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在中美左右逢源 会不会变成两面碰壁

+

A

-

郭台铭宣布参加国民党党内初选之后,话题不断。近来又选择了对台湾而言最为敏感的中美议题切入,先是进白宫见了特朗普,随后又要北京“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还与台湾官方就“中国”的认知定位相互开火。有分析认为,这是郭台铭的选战策略,意图借此摆脱“亲中派”形象。此说法有其道理,但若是郭台铭操之过急、操作过度,恐怕原来对他最有利的中美优势,很快地将变成沉重包袱。

郭台铭出示特朗普签名留言,试图印证美方对其参选的支持(多维记者:杨腾凯/摄)

与他在党内党外的竞争对手相比,郭台铭长期以来与中国大陆和美国左右逢源的友好关系,确实是其极大的优势。民进党无论是蔡英文或赖清德,尽管他们在“台独”或“华独”的主张有所差异,但基本上两人都在两岸关系上走偏锋,与北京交恶,同时明确地选边靠向美国。而国民党台面上有意角逐大位的人选,在中美之间都显得暧昧,对美国或对大陆都摆出欲拒还迎的姿态,没人敢说清楚主张与路线。

这个态势使得郭台铭能够很清楚地做出“市场区隔”。他以一个成功的商人角色跃入台湾政坛,把自己包装为政治素人,其鸿海富士康获利模式“美国接单、大陆生产”,让他有理由说服台湾选民信任其处理两岸和美台关系的能力。他自己也说了,上任之后要做到“台湾获利、美国达标、中国转型成功”,让台湾成为中美台关系里的“peace maker”。

然而,过度放大这个优势,反而可能让郭台铭陷入尴尬的状态。首先,他为了让自己在台湾政界“赴美赶考”的浪潮中脱颖而出,很快地动身前往美国,戴着绣有美国国旗和台湾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帽子,还不忘在帽沿加上一句“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踏进白宫面见特朗普(Donald Trump)。

此举已经让人摸不清他的中心思想为何,接着他又有意无意标榜特朗普对其参选的支持。郭台铭称特朗普告诉他竞选国家领导人“这是一个Tough job,一个极富挑战的工作”,也刻意强调这是台湾第一次有预备参加总统竞选的参选人能进入白宫,与现任美国总统直接对谈,又拿出特朗普的签名留言“Terry(郭台铭英文名字), You are great”,试图营造出已获美国支持的氛围。不过,路透社报道美方的说法,称特朗普与郭台铭见面时,并未谈到在台竞选的话题。

相较于郭台铭大张旗鼓展现他与特朗普“铁哥们”的关系,台湾社会对其白宫行反应却不如预期,一来他还不是国民党正式提名的候选人,二来他过去的商人身份与特朗普交好也不足为奇。显然他借“亲美”洗清“亲中”的策略,并没有得到太多台湾民意的买单,而且美方也不太可能在此时此刻贸然力挺郭台铭。

郭台铭不满陆媒将其青天白日满地红帽打上马赛克,称“如果中国大陆不愿意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那他们希望我们是什么?”(多维记者:杨腾凯/摄)

其次,郭台铭自美返台后,立刻召开“成果说明会”,除谈及中美贸易战下的区域形势之外,话锋一转,抱怨大陆媒体把他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帽打上马赛克,并呼吁北京要“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也严正表示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前,绝对不会有“习郭会”。当现场日本媒体问及“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立场时,郭台铭避而不答,称“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之后会再举办一个正式的说明会来回应”。

郭台铭一向在两岸问题上敢于表态,且过去他在中国大陆的商业版图,也能突显他与大陆官方有一定的来往与信任。但他从美国回台后,选择与传统蓝绿政治人物回避两岸问题的一致口径“正视中华民国的存在”,而跳过了北京更为在意且涉及两岸定位问题的“九二共识”,以及“一国两制”这个北京推动实质统一进程的方案设想,确实令人费解。

对中国大陆来说,“中华民国”只是台湾政治人物在内部自我认知的问题,北京对台真正“观其言、听其行”的关键,其实在于台湾对两岸定位的态度,“九二共识”及“一个中国”更是关键中的关键。郭台铭回避了这些核心问题,恐怕北京将对他“另眼看待”,而且台湾社会也不见得会接受他对大陆的“忽然强硬”。

在当前的世界格局与中美关系之下,台湾已然来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考验台湾能否从中灵活转身,还是继续囿于亲美反中的冷战旧思维。郭台铭代表的就是一个缩影,台湾是有可能在全球政治“朋友圈”与经贸产业链重组的态势之中保有优势。如今,郭台铭走入政治丛林,似乎逐渐被台湾内部政治正确的窠臼吸纳进去,急于在美国与两岸问题上向“主流民意”表态,过去左右逢源的优势,会不会反而因此变成两面碰壁呢?这个矛盾的窘境,不只是郭台铭一个人的问题,其实反映出的是台湾何去何从的大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伍逸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