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打经国牌 却将小蒋错比红顶商人

+

A

-
韩国瑜藉追思蒋经国明志“拚经济”,却将“小蒋”错比成“红顶商人胡雪岩”(多维记者:杨腾凯/摄)

“被动”投入2020年台湾总统国民党内初选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于当地时间617日下午到蒋经国的头城陵寝致意,他说蒋经国是他在台湾政坛「最佩服的人」,还形容“小蒋”是“包青天与胡雪岩的综合体”,未来效法蒋经国擘画“十大建设”,为台湾“拚经济”。

蒋经国逝世已经超过30年,但《旺旺中时传媒集团》20181月所做历任台湾总统“对台湾贡献度”及“最爱台湾”民意调查中,蒋经国获53.5%32.8%受调查民众认可,在两个项目都拔得头筹。泛蓝阵营有志于大位的人,把“小蒋”当成从政模范,甚至自居“经国门生”,曾受蒋经国提拔的李登辉,高度评价蒋经国的治理是众所皆知的事。

是以,韩国瑜选择在多家媒体民调皆指其下滑趋势未止情形下,选在他个人生日前到蒋经国陵前追思一番,并藉以明志“拚经济”并不令人意外。不过,韩国瑜将小蒋比做胡雪岩,则不禁令人为他捏把冷汗。

胡雪岩可说是清末以来,中国最知名的“红顶商人”,然而,其经商手段却是毁誉参半的。胡雪岩经商所以成功,除了他本身对商业、贸易的天分外,很大成分是先秦宰相吕不韦相似,就是将经营官场关系当成“奇货”,胡雪岩的“奇货”就是为清朝打下新疆的大将军左宗棠,以他个人积累的庞大财富使左宗棠在战事吃紧时不必为军费所苦,并因此获赐二品大官,所谓的“红顶”指的即是胡雪岩“商而优则仕”。

蒋经国建设台湾,获几代人同时感念(图源:VCG

之后随着左宗棠受到重用,胡雪岩的事业版图也随之扩大,但商人谋求私利的性格未因头上红顶戴改变,最终因意图垄断生丝产业屯货谋利,被洋商抵制及左宗棠的政敌曾国藩打击而散尽家财、潦倒离世。

胡雪岩的成功与官场经营脱不了关系,却是早年在苏联共产国际学习马克斯主义的蒋经国最深恶痛绝,无论是对日抗战期间到江西南部担任行政公署专员的“赣南新政”时期,或者是抗战胜利后被派到上海六亲不认的“打老虎”,甚至是国府撤退到台湾打造“民主、均富”的复兴基地,“胡雪岩们”正是小蒋“包青天”最主要打击的对象。

“十大建设”是台湾何以有“经济奇迹”美称的重中之中,蒋经国在威权时代能务实的放弃蒋介石时期“反攻大陆”,使台湾从庞大的军费支出中松开手脚,转而建设民生经济,他开明的决断使台湾几代人获益,这是他在离世
30年后仍让台湾人民感念的原因。

不过,建设台湾不能独有小蒋的决断及扮演为庶民伸张正义的包青天,还要靠一群有同样心思,并且能洞悉世界局势发展的幕僚及执行者,如有台湾科技之父李国鼎、台湾前行政院长孙运璇、台湾前经济部长赵耀东、台湾前财政部长尹仲容等人,其中李国鼎更是蒋经国知名的政敌,但两人却都有“相忍为国”的胸襟。

韩国瑜时常将“莫忘世人苦人多”挂在嘴边,以“庶民”为念并想师法蒋经国为台湾人民谋福利的用心值得肯定,但将小蒋的“福国利民”比拟成胡雪岩为谋个人私利的“拚经济”,则是不伦不类,甚至大错特错了。

韩国瑜乃至于台湾有志于2020年总统大位的蓝绿政治人物,若真心以蒋经国为治理典范,最该学习的应该是他与李国鼎“相忍为国”的胸襟,找到一群能在当前在中美两强相争的国际乱局中洞悉局势,并为台湾找出最佳对策的幕僚。而这更是韩国瑜的当务之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