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隔山打牛” 吸引青年选票能否奏效

+

A

-

高雄市长韩国瑜针对“庶民总统、赢回台湾”已经举办了两次大型造势活动,分别于2019年6月1日在台北总统府前,以及2019年6月8日在花莲东大门夜市旁举办,虽然活动方宣称各有40万人和15万人参与造势活动,但如果仔细观察,则可以发现现场支持者大多是中老年人居多,显少有年轻人的面孔。

而在2018年“九合一”大选前夕,韩国瑜在高雄的造势宣传车后面有着“自发性”的摩托车“贪食蛇”车队紧跟在后,形成另类的选举奇观,而其中大多是20至40岁的青壮年。两相对比之下,便可发现韩国瑜已经渐渐流失了青年群众。

韩国瑜在于2019年6月8日在花莲造势(图源:中央社)

1/1

韩国瑜支持者中缺乏年轻人,也是国民党面临的普遍问题(图源:中央社)

2/2

郭台铭对党内初选提出八点建议,包括纳入手机民调占50%,有意攻占青年选票(图源:中央社)

3/3

对韩国瑜来说,郭台铭可谓是“半路杀出程咬金”(图源:中央社)

4/4
上一张 下一张

而韩国瑜流失青年支持者的原因可能有三。首先是韩国瑜和大陆的友好关系以及高举“九二共识”,这在蔡英文政府强势操作“抗中牌”的情况下,使得他被“天然独”的年轻人所唾弃,另一方面韩国瑜在台湾特定媒体的高曝光率也连带成为扣分项。再者是他对于2020总统大选的暧昧态度,最终在“Yes, I do”的“被动式参选”中加入国民党党内初选,而这种“欲迎还拒”的态度最终引发年轻人的反感。最后则是他于2019年5月底到高雄市议会接受市政总质询的表现引发批评声浪,让年轻人意识到“高雄发大财”的口号是如此空洞乏力,而韩国瑜的几次口误也使得他沦为年轻人的谈资笑柄。

大多数青年选民是无党无派,并没有特定的政治立场和信仰,而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中,他们是以“讨厌民进党”形成“北柯南韩”的政治版图,但在韩国瑜在就任高雄市长后,逐渐摆脱“非典”政治人物的人设,便流失青年群众的支持。当然其中也不乏政治意见领袖的舆论引导,例如台湾知名网红馆长对于韩国瑜“不守诚信”的批评,可谓从头号韩粉变成韩黑的案例。

国民党于当地时间6月10日公布最终参与初选名单。包含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新北市前市长朱立伦、高雄市长韩国瑜、前台北县长周锡玮以及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等五人确定参与总统初选。按照民调显示,以韩国瑜和郭台铭则为初选的大热门。

从郭台铭的选战策略来说,锁定韩国瑜的战略方针是确定的,而或许早已嗅出了韩国瑜流失年轻选票的情况,因此他在6月6日与国民党中央提名五人小组会面时,针对初选机制提出八点建议,其中一点就是纳入手机民调。由于目前的民调都显示韩国瑜和郭台铭的选情接近,因此如何拉拢国民党一向不在行的年轻选票,恐怕是国民党初选的关键。

至于郭台铭怎么具体拉拢年轻选票呢? 除了在强打“经济牌”之外,他也紧紧将“主权牌”握在手上,从他第一时间对于香港“反送中”游行表达“一国两制失败”的看法可以得知。此外,他对于台湾特定媒体的“黑郭”的反击,甚至语带保留地暗示韩国瑜受到该媒体背后力量操控的说法,也是开启了新的战场,企图获得曾在2012年参加“反媒体垄断运动”的青年选票。

而这样的做法可谓“隔山打牛”,虽然没有直接批评韩国瑜,但也变相攻击到韩国瑜,因为韩国瑜的网路声势有很大程度是仰赖该媒体的“助攻”。这场国民党初选的内斗已经避无可避地上演了,而究竟它会否影响未来的“团结”,仍然有待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施学庸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