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六四反思 两岸须跳脱“德先生”迷思(上)

+

A

-

从五四100周年到六四30周年,台湾往往站在自由主义的话语以及西式民主的自豪,看待历史事件对于现实的影响,却忽略了任何事件背后最为关键的社会动力,从而贴上过多的意识形态标签。本刊专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名誉教授张麟徵,反思百年来两岸对于“德先生”的认知历程。全文共分两篇,本文为上篇。

本文转自《多维TW》043期(2019年06月刊)《从五四、六四看民主 两岸须跳脱“德先生”迷思》。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多维:30年来,看“六四”基本上已经形成两种诠释,一种是中共的说法,从定性为“反革命暴乱”演变为“政治风波”;另一种则是港台通常以追求自由民主的观点去看六四。以您当时在台湾的实际感受,30年后如何重新评述这场运动?

043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张麟徵:六四对我来说是个悲剧。第一,我看出大陆政府的“容忍”,这样的运动如果爆发在西方任何一个国家,大概走不了这么久,两个月占领了首都的广场。不论是在华盛顿特区,或者在巴黎、伦敦,这个运动如果也发生的话,我觉得不会走两个月那么久。第二,运动最后中共要处置,中共非处置不可,因为“团结工联”(Solidarity)在波兰已经乱了,接下来所有东欧国家都要乱,再来就是苏联。所以如果中共当时不采取断然的措施,不付出代价把这个运动就此打住,中国大陆就会翻天覆地。翻天覆地好还是不好?基本上我觉得不好,因为中国从推翻满清以后几十年里头,即便国民政府领导北伐成功,然后统一中国、领导抗战,但都是在颠沛流离中,受苦的都是老百姓。不管抗拒外侮、或者内部路线纷争、爆发内战,都是老百姓倒楣。

六四发生的时候,台湾除了和大陆意识形态不同之外,好像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心理,看中共怎么处理这个问题。西方的自由民主观念好不好?我觉得是好的,但作为教育工作者,首先要独立判断,不要人云亦云,因为太多的情况可以发现,橘逾淮为枳,同样的东西,在不同地方种下去的时候,结果是不一样的,在下断语之前,要先停看听。

也许当时我没有像今天这么明白,但是我的潜意识里头认为,我并不支持西方对六四的看法。六四已经30年了,事后诸葛亮就很清楚,如果没有当时及时把这场悲剧阻止,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就不可能有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第三大军事强国,而且可能在科技上坐二望一,已经压迫到美国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天纪念六四,恐怕不能只从西方媒体来看,要从中国人自己的立场出发来看。

台湾学者张麟徵对《多维TW》回顾六四事件,她认为不该完全从西方的角度来看六四,而忽略了30年来中国大陆整体的发展(多维记者:廖士锋/摄)

民主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政治制度。今天访问所有政治学者,大概都会告诉你,在没有找到更好的制度之前,民主制度相对比较好。可是今天有反证出来了,像中国大陆,没有走西方的民主制度,自省之后也纠错,然后发现传统的文化价值、“民本”思想很重要。

今天在华盛顿共识之外,走出一条路,就是北京共识,特别是第三世界的国家会觉得中国模式是比较值得仿效的。西方解除殖民之后都在当地推行西式民主,但没有什么成功的范例。拉丁美洲独立到现在差不多将近200年了,它们不是实行美国的总统制、就是欧洲的内阁制,可是拉丁美洲始终没有发展出任何一个强国来。拉丁美洲资源很丰富,而且有的国家潜力很大,像巴西、阿根廷,可是没办法、走不出来,更不要说中美洲了。

在二战之后解除殖民的非洲,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他们制定的宪法是成文宪法,精神是非成文的英国宪法;从法国独立出来的,就是法国精神的宪法,他们都有。可是你给他一套宪法,国家就能够上轨道运转?没有,到今天都没有,殖民解除之后,西方好像走了,又好像没走,因为西方继续在榨取当地的利益,给了当地一个你们的宪法、类似你们的政府。在很多法语系国家更有意思,部长是黑人,政务次长一定是白人、是法国人,继续榨取他们的资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張鈞凱 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