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陆委会拍陆配微电影 道出了何种歧视与无奈

+

A

-

随着美国众议院通过《2019年台湾保证法(H.R.2002)》、《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与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H.Res.273)》,以及有意投入2020台湾总统大选的各政治人物,为争取党内提名,对两岸关系现况与未来发展纷纷表态,使热度不减的两岸议题与在台生活的大陆籍配偶(陆配)再度成为关注热点。

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左)与来自宁夏的陆配李海蓉(右)在微电影《相互理解 爱无距离》发布会上对谈(多维记者:廖士鋒/摄)
1
因口音在台湾“鹤立鸡群”的陆配

就在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前夕,当地时间59日下午,台湾陆委会举行关于陆配微电影─《相互理解 爱无距离》发布会,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请到电影中的主角李海蓉现身对谈。陈明通表示,这部时长5分半钟的微电影以陆配第二代的视角,描述原宁夏籍陆配母亲(李海蓉饰)融入台湾社会的努力,同时也强调台湾政府已落实对陆配生活权益的保障。

画面陆配的口音、饮食习惯、手机打字时使用的简体中文切入,与台湾的习惯截然不同;以及直到子女上大学后,才决定要开餐厅出来工作这代表此前陆配一直是家庭主妇的角色,除了家庭之外,少有自己的生活圈与人际网络,将陆配塑造成脱离于台湾社会的“他者”。居住在南投的台湾外籍配偶福利发展协会理事长史雪燕也证实,知道有少数陆配子女因为母亲的口音比较重,孩子觉得自己的妈妈“异于常人”,担心受到同学们的嘲笑、歧视,便选择隐藏母亲是陆配的事实。

2
陆配第二代不见得对大陆有天然的好感

影片中的陆配二代“娟娟”称:“从我知道台湾有些人对大陆配偶有偏见看法,我就开始有逃避心理”、“我不希望她(陆配妈妈)跟我认识的人谈话,学校开家长会的消息也从不告诉她”,包括上大学后立即离家搬入学校宿舍,或以学生社团的事务繁忙,拒绝母亲担任志愿者的活动邀约。出生湖南郴州现任台湾新住民经贸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贺桦,也向《多维新闻》表示,亦曾经听闻过有类似的现象。

贺桦表示有陆配二代从小随母亲回到中国大陆的内陆家乡,同时也到过父亲工作的广东珠海、深圳,也曾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前往上海旅游,并非缺乏“大陆经验”,然而却如同微电影中的“娟娟”般,避谈自己母亲的出身。贺桦称,这位陆配二代要求陆配母亲不要在学校的Line家长群中转发关于去大陆交流的信息,也不希望外界知晓自己母亲从事关怀陆配的社团工作,这会使她感到丢脸。贺桦解释,由于陆配子女在一般的公众场合,看到大陆民众大声喧哗、随地吐痰等不文明行为,从此对大陆有了不佳的印象,即使大陆已有比台湾先进的人脸辨识技术、便利的外卖配送,以及发达的移动支付与电商产业,现阶段也难改变对大陆的不良观感。

台湾新住民经贸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贺桦(右),经常在台湾出席各种公益活动(图源:贺桦提供)
3
陆配工作限制的根源:昔工作证申请与学历采认过少

出生于浙江宁波的陆配李莎表示,她所知道的陆配多是家庭主妇,或从事餐饮业、直销,像片中的陆配,到女儿读大学了才决定出来开餐厅,简直是“浪费自己的人生”;况且台湾政府提供给陆配的培训课程,几乎都是美容、餐饮导向,有少数陆配从事房地产或保险业,至于高端金融服务业,目前尚未听闻。

会有这样的情况,也是由于台湾政府过去至今的政策导致。最初是限制陆配的工作权,需要申请工作证后才能在台合法工作,再加上台湾教育部迄今仅采认985工程、211工程以及部分省部共建高校,使得许多陆配即使拥有大陆的大学学历,在台却无法获得采认、变成只有高中毕业学历。以前对陆配工作权的申请制,即使于2009年已经废除,但至今仍让不少公司直接拒绝雇用陆配;学历采认过少,让陆配从大学学历被降级为只有高中。台湾对陆配的种种限制,让他们在台能够从事的工作自然大幅受限。

台湾外籍配偶福利发展协会理事长史雪燕(左)与中华两岸一家亲交流协会理事长湛秀英(右)(图源:湛秀英提供)

同样身为陆配、现任中华两岸一家亲交流协会理事长湛秀英称,台陆委会为了消除台湾社会对陆配及其家庭的偏见而拍摄了微电影,想要营造台湾社会对陆配很友善的环境,立意虽好,但影片与现实不尽相符,许多生活中的困难与心酸都被隐藏、忽略。从正面看,这是一段温馨且具有正能量的影片,她希望所有陆配及家庭都能如此幸运。期望在台陆配陆面对两岸关系前景不明时,要更加自立自强,毕竟自我改变才是根本,追求幸福生活,也是自己给自己的。她也鼓励陆配自身能多发挥正能量,形成磁场效应,才能进一步改变台湾社会的氛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