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健保医疗正踩未爆弹 医师良心成最后一道网

+

A

-
2019-06-09 22:31:55

台湾健保制度造就了医疗服务低价的环境,”便宜又大碗”的医疗备受外国称羡,然而,却也让”医疗成本”被严重低估,尤其医院80%靠健保维持营运,仅20%倚靠自费,加上健保总额制度,导致一块大饼人人均分,做越多未必拿越多,许多医院只得要求医师多看一点病人,却同时压垮医师身心。

今年三月,劳动部将住院医师纳入《劳基法》,同步适用”责任制”的议定工时,确保医师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医院配合法治保障工时规范,却也引发病患”看病缺医”的疑虑。一边是健保所限制的收入,一边是劳动法令所现缩的医护工时,制度压力难获得缓解的情况下,台湾医疗宛如踩在未爆弹上。面临多重压力,医院试图积极转型,盼透过医疗专科化、医美观光能够解套,但真能如此顺利?
 

此专题为系列文章,本文为第
系列一:台湾健保医疗正踩未爆弹 医师良心成最后一道网

系列二、拆解台湾健保未爆弹:医院专科化与智慧医疗引入

台湾健保医疗采总额制度,即依据医疗服务成本及其服务量的成长,设定健康保险支出的年度预算总额(图源:中央社)

“台湾的医疗恶化,会停在医师的良心”,台大癌医中心院长郑安理既忧心又坚定地侃侃而谈,他认为台湾现行的健保制度,当然为病人好,但背后的问题就是创造出了”无谓的医疗”。

原因出在台湾健保医疗采总额制度,即依据医疗服务成本及其服务量的成长,设定健康保险支出的年度预算总额,再以相对点数反映各项医疗服务成本,由于固定年度预算总额,却”不固定每点支付金额”,表面上是能精确控制年度医疗费用总额,却也因医院必须赚钱存活,导致医师得多看几个病人,才能分得较多的点数,也导致问题衍生。

郑安理认为,其实医师知道有许多治疗是不必要的,但是”不做不行,否则钱会被其他医院拿去”,再加上总额制度的关系,每一家医院都努力冲量,到后来大家都会活不下,做两件事情,只能拿到一件事情的钱,不合成本,很多大型医院只是在苦撑,因为过去有所累积下的资金,但能撑多久,是个问号,因此很多人因此觉得台湾医疗会走上绝路。

台大癌医中心院长郑安理认为台湾医疗环境恶化,会停在医师的良知。(多维记者:杨雅琳.杨芸/摄)

“其实,全世界健康体制中,台湾已经算是健康的”,这样的说法让人认为郑安理看待台湾医疗”不是太悲观”,他澄清是因为”医院的恶化会停在医师的良知”,也坚信台湾医师相较国外医师而言,自我要求高、具道德感,心理有自己的一把尺,”除非医师失去道德感,否则台湾医疗短期内不会垮”。

台湾医改会创会董事长张苙云也认为,台湾医疗制度有四把尺。第一把是病人的信任度。第二是医护界对专业道德的防范够不够细致。第三是医院对所有医护人员劳动环境的条件够不够安全、够不够合理。第四是政府方面对医院的治理,还不致走向恶劣绝境。

张苙云补充,因为健保制度影响, 台湾医师人力虽然还算足够,但”素质”不够,因为医生做得很多,有很多”产量”,但他们没有时间,让每一个病人享有应有的服务,这是比较可惜的一点。举例来说, 一个病人来到,医生至少需要20分钟的诊治时间去了解病人的状况,倘若医生看20分钟跟看3分钟所拿到的报酬一样,而医生的薪水又是以”量”计算的话,自然就会产生压力,这也点出了台湾医师所碰上的困境

除了健保问题,将”医师纳入劳基法”,也是另一项隐忧,目前台湾卫福部将私立医院中的”住院医师”纳入保障对象,共有4680人受惠,将每周工时上限缩短为80小时,医院人力成本变相增加,新光医院副院长洪子仁曾表示,近5年健保点值不断下滑,但营运成本却不断攀升,例如一例一休、每周工时40小时、住院医师纳入劳基法等,都让医院营运面临难题,虽然住院医师纳入劳基法是进步国家的象征,也是对的方向,但他也坦言,希望政府拟定政策时,也要站在医院经营面考虑。

医师过劳与医院经营如两面刃,”过劳这个名词,对我们这一辈医师是完全听不懂”,郑安理说医师这个行业,对病人的责任永远都是最高原则、病人安全才是首要的考虑,如果有表定下班时间,病人看到一半就换医师接手或者置之不理,会对病人的生命有威胁,假设病人换成自己或亲戚,恐怕会对医界失去希望,外界也许很难想象”白色巨塔”内已出现与以往不同的制度,但事情已经发生。

事实上,为了要因应政策,些许医院只得开始实行下午三点后不排手术,有不少手术顺延,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发生,长期下来,可能就会导致病人就诊要如同美国或邻近香港一般,排队长达一年以上,若医师过劳议题一再被外界强调,恐怕就会走上难以回复的道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多维专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