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合法结婚之后 还有社会价值认同关卡待跨越

+

A

-

台湾“同性婚姻专法”在当地时间5月17日立法通过后,正式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社会,5月24日适逢旨为“保障婚姻自由与人民平等权”的“大法官748释字”两周年,也是同性婚姻法案正式上路的日子,据官方统计5月24日截至下午2时,台湾各地已有363对同性伴侣(男性116对;女性247对)正式向户政机构登记成婚,彼此终于不再是法律关系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当同性伴侣终于可成为法律认定的“配偶”后,他们在工作、生活和婚姻关系上是否能顺利如异性配偶般获得相等的权利?例如,已经结婚的两人是否能共同报税,或享有劳动法令上的婚假、育婴假保障?法律又怎么处理重婚和通奸问题?这重重难关能否随着婚姻专法上路而获得解决?

蔡英文表示同婚议题是测试台湾社会对分歧性议题处理的成熟度,虽经历困难,但同婚专法后,她相信最难的那一关已经跨过去了(多维记者:袁恺勋/摄)

台湾行政院在同婚专法三读后曾召开记者会表向社会宣告“行政机关准备好了”,可随时应对同婚伴侣在婚姻关系下的各种权益问题。如劳动部率先表示,会让同性伴侣的劳动权益“无缝接轨”。在劳动法令保障上,劳动部强调无论是同性恋、异性恋,原则上都是一体适用,例如同性婚姻者也可以请8天婚假,同时也有3天至8天的丧假,还有育婴假也可请。

财政部指出,由于税法的用字本来就较中性,在形容婚姻或家庭关系时,多使用如“配偶”、“亲属”等字眼,所以同性伴侣在婚姻合法化后,就直接享有与异性婚姻在税法上的所有权利,同时也负担相同的义务。

目前同婚专法保障同性伴侣能够收养另一方的亲生子女,准用《民法》“继亲收养”规定。但同性伴侣所收养的子女,其身分证上的父母栏位如何标记?内政部指出已准备好迎接同性婚姻合法化,未来在同性伴侣受收养者的父母栏位,将是填写“父、养父”或“母、养母”。

不过,由于同婚专法没有放宽“共同收养”规定,因此同婚伴侣目前在法律上,仍是被禁止收养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至于在“重婚”和“通奸”问题上,虽然行政院发言人Kolas Yotaka称同性伴侣间“通奸与重婚罪一样存在”,但司法实务上由于重婚和通奸涉及《刑法》规范,而同婚专法立法时并未同步处理相关规范,因此同婚者假如有外遇同性或异性行为时,在刑法上均难构成通奸或重婚罪。尤其,司法的实务见解上是认为,通奸的构成要件是“一男一女的性器接合”。

法务部就曾坦言,同婚外遇对通奸罪而言是个新议题,但强调同婚者外遇的对象若是异性,仍会构成“相奸罪”。但这方面的难题,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毋宁也是个契机,得以让台湾社会重新省思在看待婚姻的忠诚义务时,是否还坚持要以刑罚来处理情感背叛的问题?事实上,拒绝以国家机器来惩罚私人情感关系,让通奸除罪化,相较于同婚,在国际社会间更是早已被接受的共识。

总体而言,同性婚姻在专法的保障和规范上,确实尚未能完全与异性婚姻相等同,但当前同性伴侣要面临的重重难关中,法律条文上的规范和限制,或许不见得是最主要的挑战。

同婚专法已经确立的今天,台湾社会在同婚议题上的主要挑战和契机,仍然难逃社会成员间对于同性情感关系的歧见,以及社会文化对于同婚的接纳程度。举例而言,从目前登记结婚的伴侣对数,女性要较男性多出一倍,就多少体现了台湾社会对于不同性别同婚者的接纳程度。

虽然同婚专法已正式上路,但这不意味着同婚已跨过最难的关卡。未来,不论是同婚的支持或反对者,以及所有社会成员,仍须共同面对的主要挑战依旧是,如何保持开阔和民主的态度来接纳彼此的差异,并在平等和多元价值的追求下,寻得对话和凝聚共识的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