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任内三次航空公司罢工 这次才是真难题

+

A

-
长荣空服员发动罢工,如何圆满落幕考验蔡英文政府(多维记者:陈炯廷/摄)

台湾桃园空服职业工会旗下属台湾长荣航空公司空服会员于当地时间620日下午4时发动罢工,这是蔡英文政府自20165月上任以来遇到的第三次航空空服员、机师罢工事件,却是最棘手的一次。因为前两次罢工目标是徒具民营外表的中华航空公司,这次被罢工的长荣航空公司不但是台湾本土民营企业标竿,隶属的长荣集团更是“功在台湾”,也有“底线”意识及长期斗争的准备,恐难很短时间内就结束罢工,成为蔡英文政府的严格考验。

长荣空服员罢工至今届满24小时,根据统计,当地时间621日已取消79航班,受影响旅客达15,000人,预估622日、23日会再取消108班。最新发展是长荣航空公司已经赴法院提出“非法罢工”及“营业赔偿损失”诉讼,并取消参与罢工空服员登入公司内部网站权限。

回顾一下前两次华航罢工事件,第一次的罢工主体是空服员,时间是2016624日到27日。结束的症结在于当时上台不久的民进党政府任命前交通部次长何暖轩就任中华航空董事长,出面承诺将接受工会提出的7项要求,由马英九政府任命的原中华航空董事长、总经理被冠上“把家人当敌人”的罪名,民进党立委段宜康更以“民进党错在让垃圾多留一个月”总结他的感想。

总计华航公司在这次为期只有2个整天的罢工行动中取消122个航班,合计营业收入损失及赔偿损失约新台币5亿元(新台币1元约合0.03美元),对空服员罢工七要求照单全收,每年多5.5亿元支出。

第二次华航罢工则发生于今年的28日到14日间,这次罢工主体是机师,罢工期间取消214个航班,但在长荣航空等航空公司协助下,旅客转班率达9成以上,实际营业收入员失约新台币5亿元。

此次罢工机师工会共提出5项要求,但在劳委会出面主持劳、资方协调下,双方各自退让达成妥协,机师工会承诺36个月时间内不会再发动罢工。但事后有媒体报导内幕,指华航经营阶层原本打定主意“一步不让”,但民进党高层不同意下才作罢,而此时的“经营阶层”,正是在空服员罢工期间走马上任的何暖轩等人。

众所皆知,华航虽然是股票上市的民营公司,最大股东却是由台湾行政院交通部掌握的“财团法人中华航空事业发展基金会”,这也是何暖轩能够在初任华航董事长时,就能未经董事会决议就全盘接受空服员7项要求,并得到“最美丽罢工队伍”英雄式欢呼的原因。

说穿了,华航的大股东其实是全体纳税人,蔡英文政府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就解决华航空服员罢工与华航机师罢工,靠的都是交通部能够“指挥、调动”华航经营阶层的缘故,而蔡英文政府上任之初为“妖魔化”前朝人事,搏“与劳工站在一起”美名而慷全民之慨,未经谈判即全盘妥协,拿全民的钱照顾特定公司的特定员工,事后引发很大的批评,才有第二次罢工时的“各退一步”。

这次空服员罢工目标的长荣航空公司,其母集团长荣海运见证了台湾经济奇迹,其创办人张荣发白手起家打造航运王国的事迹至今让人津津乐道,甚至台湾与巴拿马的邦交直到2017年才断交,期间断度风雨飘摇,曾获巴拿马政府授勋及给予“巴拿华驻华荣誉总领事”荣衔的张荣发也对稳定邦谊出钱、出力;再者,长荣航空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没有发生致命的重大飞安事故,最近10年一直处在“全球前20名最安全航空公司”荣誉榜内。

论长荣航空公司的资本结构、集团形象及民众信赖,皆较华航公司好上许多,让资方争取股东支持及社会认同有了足够的底气,而在长荣空服员工会在4月释出可能发动罢工讯息时,长荣航空就曾由董事长具名发给员工公开信,直接表明不会接受工会使用“对付华航那招”,也说不会接受政府施压,直言长荣航空是民营公司,须自负盈亏,对股东负责。

“罢工”是劳工行使“团结权”的最后手段,台湾各界都应给予尊重。不过,长荣空服员发动罢工的理由之一,是因为长荣新进空服员薪资低于华航空服员约新台币10,000元。说到底,还是回到蔡英文政府3年前“慷全民之慨”解决华航空服员罢工那次的因果。

蔡英文政府有了前两次让华航罢工圆满落幕的成功经验,这次换成纯民营的长荣航空公司,若能再复制成功,声望自然再往上加乘,但若无法短期落幕,甚至因为长荣航空公司的底气而旷日费时,恐会伤及民进党的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选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舜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