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地上“种植”铁皮工厂 台湾难以超越的历史共业

+

A

-
2019-06-28 06:59:05

在台湾有许多农地种植的不是庄稼,而是铁皮工厂。铁皮工厂错落于农地的情景,是台湾西部乡间的寻常风景。这些自1970年代开始,与台湾经济成长、共生的非法工厂,过去长达几十年的时间,在政府的默许下存在且不断扩张,也为农地带来了污染和食品安全的危害风险。

直到2010年,台湾政府才开始对于这类非法“农地工厂”有所管制,然而不分蓝、绿执政,其所采取的因对方案,都是倾向设法替这些厂商解套,尽量让它们就地合法。令人遗憾的是,当地时间2019年6月27日,台湾立法院为处理农地工厂,三读通过的《工厂管理辅导法》(简称:《工辅法》)修正法案,其本质上依旧不脱窠臼,尽管规定了落日条款以及限期至2039年所有农地上违规“种植”的工厂必须于转型为合法工厂。但修正后的法案仍未能以更为积极的方式,从宏观的土地政策和产业政策的转型上去改变现有的“历史共业”,让台湾的土地使用能与产业发展做出更合理的结合。

当地时间6月27日,台湾立法院在审议《工辅法》时,民间环保和农民团体前往立法院外丢掷稻草,对于法案要让农地上的工厂能就地合法化,表示抗议(图源:台湾地球公民基金会提供)

回顾2010年马英九政府在处理农地工厂问题时,其是透过修《工辅法》以“临时工厂登记”的方式,让2008年3月14日前存在的“低污染”工厂,有7年的时间准备迁厂或就地合法化。但因为能够在期限内能合法化的工厂数不到千分之一,所以2014年其再度修法,让这些“不合法但也不违法”的工厂能再营运至2020年6月2日。

眼看2020年6月2日大限将至,这些在“临时登记”招牌下的7,400余家工厂,绝大多数仍然未能在期限内迁徙至工业用地,或就地取得合法资格,就将面临拆除、停业的命运。因此台湾经济部再提出《工辅法》修法,在2019年3月28日经行政院拍板后,法案进入立法院,并在几经折冲下,终在6月27日三读通过。

这次《工辅法》修法的主要重点包括,进一步放宽可存续的农地工厂数量,只要是蔡英文政府上台(2016年5月20日)以前,既存的所有农地工厂,只要是“低污染”工厂,将能获得10年的时间,在符合工安、消防、环保法规后可申请“特定工厂登记”,并再有10年的时间正式成为合法工厂,等于让既有的农地工厂能再延后20年的时间决定迁厂或就地合法。

但如果是蔡英文上台后新增的农地工厂,在检举后将会拆除。而被列为“中高污染”工厂,则必须转型、迁厂或关厂,否则停止供电、供水、拆除。政府预估在修法后,将可把目前还没有登记在案的3.9万家“农地工厂”纳管,合计已纳管的7400家,共计可纳管的农地工厂数约4.5万家。

将全台4.5万家有一定规模的农地工厂纳管,确实多少能让原先缺少环保、工安规范的厂商,多少有所管制。此外,阻绝新生的农地工厂确实也是一大进步。

只不过,问题在于现阶段对于“低污染”工厂的认定,其实本身就充满争议,举例来说,过去水泥制品、沥青混泥土、钢铁铸造和电子制造业,这些生产制程其实不怎么干净的事业都被视为“低污染”。

再者,“20年大限”的宽容期未免给人有“以拖待变”的感受,如果加上这十年的管理时间,令人担忧的是,未来是否在历经两个世代后,这个老问题可能都还不能妥善解决。

不可否认,这些四散于农地的铁皮工厂的存在有“历史共业”的因素,而这些以传统产业和高科技卫星工厂为主的中小企业,也是推动台湾经济成长的重要动力。

然而,不论是“历史共业”或既有的“经济利益”都不该成为妨碍台湾经济和社会转型的托词。农地工厂主在自身利益考量下,会想维持现状是“人之常情”,但这样的思考,不应该是承载整体社会发展责任的政治人物应有的格局。

为了台湾长远的社会和经济利益着想,执政者必须深思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厂商会在农地盖工厂?如果是为规避环保和工安责任,以压低生产成本,那台湾又该如何逐步走出这样的产业发展模式?

此外,在解决农地工厂问题上,台湾又怎么能不直面过去20年来,工业用地沦为投机商品,不再为工业生产服务的问题?而如果政府能遏止土地炒作,让工业用地回归合理价格,一定程度也将有利于落实土地的分区使用,让工厂得以种回工业用地上,而不必与农争地。

农地与工厂比邻而居,已是个累积近半个世纪的“历史共业”。未来,如果台湾仍无法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维度来寻求解方,那么这个恶业只会持续累积,也将面临到社会和经济难以转型的恶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炯廷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