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蔡英文和赖清德都启动“香港武器”

+

A

-

近日因为《逃犯条例》香港爆发大规模游行,香港民运组织指出抗议人数到达100万,警方得出的数字约24万,若在两者中取中间值50万,规模可堪比2003年时基本法23条立法所引起的抗议。

香港爆发抗议,赖清德也抢攻“香港热点”(图源:民进党提供)

香港人高举的口号“反送中”──反对送给中国,这其实与《逃犯条例》本身已经无关联,而是更深层的、对于中共体制的不信任。香港已经回归,若不要“一国两制”又有何出路?这是许多港人亦心知肚明的,所以香港舆论对于“移居台湾”的讨论热度在近年渐高。与此同时,香港,也成为台湾政治人物的选举武器。

蔡英文立刻在Facebook上表达“只要蔡英文做总统,就不会有接受一国两制,一定捍卫台湾主权”,赖清德也跟进,表示这次香港抗议,韩国瑜不敢批评中国,“投韩等于投降”,而民进党内,唯有他才能战胜韩国瑜和柯文哲。

香港爆发大规模抗争,一是对于大陆体制的直觉反感,认为“一通过这个,香港人都可能因为说错话就被大陆公安抓走”,二是对于香港政府的不信任,认为香港政府根本无法在其中扮演“保护香港”的角色。这是香港“老大难”的问题,是港府的一份长期功课。而对台湾议题稍有研究的人,也都知道台湾与香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问题,无奈就算再清楚,台湾政治人物此刻也不得不装傻。

香港此次抗议,让人想起2014年时台湾的太阳花学运,这两者都是在对“中国崛起”、而自身政府无法解决问题、不想“亲中”经济上又“靠中”等整体焦虑情绪下爆发的。比如《逃犯条例》对于引渡大陆的嫌犯有非常明确的限制,涉及言论、出版等所谓“政治犯”并不在此列,但香港民众无法听进去;同理,那时太阳花有许多错误信息的“懒人包”在网上流传,某方面也盖住了真实,但民众无法听进去。

港台的“中国焦虑”,源于对自身问题难解的愤怒,也有对体制截然不同的中国大陆崛起的怀疑与不满。当台湾泰半的影视娱乐圈人士都长驻大陆,台湾民众亦深切明白了大陆的经济诱因及重要性,但同时也存在很大的情绪(比如,害怕“强大的中国”会吃掉台湾)。

民进党政治人物操作情绪,短线当然会有效果,但长期来看没有用,因为该面对的经济现实还得面对。民众每天睁开眼,首先面对的,就是今天的三餐着落。

当然,现在台湾政治人物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一切问题,等赢了再说。

香港议题,对于香港本身是个长期的难题,对台湾政坛而言是个“选票提款机”。台湾独立、守护台湾、支持香港,在这些名词的背后,其实台湾的根本问题,一直在那里,这问题也根本不同于香港。

于是,对于青年而言,一面转发、网上声援香港,一面为了就业机会考虑出走,也是寻常。

民进党启动“香港”作为选举武器之后,短期刺激,长期则会回归平静,大家该忙什么、还是得忙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