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学费高居全球第14 民团:资源挹注不足不均

+

A

-
2019-06-03 02:08:11

“台湾大学的学费究竟是贵还是便宜?”当地时间2019年6月3日台湾有教育团体召开记者会,公布其最新计算的数据指出,与全球人均GDP前100名的国家相比,台湾大学的学费并不如官方和大学校长口中的“相对世界各地其他国家低廉”,而是高居第14名。与会的青年代表和台湾学者呼吁,政府在谈论是否调涨学费问题时,不要总是与美国比较,而应以其他采取低学费或免学费的国家为借镜,并呼吁政府正视公共资源挹注不足和不均的问题。

在全球人均GDP前100大的国家或地区中,台湾的大学学费其实不算便宜(图源: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提供)

“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青年委员会代表,台湾阳明大学医学系学生苏子轩表示,为破除“台湾大学学费低廉”的说法,其着手调查“全球人均GDP前100名经济体”之大学学杂费,并参酌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每年出版的《教育概览》之成员国学费比较方式,按“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换算“人均GDP前100名经济体”之学杂费,进行国际比较,结果发现台湾的大学学费平均为6,218美元(公立学校学杂费为3,946美元;私立学校学杂费为7,389美元)是全球第14高。相较而言,全球的平均为3,055美元、中位数为1,774美元。换言之,台湾的学费很难说相对低廉,在国际排行上更是属于偏贵的那端!

苏子轩指出,年度学杂费在3,000美元以下的国家接近七成,亦即大部分国家的大学都是采低学费政策,只不过教育部长年喜爱比较的对象却是高学费国家,例如美国(平均12,428美元,第5名)、日本(平均7,733美元,第7名)、南韩(平均7,556美元,第9名)。此外,苏子轩表示在这100个国家中,还有20个国家是实施免学费,这些国家遍布世界各大洲,且无论经济水平(以人均GDP衡量)之高低,从瑞典、德国、丹麦到爱沙尼亚、赤道几内亚、委瑞内拉等,都有免学费的例子。而新西兰自2018年起,也逐步实施免学费政策,从2018年免去大学第一年学费,预计至2024年时将免去前三年之学费。这些案例,都是值得台湾教育部和各大学校长们借鉴,用心思考它们是如何达到免学费,以减轻青年的就学负担。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曾指出,免费的大学教育是一种“政治选择”问题,而一个社会能否采取免学费或低学费政策,取决于政府是否重视教育及经济的公平(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理事长,台湾政治大学劳工所教授刘梅君表示,台湾学费“高居世界排行第14名”,这可能出乎许多人意料,因为人们常常听到说,“台湾学费太便宜了”。这是因为过去台湾官方倾向与美国等高学费国家相比,但为什么只看到美国?事实上,从调查结果可知,许多免学费的国家,人均GDP的水准还比台湾低,这也能凸显台湾政府是如何看待教育问题。

至于丹麦等国为何有足够财源能采取免学费,刘梅君坦言,丹麦、芬兰的免学费政策确实与他们的高税负有关。台湾的租税负担率太低,政府能投入高等教育的经费不足,这是为什么台湾无法降低学费的原因,根据教育部统计,台湾政府高教经费占GDP比率仅0.68%,远低于OECD国家的平均值1.32%。刘梅君表示,在大学已不是“精英教育”而是“普及教育”时,唯有政府能投入公共资源,才有助于教育的平等,否则涨学费,只是把高教经费不足的压力转嫁给就读私立大学的学生,而他们多来自于中、下阶层的家庭。

在此同时,刘梅君也提醒到,不是说有钱了,高等教育的品质就能提升,因为同时我们也必须省思以量化和绩效指标分配教育经费的办学思维,否则在“拼论文点数、轻教学”的情况下,学生并无法从中受益,而在私立学校上还存在治理和办学不正的“教育贪腐”问题,这些都是台湾教育部须正视的课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