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台湾健保未爆弹:医院专科化与智慧医疗引入

+

A

-
2019-06-09 23:07:03

台湾健保制度造就了医疗服务低价的环境,”便宜又大碗”的医疗备受外国称羡,然而,却也让”医疗成本”被严重低估,尤其医院80%靠健保维持营运,仅20%倚靠自费,加上健保总额制度,导致一块大饼人人均分,做越多未必拿越多,许多医院只得要求医师多看一点病人,却同时压垮医师身心。

今年三月,劳动部将住院医师纳入《劳基法》,同步适用”责任制”的议定工时,确保医师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医院配合法治保障工时规范,却也引发病患”看病缺医”的疑虑。一边是健保所限制的收入,一边是劳动法令所现缩的医护工时,制度压力难获得缓解的情况下,台湾医疗宛如踩在未爆弹上。面临多重压力,医院试图积极转型,盼透过医疗专科化、医美观光能够解套,但真能如此顺利?

此专题为系列文章,本文为第二篇
系列一:台湾健保医疗正踩未爆弹 医师良心成最后一道网
系列二、拆解台湾健保未爆弹:医院专科化与智慧医疗引入

台湾健保总额制度加上部分医师纳入劳基法,包含人力吃紧、院区腹地不敷使用,都让医疗产业环境如履薄冰,台大癌医中心院长郑安理认为,要能改善这些问题,未来趋势便得朝向”医疗专科化”迈进,盼透过区分疾病轻重程度,以及专业程度,让医疗供给能更符合病人需求,无须每个病人都得挤在同一间医院治疗。

 “当总院到一个程度,就会发现它需要儿童专科跟癌症专科,再来就是评估原来的母院,有没有什么特长。”郑安理特别点名”眼科中心”将会是一个很重要的中心,因为人口老化后,眼睛都会出病变,但是我们的眼科,还是七、八十年前的眼科,维持原来的场域,新仪器持续进驻,导致动线混乱,病人看诊时得跑来跑去。

难道无法全面更新吗?”我举个例,像我身上穿的这件西装,若要修改不应该是穿着它修改,而是整件脱下来换上新的西装。”,郑安理以修改衣服做为比喻,现在台湾医疗碰上的问题,就是只能穿着西装修改,因为医院就只有这么大,医疗需求却随着科技进展不断增加,既有的综合医院只能不断购入新仪器,演变成”破洞补洞”,无法结构性的变革与转型,导致医院专科化势在必行,台大肿瘤医学部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的,当然,这也端看医院的决心、财力等因素,因此目前除了台大,许多医院都还无法复制这个经验。

医院收治病人未来可能朝专科化,才能将医疗资源不浪费。(图源:台大癌医中心)

另外是牙科中心也将会是一大趋势,毕竟每个年龄层的牙齿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但有需要跟癌症病患一起挤在同个空间吗?”郑安理认为,牙医是明显可以完全独立出来的项目,综合医院朝向专科医院发展,对病人是最好的,而”台大癌医中心”便是从这样的概念衍生出来。
台大癌医中心创立的宗旨为”建立一个以病人服务为中心,以发展研究为导向的令人感动的智慧医院”,癌医中心的任务不只是”治病”,更希望给予病患和家属的”整体照顾”,”一位病人被诊断出癌症,远大于被诊断出心脏病或高血压的心理冲击,这些心理的惶恐、挫折、忧虑,跟有没有健保毫无关系,更不只是单纯服药的问题。”郑安理说。

“医院应该要做的更多,例如纳入宗教、音乐、按摩、静坐、瑜伽等元素,都可以是治疗的一部分,这些东西当然不会在健保项目里面。”郑安理表示,这就是癌医中心的重要性,癌症病患不是离开医院治疗就结束,医院也会协助联系病患出院后与小区诊所及癌症相关单位链接,甚至可以帮忙转介给病友团体,给病人最大的安慰。此外,医院的空间设计将不会让人感到像是在”医院”冷冰冰的场所当中,反而是充满疗愈的环境,这些周转于癌症病人的服务,是一般的医院很难做到的事情。

台大癌医中心预计于今年74日正式营运,将可容纳500床的规模,为了因应庞大且多方位的人力需求,估计将增加150位医师阵容,郑安理说,目前试营运期间已有60位医师到位,第一年的重点会先放在台大医院优势的乳癌、肺癌、血癌治疗上,其余的医疗团队与项目,目标在营运3年内可以补足,让服务更完整、到位。

除此之外,台大癌医中心的一大特色就是引入”智慧医疗”,例如”配药机制”就和一般的医院有很大差异,癌医中心引进了自动配药系统(Automated Dispensing CabinetADC)。过去传统医院会在前一天配药,并且放置到病房,隔天早上第一班的护理师,才能将要分配给病人,不过医师通常在早上九点前来巡房,这时会需要依照病人状况更改处方。更改处方对护理师来说是一项大工程,第一点是,原本的给配药要退回,退药数量就占了总用药的20%,药剂师也得随处方重新动工,耗费人力,再加上退药流程得先发再收回,非常繁复,无法避免会造成发错药的致命风险。

  台大癌医中心未来将引进自动配药系统,当医师调整处方签时,可实时同步,审去退药及重新配药的繁复流程,也能同时减轻第一线医护人员的压力。(图源:中央社)

但台大癌医中心将成为全台首创引入自动配药系统的医院,医师在病房更改药单,处方签便会实时更新,护理师去拿药时,就已经新的处方用药,无须再等待药剂师重新配药,省下人力与时间,且减少了护理师与药剂师的工作,分担压力,让护理师能更将精力花在照顾病人上。

不过,医院专科化真的没有后遗症吗?一方面虽然提升了医疗水平,但是过度专科化的照顾,也形成了昂贵及破碎的医疗照顾,忽略了疾病的整体,国立阳明大学医院医师郑文胜认为,在此趋势之下,一定只会独厚都市市民,尤其是台北市,因为所有的医学中心都几乎齐集于台北市,对偏乡形成再次剥夺。

独大专精的医院,下一步往往进行垄断和独占,提升就医困难度,郑文胜举例台湾八仙尘爆时有癌症医院,挟重症之名跳脱总额,不必被给付点值打折,同时不用开放急诊,全院都没有免病房费的床位,回头抨击其他医院没有医德,不够精良,这样的菁英化医疗,将偏乡医疗排除在外,恐让医疗也出现贫富差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楊雅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