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要推“非红供应链” 有梦最美但能希望相随吗

+

A

-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龚明鑫于当地时间515日提到,有别于过去中国大陆红色供应链,以电子业为首的台商将在中美贸易战这波转型中成为非红供应链的领导者。但从现实层面来看,非红供应链”对台湾而言,到底是可以成真的愿景,或者又是政治人物天马行空幻想口号

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龚明鑫在中美贸易战之际提出“非红供应链”,有别于以中国大陆为主的“红色供应链”(图源:多维记者/摄)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红色供应链的起源谈起早期台商到大陆投资,多方利用中国大陆厂商进行配套、代工,后来中国大陆厂商耳濡目染,也开始操作台商配套、代工的生意,而且有越来越多台商,把相关订单开给中国大陆厂商,从而形成初期的产业供应链,并发展到现阶段壮大的红色供应链现在台湾政府带有“敌我意识”去看待“红色供应链”,但是问题在于,台商在红色供应链其实扮演了一定的色,而随着市场竞争的发展,加上中国大陆的人口红利,红色供应链”得以成长发展

以美国的科技大厂苹果Apple为例,根据苹果公司于今20193月发布的2018年前200大供货商名单,可看出中国大陆、台湾、美国与日本厂商占多数。其中中国大陆与台湾的采购厂商主要集中在电子零件、线材与产品代工组装;日本则集中在电子组件与面板;而美国中在半导体与精密通讯组件。而中国大陆公司比率持续升高,在苹果前200大供货商比重约达2成。

除了美国企业深崁入中国大陆供应链之外,中国大陆的企业也仰赖美国厂商的生产。以近日受到美国政府强烈制裁的中国大陆的著名企业华为为例,他在全球的供货商有1.3万家,根据其于2018年底公布的92家核心供货商名单,其中美国厂商就占了33家,占了名单的三成。也因此,当美国的华为制裁令一出,华为的美国供应商如Lumentum、科沃(Qorvo)、思佳讯(Skyworks)、高通(Qualcomm)、赛灵思(Xilinx)等相关厂商股价受到波及而走低。除了美国之外,华为的核心供货商在日本也有11家,如著名的富士通(Fujitsu)、东芝存储(Toshiba Memory)与松下(Panasonic)皆在名单之列;台湾则有10家,包括台积电、富士康与大立光电等,至于欧洲地区供货商则有8家。

由上述可知,全球分工体系下,中国大陆的供应链已扎根在各国。现代企业通常会从成本、获利等多方考虑,在生产、制造与通路上寻求最大利益的要素配置,因此会与世界各地厂商合作,进行全球分工而中国大陆因人力与市场,加上技术快速发展,在目前的全球产业链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因此,当思考重组供应链的时候,必须回头探问台湾目前在全球有何优势
重组供应链的生态此外,当台湾厂商深深地嵌在全球生产供应链的时候,如何与中国大陆这个具大市场且具有生产潜力的地区完全脱勾,甚至另外组建一条与之抗衡的“非红供应链”

从另一个角度看,红色供应链这个词,本身是充满意识形态的说法。中国大陆目前在全球产业链有重要色是不争事实,今天台湾因为中国大陆产业兴起,导致于在生产与技术优势上备感威胁,这是市场竞争的焦虑。但如果今日台湾政府未确切回应台湾厂商的焦虑,反而提出非红供应链这样一种不切实际且缺乏自知之明的想法,可能又将落入另一种意识态之争,对于缓解台商面对市场竞争的焦虑毫无帮助。

正因为如此,龚明鑫非红供应链的说法一出,并没有得到台湾产业界的友善回应。台湾三三企业交流会理事长许胜雄便认为,政府如果要促成产业链,需要相当精致地规划和落实,其牵涉的层面很广,从零组件到技术面,甚至背后有投资问题,若没有完整思考这些,只是粗糙地想用口号、理想或期待就完成产业的架构建立,是有其困难

台湾政府在中美两强于贸易技术角力的当下提出要与红色供应链抗衡的非红供应链”构想,恐怕得再三斟酌台湾政府应该多花心思在产业政策的研究上,在生产技术的发展上协助台商进行突破与创新升级,以应台商对于市场竞争的焦虑如果没有最基本的政策支持,也看不到全球与两岸产业结构的真实现状,那么台湾政府今天提出非红供应链”,最终只是口号式的宣传,对于台商以及台湾经济产业发展事实上无甚帮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衛木槿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