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进文化】走向“小”文化部 文策院后的文化部转型

+

A

-
2019-06-14 07:44:21

二十年前,台湾是偶像剧王国亦是流行音乐的霸主;但随着两岸影视差距的扩大,东南亚各国的影视兴起,台湾偶像剧、台湾歌手在华语圈的影响力减弱,今年六月台湾“文化内容策进院”宣布挂牌成立,投入台湾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100亿元点火,要助攻台湾的文化内容,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希望,5年内要让台湾文化再度成为亚洲潮流。 只是文策院的出现真的有助于打造“台流”吗? 在大笔资金投入、但内部组织章程却都还没出台的情况下,各界都雾里看花。许多文化界人士担心文策院出现会对台湾政府的文化治理组织产生影响,或冲击原本的奖补助制度。 文策院挂牌成立引起诸多争议。如引发艺文界的哗然,认为此举将压缩原本文艺补助的空间。虽然文化部事后不断回复在文策院的政策下,原本的艺文补助将照常进行。尽管文化部作出相关回应,可能难以消除文化界的疑虑,因为文策院的政策将影响未来台湾的文化发展方向。 多维记者特别专访台湾文化学界、业界人士亦参照英国及韩国的文化内容推进模式发想系列文章,从文策院的出现来盘点台湾的奖补助机制,并来探讨如何健全台湾的文化产业生态系。

此为系列文章第四篇,从韩国和英国文化中介组织的例子,来看文策院出现后文化部的定位问题。

系列文章一:【钱进文化】台湾文策院挂牌 文化产业政策仍模糊
系列文章二:【钱进文化】文化遇上经济
文策院搅动的一池春水
系列文章三:【钱进文化】打造“台流”
文策院能否满足想象与期待

台湾文化政策研究学会会长刘俊裕与多维记者分享,文策院的挂牌,也要探讨文化部跟这些中介组织在整个文化治理制度面的关系,刘俊裕认为,这有点简单其实又很复杂。文策院被定义成艺文中介组织,现在面对整个文化部跟中介组织要结构性转型,这结构性转型可能包括文化部编制可能会变小、预算规模会变小,然后其他的中介组织则会变大。刘俊裕认为,文化部跟文策院的的关系怎么监督?怎么给文策院政策性的方向跟领导都是重点,也因此文策院的出现成为一个可大可小的议题

文策院作为艺文中介组织的角色与文化部如何分权,是文化界关注的重点(多维记者:蔡苡柔/摄)

何谓艺文中介组织
台湾现有的艺文中介组织有于1996年依据《文化艺术奖助条例》创立的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以下简称国艺会)此外还有国家表演艺术中心、高雄历史博物馆,高雄电影馆、高雄市立美术馆等。

根据台湾文化部网站资料,这类文化中介组织(intermediary cultural organization),是为避免艺术创作与表达亦受政府干预与国家政治意识形态操弄的危险,透过中介组织的设立,将艺术文化资源的补助与分配由艺文专业的评审决策,同时赋予其在人力运用、预算编列、资源与组织营运上更多弹性的空间。

此一构想来自英国的臂距原则principle of arm's length),这是在英国自经济治理领域延伸至政府文化治理领域时,区分官僚权力与专业机构决策的代名词,指的是让政治与文化艺术可以隔着一个手臂的距离,政府虽然补助但不影响文化艺术发展。

例如以公设财团法人的国艺会为例,它的资金来源是依《财团法人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设置条例》设立的基金,基金由政府补助和民间捐助,然后由董监事会去运作,透过独立的董监事运作和专家评审去核定补助的艺文团体和机构。可以降低政治力量的干预。

文策院也是同样的艺文中介组织,但刘俊裕指出,文策院的出现看起来是单纯的就是一个文化内容影视流行内容产业的行政法人机构,但是其实后面涉及的是一个整体文化体制的调整。他提到,成立一个机构可以非常简单,就是人过去钱也过去,但是文策院和文化部有些正在做的事情却是重迭的。

文策院成立后 文化部该怎么走
刘俊裕指出,例如文化部流行音乐局、文创司和出版司等,与振兴文化内容的文策院有部份的业务是重迭的,“合理来讲是要缩编的”。刘俊裕提到,文化部会说要往政策端走,那资源就需要重新分配。

刘俊裕举例,韩国除了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还有其他约10几个的中介组织,英国则有20几个中介组织,所以这会是接下来台湾需要思考,“成立挹注文策院的同时,其他补助视觉艺术、表演艺术等的要不要成立? 是否有其他中介组织的蓝图?”刘俊裕提到,若文策院只是一个其中一个中介组织,“那我们还需要什么中介组织?”而在许多中介组织成立后,文化治理的生态系也会完全不一样。

以英国为例,英国的数位媒体文化经济部(Digital,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Committee,DCMS)下面有20几个中介组织,而英国一年的文化预算只剩5%到10%在文化部,剩下的90%都分给中介组织,是一个小文化部大中介组织的概念。

若翻找台湾文化部的官方网站也确实可以看到,文化部希望“负责的工作是擘划文化经济整体战略目标”, 刘俊裕表示,“文策院的出现,是否会让台湾文化部从大文化部转往小文化部? 文化部转往国家方向性的指导,这究竟是不是台湾以后要走的路? ”

整个文化部跟中介组织要结构性转型,都不是一蹴可几的。刘俊裕提到,若是往小文化部的这个方向走,文化部的官僚体系、文官体系,有没有能力去指导文策院,给出政策性的方向? 这就涉及到文官体制内部专长的转换的问题,又是一个大工程。文策院的出现,在新的期待的同时也带来许多待解答的疑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蔡苡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