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选总统 台“左翼联盟”宣布投入2020大选

+

A

-

眼看台湾蓝绿政治恶斗乱象持续许久,面对蓝绿营启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党内提名作业,甫于2018年成立的新兴政党——左翼联盟,推出“工人总统、工人选立委”运动,宣布由左翼联盟召集人颜坤泉代表“工农阶级与劳苦大众”参选台湾总统,并于当地时间6月1日晚间在台湾立法院群贤楼前举办“《另一个世界》颜坤泉——工人选总统”行动剧场暨记者会。

当地时间2019年6月1日晚间,台湾政党“左翼联盟”宣布投入2020总统大选(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身为前南亚塑料厂工人的颜坤泉指出,即使1987年国民党政府陆续开放党禁、报禁,迄今台湾也已历经三次政党轮替,但耽溺于享受换人做做看的民主快感,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上位者滥权营私、吃香喝辣又忙于斗争,而人民的生活却江河日下,挣扎在生存边缘。回顾过去30年,台湾工农阶级与劳苦大众的处境却愈发艰难,例如1992年至2016年,台湾每年平均经济成长率为4.61,但实质薪资仅成长0.92。从台湾经济活动所得(GDP)的分配面看,1992年至2015年,企业的盈余逐年增加,从29.28上升到35.08;台湾政府对企业的课税却逐年减少,从9.81下调至5.40;而台湾受雇者所分的工资报酬,却从51.04降到43.97。颜坤泉控诉,台湾政府一再对企业减税、长期压低工资,导致经济成长的果实几乎都落入资本家的口袋

若以贫富差距来看,颜坤泉表示,台湾平均年所得最高(前5家庭,相对于最低(后5家庭,从1992年的51.04,扩大到2016年的106.52倍(新台币468.7万元:4.4万元,新台币1元约合0.031美元)。穷人收入不及富人的1,台湾的贫富差距相当严峻。

  • 台湾政党“左翼联盟”宣布投入2020总统大选。图为晚会上演的行动剧(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 “左翼联盟”召集人颜坤泉发表参选2020台湾总统大选的演说(多维记者:許陳品/摄)

颜坤泉认为,台湾物价连年上涨,经济却愈趋拮据,阶级流动也几近停滞。而居高不下的房价,使得年轻一代买不起住房,也无充足的金钱与时间培育儿女,造成青年不敢结婚,即使结婚也不敢生育少子化,就算养育了下一代,也只能任由子女输在起跑点上。当台湾人口老龄化、众多年急需照顾,台湾政府却将有限的财政经费大量投向对美军购,无法编列足够的社会福利预算。在少子化与老龄化的恶性循环下,工薪阶层忙于养家活口,被迫继续支撑阶级不公平、世代不正义、却又无力改变的台湾社会有鉴于绿营高喊“顾主权、护台湾”等政治口号以迷惑台湾人民,蓝营高喊“九二共识”、“货出人进发大财”,颜坤泉质疑,两岸和平红利何时才会分享到台湾普通老百姓的头上?

为了解决台湾劳苦大众在政治经济上的困境,颜坤泉提出两大政见:一是“一国两治、人民对接”。他主张台湾应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并在“相向而行、共享主权的基础上先化解两岸敌对意识,降低台海发生战争的概率并可减少台湾军事负担,促进社会福利增加,追求海峡两岸和平共荣。在两岸政治定位方面,颜坤泉主张“互不否认两岸治权分属台湾与大陆个政府的事实,展开平等互惠的经济文化社会交流及尊重彼此立场的政治协商。尤其因应大陆社会组织近年蓬勃发展的趋势,强化两岸第三部门交流,改变历来两岸交流以政客、资本家为主的驱动模式,促进两岸非营利机构NPO)、非政府组织NGO、基层小区与工农大众间的交流与合作,从社会面的融合化解政治面、经济面的冲突与矛盾。

颜坤泉的第二个政见是“劳动至上、生态优先”。他主张应修法保障劳动条件、改善劳工权益,连结物价指数与基本生活标准制定“最低工资法”。他呼吁应提高资本利得税负,降低薪资所得税负,才能藏富于民,促进大众消费,打破低薪资、缩衣食、不景气的经济恶性循环。此外,他认为应全面加强环境保护社区化之立法,改变资本主义全球化对于水、空气与土壤的掠夺式开发;赋权、培力社区集体行动对污染源防治的功能,建立生产线劳工与周遭居民跨厂墙合作的机制,让公害最前沿的工业安全卫生与全台环境保护融为一体,建设劳动具有尊严、环境适合人居的台湾。

距离明(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只剩7个多月时间,颜坤泉称自己的参选乃是“工农阶级与劳苦大众的自救运动”,未来还会组织适合的代表投入立委选举,期盼打破台湾蓝、绿两个资产阶级政党长期垄断的政治困局。在记者会最后,由颜坤泉率领的“蒙面夜行军”,乘坐卡车绕行台湾总统府,象征“入主总统府”的决心。活动主办方称,之所以“蒙面”,是由于总遭到当权者的“视而不见”,所以必须成为另一个世界的行动者、化身为城市的“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才能看清楚白天光天化日下的世界,到底干了些什么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