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渐冻”是台湾最大危机

+

A

-
蔡英文说2020台湾总统大选的胜选目标是“总统连任,国会过半”(图源:中央社)

香港百万群众上街反对港府主导《逃犯条例》修法,台湾民间自发性“挺民主、撑香港”,台湾的蓝、绿政治人物在民情激愤下,也不分青白的同声反对“一国两制”。然而,台湾内部对蔡英文政府利用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多数席次优势,屡屡强行通过“党意版”法令修正案,极尽所能的排除可能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对民进党竞选造成不利的因素,反对、抨击的声音却仅存于少数舆论版面,民间却少听闻有反对声音,更遑论像百万港人一样走上街头表达意见。

民进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于当地时间619日下午通过提名蔡英文代表民进党竞选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蔡英文获提名后明确表达“总统连任、国会过半”胜选目标,表示唯有如此才能守护民主自由、捍卫台湾价值及3年执政改革成果并巩固主权。对比国民党的党内初选仍然处于大乱斗,蔡英文的表态可说是信心满满。

蔡英文的信心来源有二,一是受到百万港人上街反对《逃犯条例》修正及港府、警署以布袋弹、橡胶弹驱散抗议群众影像震憾,“一国两制”成为当前台湾社会的“政治不正确”,2020年台湾大选是“民主VS. 威权”之战的社会氛围已隐然成形,有利于民进党的竞选操作;二是民进党仍有足够时间以台湾立法院过半席次优势,排除“体制内”造成民进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大败的不利因素,增加民进党在2020年大选胜选机率。

百万港人上街影像冲击台湾人民心理、进而影响整体社会氛围“纯属意外”;不过,民进党确实早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后,不顾社会杂音及法案可能对台湾的民主、经济、民生造成多大影响,运用“代议士民主”缺陷,将“党意”当成“民意”,通过了许多争议法案、人事同意权案,就算没有百万港人上街游行的影响,民进党在2020年大选胜选的机率也已提高不少。

最具争议的当是甫于617日三读通过的《公民投票法》修正案,以及5月底才通过中选会主委李进勇的人事同意权案。而早前蔡英文提名、民进党立委护航通过的11席台湾监察院监察委员,也正在充分运用民进党在监察院过半席次优势,利用纠举、弹劾等权力开始逐一清算“党敌”等等,将台湾的“多元民主”打成“二元对立”的恶例不胜枚举。

然而,相关“警告”与“忧心”,却往往只在舆论与键盘之上,吊诡的是,台湾人民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之所以“讨厌民进党”,严惩的正是这种以“党私”充当“民意”的行为,民进党不但没有因此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却能藉百万港人游行华丽转身,变成台湾民主的“守护者”?!

刻正投入国民党初选的台湾首富郭台铭曾说“民主不能当饭吃”,让他饱受批评。当时有网络言论指“民主是台湾人呼吸的空气”,获得不少回响。

“民主”之于台湾人而言,确已如同日常呼吸的空气,任何执政者,乃至于北京若要予以剥夺,势必会引发一致性的反对,因为失去了民主制度,等同让台湾人无法呼吸,台湾人要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藉由集体意志的行使维护台湾的民主制度。

这又引发另一个问题,台湾要的民主是怎么样的民主?只要有选举就够了吗?选举之后任由执政者在“体制内、规则内”,披着“民意”的外皮,任意“玩”4年或为营一党之私而不断制造对立、仇恨及撕裂,而台湾人民却丝毫不以为意? 这是台湾民主的最大危机。

蔡英文藉百万港人上街反对《逃犯条例》修正,将2020 台湾大选操作成“民主VS. 威权”之战的意图明显(图源:蔡英文脸书(facebook)

举一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台湾人的民主如果只讲究能够唯持“民主”表象及选举投票的形式,那与躺在病榻上只存有一口气,甚至要靠呼吸器才能维持生命症象的“植物人”有何不同?以台湾民主当前的状况,虽然还不致于沦为“植物人”,但民主制度之于台湾人,绝对不应该只是能够呼吸而已,还要能够让满足人民吃、住、安全、教育及能够一展长才等各项需求。

民进党利用国会多数订定的各项法律案、法律修正案及人事同意权案,影响相当深远,多数台湾人民若还是浑然不觉,恐怕曾引以自豪的言论多元、思想自由、司法独立及环境正义等民主社会各项机能会随时间逐一丧失进入“渐冻”状态,之所以会造成类似困境,没有带领民众思辩,讨论公共政策,甚至走上街头形成压力的的国民党也难辞其咎。

说到底,民主的主体是人民,当2020年的台湾大选已因为外部及内部情势,被民进党导引成“民主VS.威权”之战,且社会氛围只容得下“政治正确”时,台湾人民更应该跳脱政治人物因为“党私”而进行的操弄,不要人云亦云,沉下心来仔细思考,除了呼吸自由的空气之外,还想要什么?然后做出选择,也才能彰显真正民主制度的可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