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废省”将届一周年 资产活化仍纷扰不休

+

A

-

当地时间2018年6月28日,时任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拍板定案,决定自该年7月1日起,台湾省政府员额与业务移拨至行政院国发会;台湾省政府、福建省政府预算皆在2019年归零。自2018年7月1日迄今,时间已近一年。

中兴新村位在台湾南投,曾长期作为台湾省省会城市(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当时废省的理由,是要让资源有效利用、并且活化昔日省府所在地中兴新村。但一年来的发展,除了福建省政府改为“行政院金马联合服务中心”、台湾省议员宿舍改由雾峰区农会经营成旅馆“议芦会馆”外,占地最大中兴新村,自2018年7月移交国发会并成立“中兴新村活化专案办公室”以来,至今仍未有明确的安排与规划,且呈现各单位争抢的情况。

台湾省政府成立于1947年,1957年迁至当时新造镇的南投中兴新村,省主席原为官派,民主化后于1994年举行省长选举,极盛时期下辖30个一级机关、百余个二级机关,并有多个省属事业单位。1997年台湾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将省虚级化,1998年宋楚瑜卸任省长后等同“冻省”;台湾省议会则是继承自1946年5月1日成立之省参议会、1951年改为临时省议会,到1959年才正式命名为省议会。当时国民大会、立法院并不改选,省议员是台湾民众所能参选的最高民意代表,办公地点则位于台中雾峰,1998年冻省之后改为台湾省咨议会,不再选举议员,只设咨议长。1998年以后台湾省主席与省咨议长,皆由台湾行政院官派。

福建省政府则是1927年由国民政府设立,1949年以后台湾所控制的福建省仅剩下金门、马祖,以及莆田县属乌坵、罗源县属东引岛、西引岛及长乐县属东莒岛、西莒岛,小岛都划归金门、连江二县管辖。1992年金门马祖战地任务终止,1996年福建省政府从台北新店迁回金门县办公,但不举行省长选举、也不设省议会。

  • 台湾省政府在2018年正式宣告废除,目前没有经费与人力,仅剩下在台湾《宪法》上的象征意义,图为台湾省旗帜(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 中兴新村是台湾近代少见的一次大规模造镇计划,设计栉比鳞次,相当有秩序,图为中兴新村宿舍图(图源: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提供)

“冻省”后的20年内,台湾省政府组织大幅精简,主要处理税收政策倡导、中小学教师申诉等政务,但是人事费用颇高,因此也屡有台湾立委质疑,是否应进一步裁撤省机关与预算。2018年6月,赖清德因而拍板决定进一步废除省机关,包含台、闽二省与台湾省咨议会,不再派任省主席与咨议长、并将人员移拨至其他机关,“预算归零”、网站也删除。同时也要求活化剩余的省有资产,例如台中雾峰的省议会、福建金门与台湾南投的省政府园区。

目前台湾省咨议会园区已经改为立法院议政博物馆、立法院中南部服务中心以及旅馆“议芦会馆”;而福建省政府原大楼也交由行政院金马联合服务中心使用。但是占地最大、设备最齐全的南投中兴新村,却仍未有明确的使用方针。

2018年7月,行政院国发会特别成立“中兴新村活化专案办公室”,清点省政府资产,并朝活化的方向努力,行政院人事总处也对北部与南部公务人员发出意愿调查,结果显示有8,578位公务员愿意调任至中兴新村,因为当地许多房舍可以做为员工宿舍使用,与都市地区高房价相比,确实颇有诱因。

其实,中兴新村的“活化”进行已久,2009年即开发“中兴新村高等研究园区”,包含“北核心区”、“南核心区”以及“生活区(宿舍)”三块,但是中部科学园区无法全部吃下这块“大饼”,因而又把“北核心区”以及“生活区”划开,范围缩减为约36.58公顷,并更名“中兴园区”。统计至2018年,仅有30余家公司进驻,土地出租率不到50%,2018年营业额为新台币3.41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原台湾省政府园区南投中兴新村已移交给国发会,但目前后续规画仍未明朗。图为国发会主委陈美伶(图源:多维记者/摄)

由国发会承接的“北核心区”以及“生活区”,目前有近40个行政机关入驻,但这是一块占地近200公顷的土地,空荡之处仍不少,面对广泛闲置的厅舍,国发会“中兴新村活化专案办公室”仅将部分以“中兴新村公共场所租借平台”开放民众申请。目前有意入驻的单位,包含南投县政府、中兴大学等,另外还考虑在生活区规划“文创基地”;而台湾官方也曾考虑“首都减压”计划,搬迁部分单位至中兴新村。

目前的进度究竟如何?依据台湾公共电视2019年3月的报道,国发会中兴新村活化办公室主任吴文贵指出,“原则上我们都是开放、都可以来谈谈,只是现在等政策面确定之后还会有些闲置空间,我们会欢迎各界,有哪些议题,我们都是朝开放方式来做活化”。显然,国发会尚未做好规划,众多方案仍在等待“政策面确定”;而文化部对于中兴新村的文创开发的呼吁,则显保守被动。

要知道,整个中兴新村占地辽阔的土地,若没有协调一致的规划,最后很可能变成大型“菜市场”,假如科技公司、政府部门、文化产业各做各的,机能将极不协调。时隔近一年回顾,如果废除省政府之后并未能善加规划资源活化利用,则当初以此为由废省,也颇有省思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