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长荣航空劳资态度皆强硬 罢工危机短期无解

+

A

-
2019-06-24 02:34:50

当地时间6月24日,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进入第五天,劳资双方仍未见有一丝重回谈判桌协商的迹象。目前长荣航空已直接宣布自6月24日至6月28日期间,将取消532航班,影响人数预计超过10万人。

据悉,截至24日为止,长荣因罢工而累计取消423航班,相较2016年华航空服员罢工3天取消122航班,2019年2月华航机师罢工7天取消214航班,已创下台湾空运瘫痪的新纪录。

为展现罢工决心,参与罢工的长荣航空空服员轮流排班在长荣航运大楼外静坐示威,有工会干部甚至打算在三层楼的高空平台上静坐直到罢工结束(图源: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

自长荣航空空服员在6月20号发动罢工后,劳资间的对峙情势是日趋高涨。罢工首日当晚,长荣航空副副总经理何庆生就亲临工会在长荣南崁航运大楼前的罢工集会区与工会成员发生严重的口角冲突,何姓副总直接向工会成员表示,“我就是专制怎么样?”、“就是要威权,才可以极权管理”,更扬言“反正妳给妳自己留点退路”;长荣航空也于6月21日以工会罢工诉求中的“劳工董事”非劳资争议的调解事项为由,正式向工会提出“非法罢工”的损害赔偿诉讼,预计罢工一日将求偿新台币3,4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长荣航总经理孙嘉明更在6月24日公开表示将继续招募空服员,且未来会把空服员工作性质详细公布,还呼吁“如果自己不适合,就不要来应征,不要指责公司骗人,自己都是大学毕业以上的学生,书读到哪里去?”重话抨击当前正在集会罢工的空服同仁。

发动罢工的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则为展现罢工决心,6月23日晚间一名空服员在长荣南崁航运大楼前一处约3层楼、12米高的升降台上,展开了“高空罢工”,该名空服员表示,除用餐和如厕外,将一直待在“高空”直到罢工结束。但出租升降台的厂商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考量安全而决定把车收回,也结束了这场高空抗争。

6月24日上午空服员工会也前往台湾总统府向蔡英文陈情,指长荣航空为反制罢工,要求在维也纳服勤的空服员签署“不罢工同意书”,否则就不安排返台勤务。据工会表示,目前有15名空服员滞留维也纳及休斯敦。记者会上,一名女儿滞留维也纳的空服员母亲通过电话连线表示,她因为女儿滞留海外,已经难受很多天,但不知道可以跟谁说,就她从视讯电话得知,滞留维也纳的不只女儿一人,她希望长荣航空不要再威胁空服员。

从长荣航空已宣布暂停6月30日前的航班订位,预计只维持四成航运,并即将在6月26日宣布7月的航班状况,让旅客可自行规划行程,从这些规划中可见,长荣航空并无对工会诉求退让的意图;另一方面,空服员工会也表示已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工会每十日会进行一次“民主投票”,决定罢工下一步的动向,6月29日将举办首次投票。这场罢工危机,恐怕短时间内仍是难解。而台湾主管部门交通部则积极在劳资双方间斡旋,试图让双方重回谈判桌。

随着罢工带来的航运冲击,台湾再度引发是否要立法订定“罢工预告期” 的讨论,目前民进党已有两名立委提案修改民用航空法,规范航空业罢工应提早预告,并提供40%的最低运量服务或未经雇主同意,不得取消或变更预告罢工的时间、方式及地点。

对于是否立法设定“罢工预告期”,台湾劳动部表示,台湾劳工取得罢工权的过程较国外困难,工会在进行罢工投票时,就等于实质预告,但如果外界有其他声音,可再做通盘考量和检讨;交通部则表示支持,或者若无“预告期”,则应订定“授权期”,明定罢工可能的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