1.5%至3.6%,并赋予各地方政府自主空间,可依“非自住房屋持有栋数”订立不同的税率。

然而,大部分的地方政府在制定《房屋税征收自治条例》时,多半没有按照非自住房屋的持有户数制定差别税率,高雄也不例外,使得不论持有的非自住房屋户数有多少,皆是以最低税率1.5%收取,税率与自住房屋的税率1.2%几乎没有区别,结果大幅降低了政策欲遏制囤房投机的效果,白白流失财源和导正房市的机会。

细究政府财政赤字和举债问题,其中不可讳言当然有浪费、腐败的部分,但政府的公共支出绝大部份仍是用于支持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诚如韩国瑜所言,高雄市府的财政以人事、社福支出占比最高,而他在推动青年创业、环保、交通、教育、警政、社福等政策时,每样都要花钱。

这也说明了,面对财政赤字问题,相较于“撙节”思维,韩国瑜更应把重心放在如何开源和“量出为入”。而在开源问题上,“募款”显然绝非正途,至于一昧以松绑法规来吸引投资,却毫无实质产业政策和发展目标的“自经区”成效,也是叫人质疑。

相较之下,若能务实提出促进实质投资的产业政策来“把饼做大”,并善用租税手段,才更能解决当前高雄市府的贫穷问题。

拒绝“高雄又老又穷”,要让“高雄发大财”,是韩国瑜对于高雄市民的许诺,也是他能获取民意支持的重要基础,只不过如何实践承诺,而非只是“画饼充饥” ,显然已成为韩国瑜当前政治生涯的最大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