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在美国与台湾之间的“特朗普”

+

A

-
2019-05-28 12:08:01

2019年的美台关系,比起两岸关系,“甜蜜”得紧。

首先,台湾政府在《与台湾关系法》立法40周年的纪念时刻,将“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North American Affairs,CCNAA),正式更名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Taiwan Council for US Affairs,TCUSA)。再者,民进党政府日前也证实,台湾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于5月13日至21日间访美,并行程中会晤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这是“1979年断交后的首次”。

博尔顿有强烈鹰派色彩,也明白如何运作“台湾牌”(图源:Reuters)

先回顾一下历史,2014年时,美国环保署长访台,而台湾政府振奋地说这代表“台美双边的实质关系越来越深化、广化”,因为这是14年来首位来台访问的内阁层级官员。也就是说,纵使是“相对亲中的台湾政府”,也会强调美台关系前所未有地好,蔡政府这样强调不过是“遵循惯例”。

而台湾媒体说“此次是1979年断交后的首次”,这“首次”是指“台湾高官去美国会见美国高官”、而非美国官员来台湾,纵使博尔顿并非内阁官员,但他一直被视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心腹,在两岸关系僵冷的情况下,这件事情还是格外引人注意。

美台高官见面,大陆政府尽管每次都例行性抗议(跟对台军售一样),但也知道这种事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改变,见就见了、买就买了,此次就算是“断交后首次”大多也不以为意。此事件有两个有意思的探讨点,一是,见台湾高官,是“特朗普本人”的意思、还是博尔顿的个人意思?

二是,在特朗普个人因素、中美贸易战、全球政治局面改变等情况下,台湾能不能按照“过去惯例”,去推断未来的美台关系走向?

第一个问题是基于特朗普和博尔顿的个人因素来考虑。上任这么几年众所皆知,特朗普生意人的本性根本没变,台湾现阶段对于美国的价值是与中国博弈中的小筹码(这点台湾亦自知),民进党政府积极游说美国国会“亲台派”(或反华派)是正常,但特朗普会否将台湾放在心上令人怀疑。

而从博尔顿过去的举动可以发现,他比特朗普要了解中美关系里如何运作“台湾价值”,比如昔日曾主张“与台湾建交”、“台湾重返联合国”等,若说这是博尔顿的个人意思、特朗普根本没管(甚至根本不知情),那不令人奇怪。特朗普和博尔顿在国际事务的看法上不同也很正常(比如两人在伊朗问题上被传出持不同意见)。

第二个问题,就是蔡英文上任、两岸僵冷后两岸学界不断探讨的,美国能为台湾“付出”多少?在民进党政府及部分民众眼中,李大维见博尔顿,断交后首次,意义非凡。而在大陆看来,见就见了,又能给台湾什么?不就跟对台军售一样,卖的武器都不过是“无关紧要”的?

若说“美台官员互动没意义”,有些武断;若说“美台关系改变”,那不过是政治口号,扁政府与马政府都提过类似的“与美国关系深化”的宣传语。关键在于,现阶段美台关系中,要考虑特朗普的不稳定性,更要考虑美国能给台湾的是什么、而大陆能给台湾的又是什么,如何权衡、给台湾利益最大化。

现在夹在美国与台湾关系之间的,不是过去的民主党或共和党政府,而是特朗普、及他所带领的团队。这个人的特质是什么,对台湾而言非常重要。

现阶段为了选举,台湾政府用“民主联盟”来与民众沟通,但这并非长久计。待热闹的选举一过,人们又得回归现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