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改革”三周年 蔡英文的自信与人民的无感

+

A

-

蔡英文打着“改革”旗帜登上台湾总统大位,转瞬之间已届满三年。相比于她就职演说时展现的“自信、坚定”,蔡英文日前宣布将2019年台商回台投标目标由先前的2,500亿元新台币上调到5,000亿元(新台币1元约0.03美元),展现同样的“自信”。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蔡英文是台湾总统开放直选以来,唯一一位在第一任任期届满三周年时仍未确定能否竞选“连任”的总统,反映的是台湾人民对她三年执政期间的“无感”与“恶感”,与她的“自信”形成明显的对比。

蔡英文在上任即将届满三周年的514日接受台湾电台节目专访时,回击了台北市长柯文哲对她操作美中杠杆玩过头的批评,她说“国际上没有人说我是麻烦制造者…,大家都肯定我们(台湾)是和平贡献者”,但“国家尊严与主权被侵害时,该讲话的时候还是要讲话”,展现了另一方面的“自信”。

蔡英文上任届满三周年,成为台湾解严以来首位还不知能否竞选连任的现任总统(图源:中央社)

不过,若将时间拉回到今年321日,蔡英文前往民进党中央登记参与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党内初选时,对媒体发表谈话时的第一句话“我,百感交集”,对照当前她仍面对台湾前行政院长赖清德在党内初选的挑战以及充满战斗力的“自信”,或许“百感交集”会更贴近她的真实心境。

蔡英文的百感交集从何而来?她在谈话中细数她在2008年民进党大败后接下民进党主席,如何带领民进党从困顿中如何结合社会力量,并与学者专家共同策画国家未来的大政蓝图,带领民进党重返执政,同时标榜自己娴熟国际事务、改革持续需要不计毁誉的领导人、能够团结民进党与社会力量,是能够代表民进党竞选台湾总统的最佳人选。

赖清德成为蔡英文连任路上的挑战者,让她百感交集(图源:中央社)

明着是感叹与“同志们”一路走来、共同克服的种种困难;没有说出来的却是赖清德的“突袭”,让她的连任路出现意外,更深层的因素是她对能否赢得初选,代表民进党竞选连任的“不自信”。

持平而论,民进党从2008年的大败中浴火重生,到2014年九合一选举大胜,进而在2016年选举进取台湾总统大位,蔡英文绝对是关键因素,包括其外在的文青形象、重新拥抱社运团体,以“维持现状”两岸主张安抚台湾人民的不安,再打着“改革”旗号召民众支持等决定,重新打造民进党的“进步”形象。

延续2014年“318学运”的“反倾中”及“国民党不好,台湾不会好”的整体社会氛围,蔡英文打造的“改革、进步”形象及为台湾擘画的“5大创新产业”蓝图,同时承诺两岸会“维持现状”,她的当选是众望所归,也让她有足够的自信在就职演说中承诺会帮台湾人民“解决问题”,何以到目前连代表民进党站到“连任”起跑线的资格都还没拿到?以一句柯文哲常说的话来形容,“你没有解决问题,就会被问题解决”恰如其分。

台湾长期以来的“问题”一直摆在眼前,蓝绿恶斗、两岸不稳、分配不均、只剩口号的经建计划及没有国际参与空间,然而,检视蔡英文执政3年以来,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问题”不但没有解决,甚至还每况愈下,并没有交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回头说让蔡英文“自信”的台商回台投资提前达标这件事,如果放在“美中对抗”的大格局下,夹在之中的台商为了趋吉避凶,回台增加投资以分散风险本在情理之中,蔡英文欢喜迎接“台资”回台并视为政绩之余,是否也应该说明“五缺”问题该如何解决?尤其是“缺电”问题,虽然台湾民意已经公投决定不排斥以“核电”养“绿电”,蔡英文政府却仍执意排除“核电”选项情况下,如何满足厂商需求?

从台商回台投资这件事看蔡英文的“自信”,放在“争取连任”的情境中,看到更多的反而是她的“选举算计”与“一意孤行”。

因此,纵使“这个国家”邦交国在过去3年从22个减少到17个,从原本可以“有意义参与”世界卫生大会(WHA)及世界刑警组织年会到“零参与”,以及夸称有信心进入日本主导的《跨太平洋全面进步伙伴协议》(CPTPP),却连“楼梯响”的阶段都达不到,以“改革”为名的“年金改革案”、不当党产案”、“转型正义”、“劳基法一例一休修正案”等引发民意反弹,让民进党2018年九合一选举迎来比2008年时还要惨烈的结果,蔡英文的满意度从就职时的52.5%,到目前只在20%左右上下震荡,以“选举算计”与“一意孤行”加以解读,以乎也不难理解蔡英文的“自信”从何而来。

蔡英文也在登记初选时说了这句话“若放弃连任就是否定过去三年”,不过,对比她目前连站在“连任”起跑线的资格都没有,她应该回去重读她的就职演说内容,然后就可以知道,她目前的困境就是因灾没有帮台湾人民“解决问题”造成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