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金融开放 台资银行的挑战与机会

+

A

-
2019-05-14 00:36:43

中国大陆逐渐放宽外资进入的门坎20184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博鳌论坛宣布金融领域开放措施,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资银行在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等。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进一步于北京时间51日宣布,针对银行业、保险业扩大开放,近期拟推出12条对外开放新措施,放宽多项市场准入门坎与营业项目。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于2018年4月博鳌论坛上宣布逐步开放金融领域(图源:新华社)

这项放宽措施再度引起台资银行西进的关注。从需求端的角度来看,对于有涉台业务需求的大陆厂商与外商,台资银行在大陆的设立有其优势,包括可以增加台商融资需求,台商可以透过同一银行体系清偿货款,节省作业成本而对台湾投资的大陆企业可利用台资银行在大陆据点授信融资与非授信服务,往来两岸间的工商业可使用台资银行服务。而对于台资银行业务发展而言,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崛起,中国大陆在金融业逐步开放,加上文化的亲近度,台资银行也希望抢进商机。

但因着两岸为特殊关系,台资银行的西进的基本规范在于台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两岸金融业务往来许可办法》。对中国大陆银行业而言,台资银行等同于一般外资银行,受到外资银行的相关规范。一般规定有几种进入模式:独资、分行、合资、参股,但不论何种模式,外资银行至少都必须要在中国事先设立办事处,若要成立独资或分行,更要设立办事处两年以上。

台资银行的部分,2008年已有华南银行等台资银行在大陆设立办事处。在未签定金融监理备忘录”MOU)以前,台资银行进入中国大陆可2003年签订的《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透过香港进入中国大陆。

200911月,台湾与中国大陆签订金融监理备忘录”MOU)。台湾银业及证券期货相关事业才得以直接前往大投资或设营运据点;且台湾融监机关就可依此MOU 取得台湾融业在大地区所设分支机构的财务、业务及其他相关信息,包括监信息与检查报告等。

2010年《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签订并开始进行协议,但规范金融业的《服务贸易协议》因为2014“太阳花运动”,发生“反服贸”的争议停摆。

台湾媒体《旺报》针对本次大陆金融再开大门采访资深金控主管慨叹道,如果当年《服贸协议》顺利过关,台资金融业将可以多年的卡位空间,在大陆竞争激烈状况下,早年进去有差,现在台资跟着美欧等外资企业一体适用,未必占得到便宜,未来将面对的挑战也大。

但台资银行仍然有其可操作的优势,多维新闻采访台湾致理科技大学国际贸易系副教授张弘远表示,建议台资银行从避险角度与服务特定对象作耕耘。

张弘远认为台资银行的体系运作与中国大陆不同,且不受中国大陆直接监督,这可成为避险的管道。其中有两种概念,一种是透过规避风险获利,另一种则是风险越大报酬越高。台资银行到大陆可以往避险的方向发展,让资产不曝光在中国大陆之下。

此外,张弘远也提到台资银行可服务特定对象,比如台商或是与台湾厂商合作过的日商或韩商,这方面台资银行有基础,但规模不可能变大。张弘远建议,中国大陆市场大,市场分层多,台资银行要找到自己的立基。

不过,张弘远也提醒,台资银行在台湾大都作为一般民众服务的消费性金融,目前也没有财富银行的概念,如果到大陆仍朝向消费性金融是不对的,应该从现在开始摸索企业金融商务金融,将触角伸往过去未发展过的财富银行或VIP银行等投资银行。

中国大陆加大开放金融,在此波政策下,台资银行虽然可能受到两岸政策影响而有一定程度的绑手绑脚,但仍可本次开放机会,在西进中国大陆金融市场时重新思考银行发展策略拓展台资银行的发展空间和领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衛木槿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