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科技竞争力危机 产官学应共同承担责任

+

A

-
2019-06-27 03:12:11

根据台媒《经济日报》当地时间623日报行政院科技会报办公室将讨论2020年科技预算,但经济部官员表示因保障基础研究,导致整体预算得在产业发展或学术研究之中做出选择,经济部技术处科技预算将稍微下降。此情况引发台湾产业大老,如中美晶董事长卢明光、宏碁集团创办人施振荣、友嘉集团总裁朱志洋、汉民科技副董事长许金荣等提出警讯,若技术处预算持续缩减,恐将不利台湾业者布局全球市场。

事实上,台湾科技预算的纷扰从今20195月便开始延烧台湾科技部长陈良基513便在官方脸书Facebook发表文章表示台湾要留意长期科技竞争力,因此必须增加基础研究的预算,并让科技部在未来台湾创新体系中扮演更积极主动的推动能力。不过科技部也于625日透过台媒中央社指出,科研预算的投入,除了政府之外,产业界资源也应该并行,才能提升整体产业发展能量。

早在今年1月,陈良基在台湾科技部年终记者会时便提到台湾科技产业停滞,科研人才外流的原因在于待遇不佳,科研环境低薪问题未解决。不过,除了产业转型的问题之外,陈良基还指出指出近十年台湾科研文章产出下滑,台湾申请专利件数在近十年也呈现下行状态。

台籍人士申请专利件数逐年下滑(多维记者 :黄雅慧/制)

台湾的产业转型一个重点问题便在于人才不足,甚至外流严重。台湾企业老板也纷纷慨叹在台湾找不到可用人才,以致于进入企业得从头培养,显示人才培育出现了产学间的断层。因此企业界认为台湾的五缺,其中之一便是缺人才,并呼吁台官方应该有所作为,建议从校园开始,与产业俱进培养可用之才。

在创新知识研发与人才培育上,台湾科技部或许确实可以扮演领头角色,与国发会产业政策配合,突破官僚体制的界线,整合教育部、经济部等相关部会职责,为弭平产学落差的鸿沟而努力。

不过回头看台湾人才短缺与培育的问题,将咎责都放在政府身上似乎也不完全妥适。陈良基指出忧心所在,长远来看,台湾科研人才的外流非光凭科技部所能解决。

从近十年的数据来看,台湾科研经费来源主要由企业与政府两大机关支撑,特别是企业,占全科研经费七成以上。因为科技研发人才终需为企业所用,也因此,除了政府,企业在其中的角色的重要性也不可小觑。如中国大陆科技大企业华为投入亿元的成本在研发上,根据2019年欧盟研发经费统计,位居全球第5,且在全球专利持有排名上也位居前列

2008年至2017 年台湾研发经费来源平均占比(多维记者 :黄雅慧/制)

企业经营的价值与营运策略等企业文化对于人才培育也至关重要换句话说,企业经营如何看待人才的价值,如何看待新创技术的研发,甚至于愿意提高人才的薪资待遇,并思考人才与企业未来互相联系的内容,这些在在影响整体人才培育的土壤。

台湾产业界大老示警产业研发问题,加上台湾科技部长陈良基提出台湾竞争力的问题,引发了关台湾科研人才培育的思考,官方要拟定产业政策,带头整合相关部会从校园教育起之外,陈良基作为在位官员提出问题,或许也应在任内试图去解决问题而产业大老除了政府提出建言之外,也应该思考企业自身资源如何运用,才能够整体提升台湾产业研发能量。

此外,企业文化对于人才培育同等重要。科技的研发必须产官学三方配合,企业必须愿意花成本培养人才与新技术;政府部门可以发挥的作用在如何对接新产业技术与校园人才培育。台湾科技部门如果整合企业、经济部、教育部,从基础教育开始培养新观念,投入职场再接上企业产业研发。如此台湾要留住人才,有创新的研发回馈社会,产业转型才有希望。

【更多两岸相关新闻】
国民党败相已露 2020大选的胜利方程式为何
蔡英文的这张“香港牌”还能打多久
汪洋在海峡论坛讲话中的两点不寻常之处
北京为何对“打抗中牌”的郭台铭如此宽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衛木槿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