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赴“双城论坛” 柯文哲能否到达“彼岸”

+

A

-
柯文哲愿率团赴上海参加“双城论坛”,主动表达善意(图源:中央社)

第十届“上海─台北双城论坛”已订于74日、5日在上海市举行,台北市长柯文哲已表态希望能亲自率团前往,台湾陆委会正在审查中。不论柯文哲最终能否成行,主观上,他已主动表达对北京的“善意”,这在当前台湾各界受到香港百万人上街抗议港府修《逃犯条例》影响使民意幽微变化,柯文哲的“善意”,毋宁是较“政治不正确”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凸显了柯文哲的“理性”,他能否抵达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彼岸”,这次“双城论坛”是重要观察指标。

对从政5年的柯文哲来说,“2017年台北世界大学运动会”的圆满举办以及他在2018年初在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沙龙演说可说是他从政声望最高的时候。然而,若柯文哲没有在20176月在接受《新华网》领军的大陆媒体访问团联合专访时,说出“两岸命运共同体”,他能否亲自率团前往上海参加“双城论坛”,进而让北京决定“不抵制”台北世大运、“默许”柯文哲进入欧洲议会发表演说是值得怀疑的。

可以说,柯文哲政治生涯的高峰都与“北京的善意”有关,北京藉由柯文哲的例子证明,就算是“墨绿”,只要对两岸的关系有“正确的认识”及“善意”,北京也会有所回报,柯文哲也由此证明“超越蓝绿”是可行的,互蒙其利。

韩国瑜日前表示要在台湾施行“一国两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 ”(图源:中央社)

不过,柯文哲以“两岸一家亲”及“五个互相”打开的局面,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时,先是为了说过“两岸一家亲”道歉(后来改正为为他说过这句话而感到不舒服的人道歉);以为会影响选情,选择延后举行双城论坛;选战最后阶段面对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追问“两岸一家亲”及“台湾价值”时,却选择回避不语,被批评为“政治投机者”,最终他惊险连任、声势受挫不少,虽然201812月举行第九届“双城论坛”重拾“两岸一家亲”说法,“投机”印象却挥之不去。

这就说明了《中评社》6月初派员专访柯文哲,为何与20176月《新华网》专访的场景如此相似的原因,因为北京对柯文哲的信任已不复以往,不过,柯文哲在专访中定义“两岸关系不是外交关系,不是国际关系,而是一个有专属定位的两岸关系”,获得国台办“表示赞赏”,终究为他争取到与北京“重建信任”的机会。

不过,今时并非彼时,2017年虽然有巴拿马与台湾断交及李明哲事件,但因为台湾民众的感受不深刻,而且柯文哲有承办“台北世大运”必须向北京表达“善意”的正当理由。不过,因为百万港人上街造成的影响,让蔡英文“辣台妹”的“辣度”升级,韩国瑜说出“over my dead boby”、郭台铭说了“各自表述,才有一中”的九二共识“新解”,柯文哲却将血缘、情感要求的“两岸一家亲” “两岸命运共同体”升格为政治性的“两岸关系不是国际关系”,反“政治正确”其道而行,反而见到柯文哲的思虑之深及不逐风而行的战略定力。

要知道,柯文哲的“两岸一家亲”及“统、独是假议题”等两岸论述,其实是游走“两边都不得罪”但“两边都不满意”的灰色空间,能够被接受是因为“北京的善意”,让希望两岸和平但意识型态不强的台湾人民愿意相信柯文哲可以处理两岸事务,不过,这样的“民意”在被百万港人游行激化后,也成了“政治不正确”而产生“寒蝉效应”。

因此,若以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为柯文哲的“彼岸”,在争取“最多人民支持”前提下,柯文哲反而做了与蔡英文、韩国瑜、郭台铭等人不同的选择,选择与北京“相向而行”,表面上虽然“政治不正确”,却一定是柯文哲总结自己经验,深思后的决定,并可能为柯文哲带来扭转局势的机会。

因为,也许变成“寒蝉”的是沉默的大多数,柯文哲反而成为“理性”的代表;也许,在韩国瑜、郭台铭接连“走钟”(闽南语:指行为脱序,没有在原先预想的轨道上)、大暴走之后,在历次民调皆至少有稳定25%民众支持的柯文哲反而成为“最大公约数”。不过,前提仍是这次“双城论坛”北京柯文哲展现的“善意”是否足够,这将左右柯文哲是否会投入大选以及渴望两岸和平的选民会否将眼光重新投向柯文哲身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司馬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